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八百八十四章 传奇塑能者-甘地拉姆的审判(一更!)

第八百八十四章 传奇塑能者-甘地拉姆的审判(一更!)

 热门推荐:
    “

    事实上我见过很多强大的、仅仅只是凝视便足以让人失去斗志的恐怖存在……很少有人在抱怨我们强硬干涉的同时,去思考我们所面对的是怎样的存在那些狰狞的邪恶星体,那些令人沦丧的恐怖邪物……太多太多的邪恶存在,令无数位面陷入了灾难和毁灭。

    但有一种事情,仍然是我至今所不愿面对的……

    ——位面恒定之源-传奇塑能者-甘地拉姆

    ”

    …………

    …………

    被邪恶和恐怖气息笼罩的位面之外

    “终于抓住你了!武僧!你又准备毁灭掉这个位面吗!”

    位面恒定之源-传奇塑能者-甘地拉姆满脸怒意地看着不远处的传奇武僧,澎湃的怒意让附近的魔法粒子进入到某种危险的躁动状态。

    “位面保护协会?”

    易秋静静地看着远处虚空中,不到他指甲大的陌生人型生物。

    易秋并不认识他,不过他显然带有足够的恶意。

    而根据他所进行的描述,易秋明白了他的跟脚——他在多元宇宙中的敌对势力不算太少,但人型生物方面的确实不多。

    细细算下来的话,估计对方就是那个位面保护协会的成员了。

    易秋对于协会之类的组织,从来都没有抱着怎样的敬意。

    或许对方确实存在着某种意志和秩序,是存在某种价值的。

    但那并非他的秩序,也并非他的意志,他并不愿意屈从于那种意志和秩序之下。

    而保持自己的意志和秩序,总是存在冲突和矛盾的。

    就像对于易秋而言,他并不认为毁灭被邪物所侵蚀的位面,是有违背他道德和秩序的行为。

    他并非天使,亦非恶魔,尽管有的时候,他确实在这两个角色之间进行转换着。

    但就像他曾经所经受的凡物的思维一般,智慧与力量,背叛与诡诈,都在那数千年的智慧中沉淀出属于凡物最为耀眼的光芒。

    它并不指引人们寻觅流淌着蜜酒的河流,也不驱使人们在彼岸前等候着来世的救赎……

    “是的,看来你听过我们的名字——这正是我们一直和持续进行的事业让所有的位面毁灭者知晓我们的名!”

    传奇塑能者-甘地拉姆面色阴沉地凝视着眼前的庞然大物,虽然对方的体型让他有些警惕,但是他并非没有猎杀过那些星体级别的怪物。

    而心中熊熊燃烧的理念,更是让他坦然无惧地看着易秋

    “也许你觉得净化掉一个邪物,就足以弥补你对于位面的毁灭。”

    “但是,你是否了解过即将与位面一起毁灭的生灵,又是如何在天崩地裂中度过绝望而漫长的末日的!”

    “是的,人们无法理解我,因为他们不曾遭受这种苦难!”

    “现在,武僧,我要予你以审判!”

    璀璨的粒子之光盘绕着传奇塑能者-甘地拉姆的躯体,尽管此刻他已经难以抑制自己的愤怒,但是他仍然谨慎地克制着自己的攻击。

    他自然是有和传奇武僧进行过交手的,那并不算一次多么顺利的战斗经验。

    对方的速度非常惊人,而且常规的束缚对于他并没有什么作用。

    传奇塑能者-甘地拉姆最终未能抓捕到对方,但是在成功地阻止了对方的几次试图窃取位面核心的行为之后,他似乎消失了。

    也许是去了别的位面系,又或许是因为迟迟得不到位面核心的补充而死去了。

    而那一次,是传奇塑能者-甘地拉姆仅有的和传奇武僧交手的经历。

    之后的数次里面,他仅仅听闻过相关的信息。

    那些走上了传奇塑能者-甘地拉姆所认为的邪道的传奇武僧们,都非常油滑和难以对付。

    不过一般来说,他们仅仅只是窃取位面核心。

    而像这一次所遭遇的传奇武僧一般,直接带着位面和邪物一起毁灭的,传奇塑能者-甘地拉姆并未见过。

    在魔法力量的驱动之下,传奇塑能者-甘地拉姆的心头保持着绝对的冰冷。

    强制冷静的超凡思维,让他进行着短暂而迅捷的分析。

    他当然不是一个人来的,尽管现在看起来确实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

    但是对于这种能够以一己之力,强行毁灭位面的敌人而言,传奇塑能者-甘地拉姆自然有所准备在他的右手之上有着一枚环戒。

    那枚环戒看起来和普通的黄铜环戒没有什么区别,而且也并非散发出什么魔法荧光。

    但是这是一枚货真价实的神器,是由一位强大神力的存在赠予位面保护协会的。

    由于位面保护协会对于位面保护的杰出贡献,很多神祇都对他们表达了善意。

    易秋并没有回应,在这种情况下,他并不怎么擅长将其付诸于言语。

    除了纯粹的利益冲突引起的战斗之外,在多元宇宙中事实上因为理念意志等矛盾激化而进行的战斗,占据了其中非常多的数量。

    哪怕对于凡物而言,想要从思维上彻底压倒和扭转都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更不说对于那些超凡之上的生命了。

    当思维之间的沟通无法完成协调的时候,生灵们往往会选择更为便捷的方式

    用武力征服对方,或者毁灭对方。

    单以双方的立场而言,很多事情是无法判断出绝对的好或者坏的。

    每一方都有其战斗的立场和意志,它是复杂而难以被剖析的。

    不过易秋倒并不觉得有多么复杂至少对方并没有磨磨唧唧浪费他的时间。

    在对方并没有对他进行直接攻击的情况之下,纯粹的言语型教导并不足以成为他毁灭对方的原因。

    绝对的秩序就像一道天堑般的裂缝,不可被跨越,不可被试探。

    它存在与此,那道路便止步于此。

    易秋贯彻着传奇塑能者-甘地拉姆,他的身边已经开始凝聚危险而狂暴的魔法粒子。

    但是那些,并不足以让易秋感觉到危险。

    毕竟,纯粹的魔法粒子凝聚的攻击虽然无比迅捷和凶猛。

    但是对于易秋而言,这种程度的魔法攻击并不足以致命。

    而对方,却不一定有下次的机会了……

    易秋所警惕的,是他的超凡直觉予以的某种危险反馈。

    对方显然有所准备,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也有所限制。

    很多时候,纯粹的莽是有一定危险性的,多元宇宙有着许多超乎常人理解的禁忌能力。

    就像释厄对于神性生物那毫不讲理的巨大杀伤力一般,某些针对性的禁忌力量是足够危险和致命。

    不过此时易秋的手段已经不像曾经那般贫乏了

    随着他手上某个戒指的一抹幽光,一个比易秋小上几节的庞大大物从虚空中凝现出来!

    “叛徒!”

    在位面之下努力收缩着自己力量的血色大公-永恒迷雾-达拉瑞多分看着那散发着与自己同源的邪恶力量的家伙,满脸怒意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