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抗联薪火传 > 第1625章 引敌向北(一)

第1625章 引敌向北(一)

 热门推荐:
    

    几支日军小队终会合到了一起,而会合地点就是那个被打残了的日军小队的宿营地。

    

    那一刻便如开现场会一般,数百名日军默立在那些已经玉陨了的大日本皇军官兵的周围。

    

    被子弹打死的,没手雷炸死的,被刺刀捅死的,一个小队一百来人死了六十来个,且,没有伤员!

    

    而这也就罢了,到了此时,这些日军才发现,那玉陨了六十来人也就罢了,而那六十来人的枪啊、掷弹筒、手雷什么的竟然也对不上数了!

    

    子弹会飞那也是人扣扳机才飞出去的,那些武器自己又没长腿怎么可能会飞走。

    

    所以,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那些武器的大部份竟然被抗联乘着夜黑给顺走了!

    

    到了此刻,这些日军固然对这支狡猾至极的抗联小人恼怒至极,可是他们的眼前却仿佛也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为数不多的那么几个抗联分子,就象小偷似的,把他们大日本皇军的步枪机枪捆在了一起,然后就象挑柴一般给扛走了!

    

    当然了,其中也不乏背着袋子的,里面装着手雷和短小精悍的掷弹筒。

    

    这种人怎么配和堂堂的大日本皇军作对手?那明明就是山上的挑夫和要饭花子的形象嘛!

    

    好几支日军小队自然是有带队的大队长的。

    

    鉴于天色已晚,在这名日军大队长的命令下,这些日军依旧休息于这个昨夜被血染了的山谷,以待明天搜索那支很有可能是雷鸣小队的抗联。

    

    天色又黑了下来,山谷中又燃起了篝火,而今夜的火堆却是比昨夜多的多。

    

    山谷里的火堆多那就是日军兵力多。

    

    那山谷里的日军兵力多,那放在四周围制高点上的哨兵自然就多。

    

    其实用哨兵这个名词已经不足以形容日军在制高点上放的兵力了。

    

    那一个山上几十人那还能叫哨兵吗?那不能叫了,那就得叫防御阵地了!

    

    并且,每个山上都有掷弹筒和照明弹。

    

    如果那支抗联小队再敢出现,这些日军敢保证,他们绝对会把这片区域用那燃烧的照明弹照得亮如白昼。

    

    他们会在这片白昼之中将那些狡猾的抗联分子象抓兔子一样的全部抓住!

    

    既然日军已是戒备森严了,那么,那支抗联小队会再来吗?

    

    当然没来!傻子才来呢!!

    

    篝火之下,又有狍子内肉的香味在山谷中飘逸。

    

    这支勇敢的日军小队以自己六十多名大和勇士的生命换来了二十多只傻狍子。

    

    这支山田小队是不可能把那些狍子在一晚上都吃没的。

    

    于是,那名日军大队长命令把剩下的狍子肉做成了肉汤,让每名士兵都喝上一碗。

    

    这样既可以看作对亡者的祭奠也可以让士兵们驱除下身体里寒气。

    

    篝火、傻狍子、肉汤的香味、六十多具日军官兵的尸体、喝着热汤肚子里一片暖洋洋可脸上便又显得沉重无比的数百名日军官兵。

    

    一切的一切,显得是那样的和谐与怪异,而这或许就是那大和民族人所独有的气质吧!

    

    当那肉汤的香气在天地中飘逸散去一点都没有的时候,山谷里的日军守着篝火睡去了。

    

    可山头上的日军却依旧警惕的聆听着黑夜之中的动静。

    

    他们与那支抗联小队仇深似海,他们坚信这世间就没有那支抗联小队不敢干的事!

    

    可是一切终究没有发生,一夜便这样过去了。

    

    当天上的群星黯淡东方的启明星却开始变得明亮起来的时候,那山谷中升起的黑烟就又变浓了起来,这是日军开始准备早饭了。

    

    “今天咱们就不休息了,一定要把那支什么雷鸣小队撵兔子一样从大山里撵出来!然后今夜大家再休息!”

    

    昨夜负责值守的日军军官这样对山头上的那几十名士兵说。

    

    那些日军士兵自然是习惯性的“嗨伊”。

    

    勿庸置疑,日军士兵的服从性是极强的。

    

    日军高层为了控制军队,他们本身就提倡上级对下级的打骂,那为的就是培养下级对上级的绝对服从。

    

    只是此时那日军想象撵兔子一样把雷鸣小人撵出来,那么他们真能做到吗?

    

    答案却是,雷鸣小队现在却已经是不请自来了。

    

    你们日本鬼子在夜里备了那么多照明弹那谁敢来,仗一打起来你们能看清我们,而我们却看不清你们,这哪行?

    

    所以,这回雷鸣小队改招数了,我们夜里不来改白天了。

    

    而此时,就在日军所占据的山谷外一个山头的北面,有几名抗联战士却已是将枪口对准了前面的那座山上。

    

    而这几名抗联战士是雷鸣、小北风、鲁超、大许子、于标、李海峰。

    

    除了在张广才密营看家的何玉英,雷鸣小队的狙击手却是全都到了。

    

    而此时他们六个人则是分散于一座山丘的山顶与两侧山腰处,他们那手中用的却都是狙击步枪。

    

    雷鸣小队这回出来本就带了三支狙击步枪,而昨夜雷鸣带着队员偷偷袭杀了那些日军的伤员,就把日军的武器也给划拉了回来。

    

    等他们把那些枪扛回来之后才发现其中却也有几支狙击步枪。

    

    于是,就在那黎明前的黑暗之中也是冬天里最冷的时候,雷鸣带着人就摸上了这个山头。

    

    他们六个人那就是负责对对面山上的日军进行狙杀的。

    

    所以他们现在却是边简易的伪装衣都披上了。

    

    他们这伪装衣其实做的也简单,那就是把缴获的日军的军装在土里蹭脏了,上面再想办法插上枯支败草罢了。

    

    说白了,这样的伪装衣其实就是瞎对付,等打完了这仗也就扔了,总之不要让对面的日军轻易发现他们就好。

    

    天色渐渐的亮了,当能见度已经足以让雷鸣他们看清对面山头上的情况时,那山谷里的日军也已经开始在吃早饭了。

    

    可雷鸣并不关心这个,他们今天就是奔着闹事来的。

    

    日军人多又如何?人多就能追到他们这些人吗?

    

    别说山区骑不了马,山区一样可以骑马,只不过要有对地形非常熟悉的向导以防止纵马跑入绝地罢了。

    

    要说向导,那独眼李海峰就是最好的向导。

    

    你让他把这片在日军看来如同阵般的山区直接凭记忆画出图来他都行!

    

    那要是他画错了一个山头或者一片树林子那都算他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