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八百二十六章 绵延的阴云(两更!)

第八百二十六章 绵延的阴云(两更!)

 热门推荐:
    这是一座位于连绵的山脉中的小山坡,在它西面不远的地方,是咆哮的黄河在展现属于它的恣意。

    对于黄河流经的区域而言,类似这般的场景不在少数。

    所以这里并不出名,倒是偶尔有附近的年轻人,会到更近些的山坡上观赏河景。

    而就在午日的阳光,照在这片有些寂寥山坡之上的时候。

    一个对于这片土地而言陌生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了这里。

    易秋看着脚下的大地,在很久以前,这里也曾在历史的轨迹中留下属于它独特的风采。

    但是现在,没有人关注它的过去。

    就像那已然消逝的超凡文明,早就在时代的浪潮之下,化为了荒诞而诡谲的传说。

    易秋打开物品背包,然后取出了一些魔法材料。

    尽管他在炼金方面,并没有进行过相关的训练。

    不过对于凡物而言,还算高超的魔法厨艺,让他对于魔法素材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

    配方上所要求的材料,是最为典范的模板。

    它或许不会产生最为优良的效果,却也不会导致多么糟糕的情况。

    更多的时候,它总是处于最为稳定的状态。

    但是这并不代表,它就是唯一的选择。

    在对于魔法材料的选择上面,以相对应的魔法特性去进行判定,而并非以名讳,才是更好的选择方式。

    而对于易秋而言,尽管他并没有进行相关仪式上所要求的同名魔法材料。

    但是在进行审核和判定之后,他还是通过一些其他的魔法材料来代替了一部分的需求。

    毕竟,就以其中所需的某种名为“巴蛇之胃”的材料需求。

    在这个物质界巴蛇已经消逝完毕的情况之下,除了某条被他放养在寺庙中的巴蛇之外,他已经找不到其他的野生巴蛇了。

    所以说,在仪式材料的方面,花费了易秋一定的精力。

    不过很显然,这个仪式所带来的增益,是值得易秋为此付出的。

    对于这一点,易秋是很确信的。

    无论是他的直觉,亦或是血脉,都予以了他足够的启示。

    想了想,易秋直接催动体内的血脉力量。

    下一刻,一抹浓浓的黑雾突兀地出现在了这片山坡!

    此时天色昏沉,倒是没人注意这片山头之上的黑雾。

    或有惊鸿一瞥者,也不会冒着未知的风险前来。

    更多的可能,是拿出手机拍几段短视频,以寻求某种交换罢了。

    而易秋则直接将各种魔法材料取出,下一瞬间,一种古老的、剧烈的波动,以此地为圆心瞬间传播开去……

    …………

    …………

    “那是……”

    孙道人看着那抹突兀地出现在天色尽头的阴云,他的眼中出现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尽管他现在的实际修为,还并没有达到多么高深的境地。

    但是他之前的某种积蓄,让他获得了远超过当前阶段的神异能力。

    而其中,对于这种神秘的观测,便是他获得的能力之一。

    想了想,孙道人试图进行推演。

    他所获得的,是一个异于易秋他们的职业体系。

    对于孙道人而言,所谓的职业等级只是一个粗略的判定,它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而对于他影响的主体要素,还在于他的各种能力综合。

    简单来说,他是不存在直接的职业等级之类的说法的。

    倒是有一种关于修行方面的境界,能够不那么精准地诠释他现在的状态。

    但是就如同描述它的前置词汇一般,它只能相当有限地表现出孙道人的状态。

    更多的时候,还是以孙道人的实际表现为基准。

    很显然,孙道人这刚刚步入正轨的推演之术,并没有让他获得足够精准的信息。

    不过,他已经从推演所反馈的结果之上,得到了某些启示。

    毕竟,有的时候,无法推演也是一种答案……

    孙道人摇了摇头,他在不远处某些弟子的敌视目光中,将身后的两把长剑插好。

    既然是那位大佬的事情,他还是不要过于干预太多才是。

    毕竟,那位终究不再是凡物的意识形态。

    孙道人并不觉得,已然超越凡物了的他,还能保持着曾经的思维模式。

    总而言之,对于一只蚂蚁而言。

    无论幼童的思维如何变化,他的某个无意动作,都能够带来毁灭性的灾厄。

    生命差异之间的鸿沟,是无法为常人所理解的。

    “你既然得了这剑,又何必还在这里耀武扬威。”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面色苍老的道人走了过来。

    看着还在这里的孙道人,老道人的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善。

    “走?”

    孙道人摇了摇头:

    “怕是还要在此地叨扰一段时间……”

    他可不愿意再回去掺入那场浑水,这里虽然也不怎么美妙,但总还是有它清净的地方。

    “你!……算了,随你吧,我这观里虽然清苦,但左右不过多上一双碗筷的事情……”

    老道人听了孙道人的话,脸色顿时一变。

    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没有发难,而是脸色有些复杂地对着孙道人说道。

    老一辈的事情,有它复杂的历史背景在里面。

    真要说天生敌对,你死我活,却也还没有到那种地步。

    只是有的时候,给人留下的选择并不多。

    毕竟一如老道人这般,也是要食五谷杂粮的存在。

    “你意欲何为?现在,你当为道门第一人了……”

    老道人摆手驱散了周围的弟子,他看着负手而立的孙道人,有些感慨地说道。

    真是造化弄人,谁又知道当年那个傻小子,今日能有这番造化?

    “意欲何为?”

    “不过是想安安静静,等上一番造化罢了……”

    孙道人撇了老道人一眼,这家伙自然算不上什么好心肠。

    不过真要说起来,也算不得什么恶人。

    都是修持这般法门的弟子,又有谁能恶到哪里去。

    若是有,多是借此名义便宜行事的人罢了。

    这般的人,从古至今未曾少过。

    而就在孙道人有些心生唏嘘的时候,远处的阴云突然出现了某种剧烈的变化:

    但见那黑云腾腾之中,一个模糊的头颅若隐若现,几似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