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八百八十二章 撕扯的躯体和陈卦丕(一更!)

第八百八十二章 撕扯的躯体和陈卦丕(一更!)

 热门推荐:
    对于位面核心而言,它是能够从某种意义上代表位面的。

    但如果将其直接视为一个完整的位面,那显然是不合适的。

    在不同的处理方式上面,位面核心会根据处理方式的差异而展现出不同的特质。

    对于很多凡物的理解中,吞食似乎是一种最为彻底的、淋漓尽致的利用。

    但就如吞下和消化一团火药,显然是无法比拟它在经历了燃烧和转化后所炸开的璀璨能量。

    而对于此刻正在易秋的胃囊超自然空间里面,不断被腐蚀的位面核心而言。

    它那被磨蚀和消化的部分,直接被转化为源源不断的精纯生命力。

    那是它的最为直接的打开方式,也是它在很多时候被用于制作某种魔石的原材料。

    不过一般来说,很少有传奇法师会奢侈地使用一枚位面核心作为那种魔石的制造材料。

    毕竟,无论是长生术亦或是其他的方法,都是更为经济和适宜的。

    而当位面核心那源源不断的生命力涌入易秋的躯体之中的时候,他开始感觉到自己的体型在缓缓增长。

    比起之前吞噬矿物精粹而言,位面核心所转化的力量显然要浓烈和汹涌许多!

    一点一点的,像是某种东西在拉扯的声音从易秋的躯体中传来!

    他能够感觉到一种膨胀的、带着一种撕裂感的感觉,肌肉处于某种特殊的活跃状态,它不断舒展着。

    而从基础体型方面的增长,反馈到现在易秋所处的极限增长状态,便是他能够直观地感受到自己体型的变化。

    因为这种变化,已经被放大到一百倍!

    此刻处于易秋前方的未知镜在一点点地拉伸着,那并不是它在变化,而是易秋的体型在不断增长!

    更多的、处于更遥远区域的位面,开始出现在易秋的视野中。

    对于这面堪称宏大的镜子而言,易秋也未曾一窥它的全貌。

    而现在,他已经慢慢能够接触到它的极限了。

    以一个镜面,去试图诠释整个晶壁系的位面。

    这显然是一个疯狂的计划,不过易秋并不打算深究它的根源。

    毕竟,他了解自己所擅长的领域……

    易秋摸了摸光头,他觉得自己就像竹子一般在舒展着竹节。

    一点一点的,完成了某种阶段性的成长。

    不过大部分的竹子,都是有着属于它的生命极限的。

    但是被彻底解开了血脉封锁的易秋而言,他的生命状态是没有极限的。

    只要当他还未死去,当他的躯体中拥有着足够的养分,他都会以非常稳定速度成长着。

    最终,或许一如那盘绕中庭的巨蛇一般,在世界之外凝视着众生……

    …………

    …………

    我叫陈卦丕,事实上我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名字。

    我觉得当我父母取名的时候,他们一定在看关于什么相师之类的电视剧。

    不过考虑到我爸妈生我的年代里,电视怕是还未普及。

    所以我觉得,这纯粹只是因为他们的恶趣性……

    当这个名字写在纸上的时候,它并没有显得多么异常。

    但是在实际使用过程中,那又是另外一个令人充满心酸的事情了……

    而现在当我需要在这个名为“异常单位收录表格”上填写这三个字的时候,我觉得它简直糟糕透了……

    “领导,这和我有凭关系?”

    “它还吃了我快一百钱的竹子!”

    陈卦丕在填完了表格之后,有些无语地对着正在收走的工作人员说道。

    而在另外一个房间里面,那头貌似熊猫的家伙正懒洋洋地躺在那里。

    听到陈卦丕的声音后它的耳朵抖了抖,然后便不再理会了。

    “放心,我们只是做一个简单的调查,可能会耽误你一些时间,不过我们已经和你的家人以及学校完成沟通了。”

    “你也知道野生动物可能携带某些致命病毒,我们必须对你和其他人的安全负责。”

    工作人员看了看陈卦丕笑了笑,然后耐性地解释道。

    “那我可以要回我的手机吗?”

    陈卦丕想了想,然后说道。

    “抱歉,暂时不行,不过你拿到手机也没用,这边信号不怎么好。”

    “我们会对你进行血液检查,你先在这边休息一会儿。”

    工作人员对着陈卦丕抱歉地解释了之后,便带着他填写的表格离开了。

    只留下一脸懵逼的陈卦丕,有些怀疑人生地坐在那里。

    他有些不解,毕竟对方估计在这段时间里面把他小时候语文考试错了几道题都查出来了。

    就这样,还要他填写那个基本上只有基础信息相关的表格做啥……

    不应该啊,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摸鱼青年啊……

    陈卦丕看着四周看似寻常,但总让人有着微妙感觉的房间。

    他仔细思索了自己曾经的平凡人生和之前犯过的、可能犯过的错误,在确定应该没有触犯刑法的行为后,陈卦丕的呼吸变得平缓了起来。

    现在真相已经很明显了——那头该死的熊猫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陈卦丕恶狠狠地看着隔壁房间里正懒洋洋地睡在那里的熊猫,就是这家伙害的他现在被关在这个房间里面!

    不过陈卦丕的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太久,在看着那头熊猫懒洋洋的睡姿之后,陈卦丕也觉得有一种倦意袭来。

    然后,他便陷入了沉眠……

    昏昏沉沉中,他似乎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地方。

    他感觉到非常自由,似乎一切都不能束缚他。

    于是他就在风中摇曳着,像是自由的云一般。

    在那飘飘摇摇中,他似乎接近了苍穹。

    然后,他便看到了混沌之中那些狰狞的面孔!

    它们贪婪地凝视着自己,就像看到试图从鱼池中跳出之鱼的猫。

    它们散发着邪恶和诡谲的光,无尽的饥渴在它们的体内涌现着!

    但是,它们不敢前进一步。

    就像这片空间与混沌之中,存在某种无形的、充满了禁忌的墙壁一般!

    不知为何,陈卦丕却不觉得多么恐惧。

    他的心头莫名有一种预感亦或是启示——墙并不在此,而墙也无法阻止窥视的目光。

    而是别的、他尚未了解的东西,在庇护着这个世界,以至于它们只能在混沌中远远地眺望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卦丕猛然感觉到整个世界一阵晃动!

    随后,他看到了正将他摇醒的陌生面孔

    ”我叫之飞,青少年新时期特种学习班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