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八百三十四章 祸的初始(两更!)

第八百三十四章 祸的初始(两更!)

 热门推荐:
    杀戮、鲜血、死亡……

    尸骸与敌人怨恨的凝视,不过是这其中微不足道的点缀。

    那流淌在地上的鲜血,犹如有生命的河流一般,粘稠而恶心。

    这是纯粹的杀戮,没有意义,没有价值。

    一切,仅仅只是因为它存在。

    所以,它毁灭……

    毁灭一切美好与光明,破碎一切善良与守望。

    将生者与死者的世界,粉碎得通透!

    “啊!!”

    洛克从那犹如噩梦一般的场景中惊醒出来,他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很久很久的梦。

    梦的内容,他已经记不清了。

    只依稀记得,那股永远无法散去的铁锈味……

    洛克感到有些反胃,他觉得自己的意识仿佛遭到什么东西蹂蹑了一般。

    在试图按摩头部的时候,入手的光滑让他顿时愣住了。

    等等……

    我的头发呢?

    当看到居民仪器中显示屏上,所投射出来的光溜溜头部的时候。

    洛克才确信一个事情:他确实失去了他的所有头发。

    而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更为真实的、令他几乎死亡的那个异域传奇存在。

    当他猛然扭头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整个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

    而在更远地方的桌子上,一个八臂光头的雕像静静地躺在那里。

    而洛克敏锐地发现,雕像的表面似乎变得更为光滑了一些。

    “是幻觉?”

    洛克从冰冷的地板上爬起来,留下了一个湿润而油腻的图样。

    但此刻洛克并没有关注这些,他打开自己居民检测仪器。、

    因为仪器的相关程序,上面的信息已经全部被清空了。

    但是一直运转的检测仪器,则忠实地记录了他昏迷这段时间的情景。

    洛克有些微微颤地点开了视频,然后下一刻,那个他永远都无法忘却的光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呼……”

    洛克瘫坐在地上,他像是放下什么包袱一般,重重地吐出来一口浊气。、

    至少,这不是幻觉就行了……

    毕竟,哪怕付出再过沉重的代价,他仍然要让联盟人知道:这颗星球有着它自己的名字!

    在平息了自己的精神之后,洛克站起身继续看视频。

    视频的长度并不长,毕竟从仪器上显示的时间来看,他昏迷也不过2个多小时。

    而从视频的内容来看,光头在他昏迷之后,只是打量了一下那个雕像。

    然后便突兀地消失了,像是视频失帧了一般。

    不过洛克知道,那并非是视频失帧。

    而是对方,真的通过某种他所不知晓的手段离开了。

    毕竟,他估计就是这么过来的……

    在连喝了几大罐名为快乐水57.3版的饮料之后,洛克钻进了没有监控仪器的小工厂内。

    尽管他并没有对居民防护系统中,开发对联盟的权限。

    但是他本能地排斥,这源于联盟生成的系统。

    只有在小工厂内部黑暗的房间里,他才能够感觉到真正的放松。

    “啪。”

    洛克打开了以原始核能为能源的老旧照明设备,然后取出了一个没有任何机械植入的原始纸张。

    随后,他在上面写道:

    “悬臂系司蓝历1843年,晴,我召唤出来了一个来自异域的传奇存在,他传授给了我一门名为:杀戮之道-祸的未知技艺。

    也许,我带来了灾厄,但那并非我所期望。

    因为我更愿意的,是成为灾厄——对于联盟的灾厄!

    先祖保佑我吧,我终将让这片星系知晓您的名!

    ——洛克-萨斯

    ”

    …………

    …………

    “你对于一个智慧生灵进行了传授,基于对方当前所掌握的情况,你获得了1点行者职业经验。”

    看着视网膜上显示的信息,易秋摸了摸光头。

    完整的修持之道:祸,是达到超凡生命层次的存在才能有资格接受的传承。

    不过在经过一定研究之后,易秋发现可以通过阉割掉部分超凡技艺的形式,来让超凡以下的生命进行传承。

    当然尽管只是阉割版,也并非所有的凡物都有资格承受。

    它需要进行一次对于凡物而言强度不低的意志检定,唯有通过意志检定之后才能成功获得这部分阉割版的传承。

    而且基于该传承本身就是对超凡生命开发的,它的所有传承信息也是围绕这一方面形成的。

    所以哪怕是阉割版的传承,其实质也只是一些基础的、强度较低的传承部分。

    而对于凡物而言,在进行传承训练的过程之中,他必须面对一个问题:

    那就是以一个凡物的意志,去触及超凡生命才能涉足的领域。

    在进行训练的过程之中,凡物必须时时刻刻面对这种天然的生命差异,所造成的意志检定。

    每一次的训练,都是对于意志的艰难的考验。

    看起来它的下限似乎变低了,但事实上,这种阉割版的传承的应有范畴反而更加狭隘了起来。

    这些都是易秋通过仔细研究行者的职业体系后,获得的相关启示。

    事实上,这并非多么深层次的开发。

    但是对于易秋而言,他之前就一直并没有将精力放在这些层面之上。

    时间是有限的,在未成就传奇之前,他必须选择将有限时间放在更为重要的事情之上。

    尽管以不到30岁的年轻躯体,达到了传奇的境界。

    但是对于易秋而言,他并不觉得这足以令他感到骄傲,甚至是傲慢。

    尽管凡物的情绪,在面对时间模式磨蚀的时候,会显得苍白而无力。

    但是凡物的智慧,显然并非如此……

    至少对于易秋而言,他仍然从自己曾经的凡物生活中汲取到了足够的思维养分。

    在纯粹的,不涉及力量的思维领域之上,凡物的智慧并非毫无价值。

    甚至恰恰相反,或许正是因为力量的压抑,思维才得以诞生出更为灿烂的火花。

    毕竟,就像易秋现在,在没有遭遇强敌的时候。

    思维方面的停滞,并不会影响他的行为。

    因为拳头,便足以粉碎那些试图令他动脑子的存在。

    但是在另外一些领域,他需要一定的智慧或者是经验来作为补充。

    而这个时候,物质界的凡物智慧精粹,就有它的价值所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