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八百一十二章 第四人(两更!)

第八百一十二章 第四人(两更!)

 热门推荐:
    “你学会了什么?”

    看着已然离开的易秋,熊国女孩一脸懵逼地对着旁边的安妮-塔瑞斯说道。

    尽管之前被易秋传授了一些经验,但是对于武僧冥想同样陌生的安妮-塔瑞斯也是一脸懵逼。

    不过她知道的是:

    就如艾玛院长所言,易秋的这种冥想方式对于她们中的大部分人没有什么用。

    除了那些拥有心灵方向天赋的学生外,其他的学生并不需要这种看起来并不怎么美好的冥想方式。

    “也许……知道我们不该和强大的武僧为敌?”

    安妮-塔瑞斯想了想,她觉得这大概是唯一的收获。

    除了课程上易秋对于关于如何对抗法术的讲解,易秋在之前就对她进行一番训练。

    而通过这种训练,安妮-塔瑞斯发现了几件事情:

    1、易秋确实并不怎么擅长教导学生,尤其是在法术方面;

    2、强大的武僧是非常棘手的敌人,尤其是像易老师这种;

    3、挨打是一种不错的训练方式,前提的那个像是分身的家伙打得不是那么痛的话……

    4、期末考试一定要考第一名!

    一想到被艾玛院长暂时放在校长室内的奖杯,安妮-塔瑞斯就充满了动力。

    按照艾玛院长的说法,如果她在期末考试取得第一名的话,她就能够暂时得到这个属于她礼物的支配权。

    当然,这个支配权目前仅限于魔法学院之内。

    毕竟,艾玛知道那个奖杯的力量。

    如果安妮-塔瑞斯在学院之外使用的话,保不准惹出什么麻烦。

    尽管那只是易秋超凡时期的一部分实力化身,但也足够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了。

    艾玛不确定物质界有多少存在,能够遏制住这个化身。

    尽管使用大规模重火力,是能够对其进行摧毁的。

    但是,这不代表对方不需要为此付出代价……

    所以在安妮-塔瑞斯成年之前,这个礼物暂时艾玛是不会让她自由自配的。

    而另外一边,尽管,安妮-塔瑞斯不知道那个奖杯究竟拥有什么用。

    但是显然对于易秋这般强大存在赠予的东西,一定拥有它强大的地方。

    这种强烈的神秘和未知的感觉,鼓舞着安妮-塔瑞斯努力学习和……挨揍。

    事实证明,被一个召唤物暴揍是一件很令人恼火的事情。

    安妮-塔瑞斯发誓,她一定要锤翻那个被易秋召唤出来的幻影!

    虽然,就目前来说,她与其的差距还远得多……

    事实上通过符文之力召唤出易秋概念的一只手臂进行加持之后,安妮-塔瑞斯的力量能瞬间得到很大的强化。

    但是这种属性方面的强化,并没有改变她被暴锤的现实。

    她的战斗经验与其说是稚嫩,不如说是糟糕,她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但是,很显然艾玛院长并没有在魔法学院里面开设近身格斗相关课程的想法。

    不过看着周围的学生,安妮-塔瑞斯的目光中闪现出一丝不屑。

    哼,一群小法师,等我期末考试锤爆你们!

    …………

    …………

    “师傅!”

    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易秋,尹仲顿时激动地喊道。

    多少天了,自从丁刍来了之后,他已经很久没能好好练个功了!

    毕竟,每当他练功的时候,一个大男人在旁边充满了渴望地盯着的话,总是让人不免有些微妙的想法……

    不过没有得到易秋的准许,他自然是不可能将相关技艺传授给丁刍的。

    毕竟,哪怕易秋并没有相关的嘱咐。

    但是这不代表,他不知道他现在所掌握力量的珍贵。

    “这是……丁刍……”

    尹仲将旁边还一脸懵逼的丁刍拉了过来,然后介绍道。

    在尹仲进行了解释之后,丁刍似乎清醒了过来。

    “圣人!弟子从东边徒步至此,求道心切,还望圣人成全,但为看门童子也无妨!”

    丁刍连忙拜倒在地,早在之前他便弄懂了众人的来源。

    一面感慨他们的好运,而另外一面丁刍心头充满了火热。

    一个有教无类的圣人,当然要比注重血脉或者传承的圣人更容易接受。

    尽管对方看起来,并不怎么注重培养弟子。

    但是那又如何,圣人门徒,便拥有足够闪耀的价值的。

    对于超凡力量的渴望,是让丁刍选择了徒步来到这里的动力。

    他相信世界的秩序是有其自主修复能力,但是对于个体而言,一点点的波动便足够让其曲折一生。

    所以他并不寄托于,在这大浪将至的时代能够安然如初。

    他知道自己必须顺着浪潮奔跑,也许他的心中是存在一些野望的。

    但更多的时候,他并不想面对那身不由己的困境。

    毕竟,他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易秋看着丁刍,这个人他觉得有些眼熟。

    当然这种眼熟,并不是指他的外貌或者气质。

    而是说,他的灵魂……

    易秋的目光中闪烁着某些令人凌然的金光,他看透了丁刍的躯体,看到了他那异于常人的灵魂……

    哪怕从灵界之中逃脱,对于灵魂而言,它也会被留下足够深刻的痕迹。

    比如说,对于某些复生者而言,他们会厌恶日暮之前的阳光,他们会变得喜欢阴影。

    而有些受到严重侵蚀的复生者,更是会完全扭曲自己曾经的喜好,他们可能会变得喜欢生肉和鲜血。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残魂对于生者气息的渴望所导致的。

    而对于复生者而言,这种影响则是客观存在的。

    “那就留下来吧……”

    易秋看着拜倒在地的丁刍,他并不知道对方是如何找来的。

    不过很显然,他的到来昭示了某些信息:

    他之前的动作,似乎引来了物质界某些存在的注意。

    就像孙道人那般的存在,他们尽管没有什么实际的力量。

    但是在观测和推算方面,倒是可能会有所建树。

    毕竟,那是末法时代少有的能够得到及时反馈的神秘学识。

    “谢圣人!”

    丁刍满脸激动地说道。

    然后易秋将手放在他的头顶,下一瞬间,丁刍的头部瞬间变得圆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