顶点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二十五章 鲜红的红领巾

第二十五章 鲜红的红领巾

 热门推荐:
    林淼重生这三个星期以来,东瓯市的气温相当不规律。先是连续两场秋雨,把夏末的余热浇得无影无踪,可等冷锋离境,气温又逐渐回升,秋老虎便重新霸占了气象预报的背景图。

    林淼幼年时身子骨极差,又不懂自己添衣加被,在这么大幅度的气温骤升骤降中,肯定免不了要感冒发烧。可现在换了个知冷知热的成年人思维,林淼每天都把自己保护得很好,这段时间愣是屁点毛病没有。而反观他们班上,最近患上感冒的小家伙少说也有十来个。大清早来到学校,满屋子都是咳嗽声。

    “咳咳咳……”周四早上,张瑶瑶刚坐下来就开始连续咳嗽。

    喉咙里明显有痰,但小姑娘也不知道是不会吐还是不好意思,咳着咳着,就咽了下去……

    林淼啃着大大的饭团,被张瑶瑶搞得有点食欲不振。

    但这小娃子偏偏还没有半点要为他人着想的意识,明明都病得不行了,还非要往林淼边上靠,让林淼给她讲解昨天的一道数学题。林淼只好三两口把手里剩下的饭团硬撑下去,双手捧着玻璃瓶装的热牛奶,边喝边给小丫头做义务教育。

    题目不难,林淼三两句话深入浅出,就把并不笨的张瑶瑶给说明白了。

    张瑶瑶恍然大悟地点着头,佩服林淼道:“你好厉害啊……我昨天想了半天都没想明白。”

    “嗯,你放弃自己思考,主动来找我帮忙的决定是正确的,这道题对你来说确实难了点。”林淼在小孩子面前彻底解放天性,说话完全不带半点客气。

    张瑶瑶翻着白眼,咽着口水,看着林淼吸溜吸溜地吸完最后一口牛奶,接着站起来走到教室门口,把瓶子放在了窗台上。

    学校不让带早餐进来,但牛奶是个特例。学校里的传达室老伯,会在早上做早操或者开晨会的时候,挨个从各教室外把空瓶子收走。每天早上能收到100来个空瓶子,平均下来,相当于每个班上舍得花钱给孩子买牛奶的,连3个都不到。

    所以这年头能天天喝牛奶的,都特么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啊……

    吃饱喝足,林淼摸摸暖哄哄的肚子,再转头一看教室后面的时钟,见已经7点20出头了,就没再打算做奥数题。过日子不差这几分钟,犯不着这么争分夺秒的。

    “你又在教室里吃东西,老师说了不能在教室里吃早饭的。”张瑶瑶闻着空气里淡淡的糯米、油条和牛奶的清香,吸着口水抗议道。

    她倒不是早上没吃饱,纯粹就是看到同桌吃得那么香,又把肚子里的小馋虫给勾起来了。

    林淼吃饱就困,葛优瘫在椅子上,懒洋洋却又很嚣张地回答:“老师奈我何……”

    张瑶瑶的眼睛都快白出午夜凶铃的感觉了,气呼呼道:“这是校规好不好!”

    林淼打了个饱嗝,继续道:“校规奈我何……”

    张瑶瑶踢了林淼一脚。

    林淼睁开眼,瞥了瞥她,又闭眼道:“你能奈我何……”

    张瑶瑶噗哧笑出声来,轻轻拍了林淼一下。

    肖俞宇坐在两人身后不远处,眼神中难掩嫉妒。

    看着张瑶瑶和林淼的亲密互动,他眼里都快冒火了。

    10岁的小孩,有类似恋爱的情感需求吗?

    答案是有的。

    尤其是个别身体早熟的孩子,这种需求会来得特别早。

    肖俞宇这厮显然要比一般孩子早熟一些,即便对某些情感只是懵懵懂懂,但仅仅只是出于动物的繁衍本能,他也无法忍受自己暗暗喜欢的小女孩,和别的男生那么亲近。

    特别是林淼这个家伙……

    教室里嘻嘻哈哈到了7点半,早读也没读出什么效果来,晨会的音乐声就响了。

    刘秀英准时出现在教室门外,催促孩子们赶快出来排队。

    林淼脱了外套随手往桌上一放,就跟着张瑶瑶一起走了出去。

    刘秀英盯着教室里头看了一会儿,便把视线转移到了屋外。

    而就在这时,只有教室里少数几个孩子,看到肖俞宇在路过林淼的座位时,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刻刀,表情扭曲地在林淼的衣服上重重划了一道。

    改编得不那么激昂却足够悠扬的《运动员进行曲》,在操场上空回荡了七八分钟。

    等队伍排好,入场音乐一停,再过几秒,广播操的音乐就切了进来。

    林淼吃糯米饭团吃得肚胀,做操的时候动作要多敷衍有多敷衍,然后就发现李红正用很阴险的表情在看他。林淼眉脚微跳,赶紧把蹦跶的动作幅度稍微提高了一些,李红这才点点头,给林淼竖起了拇指。

    呵!哄小孩呢?

    林淼默默鄙视,然后转念就又想道:不对,我现在就是小孩……

    十来分钟后,广播操结束。

    金校长又走上讲台,拿起话筒道:“今天要讲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下个月15号,我们学校当中的几位同学,就要代表我们百里坊小学,参加瓯城区的全区小学生奥数竞赛。昨天下午,我们进行了这次奥数比赛的校内选拔,我们学校里数学成绩最优秀的几位同学,参加了这场选拔考试。现在我把选拔结果宣布一下。

    比赛优胜奖三名,分别是六一班的梁欢欢,六三班的许风帆,以及三六班的林淼。还有优秀奖三名,分别是六一班的雷瑞瑞,六二班的李冰冰,六五班的刘诗诗。请这6位同学上台领取荣誉证书和比赛纪念品。”

    “哟?拿奖了啊?”站在林淼跟前的刘秀英喜出望外。

    三年级这一片也发出了一阵议论声。

    6个获奖的,其中有5个是六年级的大孩子,只有林淼这个独苗,维护了低年级的尊严。

    而且这货还是跳级上去的……

    话说学校公告栏上的那篇作文,都放了三个星期还没擦掉呢……

    在一大群小屁孩或是羡慕或是“关我鸟事”的目光中,林淼走上高台,跟在许风帆身后,从金校长手里拿过奖状,还有一本外壳上印着百里坊小学字样的笔记本。

    两个人160出头和110不到的巨大落差,醒目得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学校行政楼里的帮工,给6个人拍了张集体照。

    林淼拿着不值钱的纪念品从高台上下来,走回队伍里,就听刘秀英教育道:“你刚才领奖的时候,怎么不给校长敬礼啊?”

    林淼很淡定地回答:“入了党才要交党费呢,我现在的政治面貌是群众,连红领巾都没带过,行哪门子的少先队礼啊?”

    刘秀英语塞了。

    这话好有道理,她完全无言以对。

    不远处的苗校长听到林淼的话,笑着走上前道:“刘老师,你等下去教务处拿一条红领巾给他吧,三年级是该入队了。”

    “哦……好。”刘秀英点点头,又问,“那要不要让他做个入队宣誓啊?”

    “当然要的。”苗校长本来就是做政治工作出身,哪怕是面对小学生,也还是很将就办事流程,她说着,又低头对林淼道,“淼淼,以后带了红领巾,就是少先队员了知道吗?红领巾是|ge|ming|烈士用鲜血染红的,一定要珍惜,懂不懂?”

    “懂懂懂。”林淼连连点头,飞快回答道,“就是300个烈士站成一排集体割腕放血,然后几百条红领巾从工厂流水线上飘过去,一路染红。然后为了烈士不失血过多,他们还要一边放学一边输血,所以我们国家的血制品一直很紧张,电视里才经常号召我们要无偿献血。”

    一番话说完,苗校长整个人都陷入了石化。

    刘秀英也懵逼了。

    明明从头到尾都是鬼扯,可是这逻辑,简直毫无破绽……

    边上的小孩子们闻言,全都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纷纷议论起来。

    “啊?红领巾是这么做出来的啊?好吓人啊……”

    “真的有烈士在工厂里放血吗?”

    “一定有的!不然怎么那么多烈士都死了,肯定是放血放死的!”

    “咦~好可怕,我不想戴了……”

    林淼方圆5米之内,乌泱泱一大片小孩,三观受到了前所未有过的巨大冲击。

    眼见着就要崩塌掉……

    苗校长哭笑不得,心里觉得这群孩子这几年的思想品德课可能已经白上了,急忙大声解释道:“你们别听他瞎说啊!红领巾不是这么做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