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一千零三章 力量的本质(两更!)

第一千零三章 力量的本质(两更!)

 热门推荐:
    “轰!!”

    大地在破碎,在摇晃。

    从天穹之上落下的攻击,直接吞噬出了一片半圆形的深坑。

    就像被什么东西咬上一口一般,整个坑洞显得异常圆润和光滑。

    除了陡然变得有些异样的空气之外,并没有太多粉尘之类的东西。

    没有火光,但四周的温度在不断剧增。

    就好像有某种东西,在不断释放着剧烈的高温。

    苦工们麻木地看着被巨坑吞噬的同类,他们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触动。

    当无尽诅咒之源-可瑞迪安-侩德支配了整个世界之后,他们便永远地失去了那些。

    现在还行走在地上的人类,与其说是人类,倒不如说是某些拥有一定智慧和感觉的行尸。

    他们无法感受和反馈任何正面的东西,邪恶的力量已经将他们的灵魂彻底扭曲了。

    就像那些在炼狱中嘶吼的扭曲虫豸一般,这是一种邪恶的腐化和堕落。

    在无尽诅咒之源-可瑞迪安-侩德的计划中,这本是属于自己的王国。

    但现在,一切都毁了!

    “够了!死兆恒星,它们畏惧你如秩序之光,我却不怕你!”

    “来啊!!杀死我,或者被我杀死!!”

    无尽诅咒之源-可瑞迪安-侩德对着虚空中的存在嘶吼道!

    它的本体实在过于庞大,而且基于那黑暗本质的无尽贪婪让它不断吞噬着新的物质。

    现在,它真实的躯体已经达到了整个物质界的四分之一。

    这已经是足够惊人的概念了,物质的大小和精神的体型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

    物质形态的存在,本身就具备一定的力量、

    而更加庞大的体型,会赋予与之对等的消耗和更为狂暴的力量!

    无尽诅咒之源-可瑞迪安-侩德疯狂地扭动着自己的躯体,整个物质界都在它的挣扎下撕裂开来!

    海水倒灌,山峦崩塌,末日似乎就在眼前!

    而在易秋的凝视之下,一个几乎盘踞了物质界过半区域的超巨型虫型怪物出现了。

    它是如此肥硕,每一个关节处都拥挤着令人恶心的脂肪。

    当它移动的时候,那些脂肪不断扭动着,像白色的海潮。

    从虚空的回响中,易秋得知了它的名字:

    无尽诅咒之源-可瑞迪安-侩德。

    易秋很少会去记邪物的名字,因为它们最终会以某种镇压物的形式存在。

    而当其被镇压到寺庙之下后,曾经的名讳便失去了意义。

    无论是多么强大的过去,亦或是充满血腥和狰狞的曾经,面对那即将到来的命运,它们都是不断生长和被收割的韭菜罢了……

    易秋没有理会这家伙的嘶吼,它那看似狂暴的动作在易秋看来过于迟缓。

    负面的力量终究是负面的,力量并没有其忠实的特性。

    但对于诞生于它的存在而言,便注定要受到其影响,并且贯彻它的整个意志和生命。

    如果无尽诅咒之源-可瑞迪安-侩德更为聪慧一些,它或许不会做出那么多疯狂的行为。

    但若它不去进行那些疯狂的行为,它便不会从黑暗的本质中诞生。

    这是一个不算经典的悖论,但这正诠释了无尽诅咒之源-可瑞迪安-侩德这种邪恶生命的某种特性。

    当然,在整个多元宇宙中,能够对邪物进行这种客观评价的存在并不多就是了……

    无论如此,邪物始终是诸多中下,甚至是部分高等文明的致命梦魇……

    …………

    …………

    “你没去看比赛?”

    校长室中,艾玛看着敲门而入的比克兹颇为意外地说道。

    她最近在研究关于传奇血脉的相关的信息,她似乎隐约找到了某种脉络。

    但是那些信息仍然太少,传奇的台阶没有那么简单就能跨越。

    不过如果成功达到传奇,传奇龙脉术士的毁灭性是毋庸置疑的……

    根据某种不可靠传言,火力全开的传奇龙脉术士,能够压制某些法师塔相关火力配置不足的传奇法师。

    当然具体的事实,并没有相关的实际例子作为证明。

    不过对于传奇龙脉术士毁灭力这一点,很多被毁灭的物质文明痕迹都能够作为其血的佐证。

    “比赛?是的,我感觉那太过……无趣……”

    比克兹突然面色有些复杂地说道。

    “我想我终究还是开始改变了……”

    比克兹看了看艾玛,这个对于他而言,应该算是朋友的女术士说道。

    在他进入魔法学院前,艾玛与他的关系一直处于非常冷淡的状态。

    到了魔法学院里面,也不过勉强变得熟悉一些。

    比克兹知道原因:他那充满了冰冷理性的做法,对于炽热如烈焰的艾玛而言显得过于无趣。

    但那才是一个法师真正应该具备的姿态:以足够冰冷的理性去面对心灵方向的抉择。

    只是现在,比克兹觉得自己不知何时开始改变了。

    他似乎对于那些曾经充满了无穷乐趣的探索失去了兴趣,他变得懒惰。

    他宁愿坐在实验室里,看着那些人类的争吵和纷乱,也不再愿意去进行新的探索了。

    他失去了真正法师另外一个珍贵的品质:对于未知无穷无尽、且炽热的求知欲。

    “那不是挺好?我从不喜欢你曾经的模样……”

    “驾驭你的力量,顺应你的心灵——我曾经就和你说过。”

    “不过那个时候,我记得你清晰地说出与之相反的意见。”

    艾玛看着比克兹,她倒是觉得这颇为有趣。

    看着总是处于绝对冷静的比克兹露出难色,算是一个不错的消遣。

    “所以,你现在后悔了?”

    “后悔?”

    “不,我从不后悔,我知道传奇的艰难——所以我佩服于你的勇敢。”

    比克兹摇了摇头,他喝了一口桌上早就凉了的红茶,然后缓缓说道。

    “所以你今天来找我,就为了让我见证你的改变?”

    艾玛往后挪了挪,她开始逐渐失去了兴趣。

    比克兹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家伙,他的智慧艾玛是知晓的。

    虽然,他很少有得以展现的机会就是了。

    “不,我想到了曾经的一些东西——我要回去看一看,乘我还尚未失去原本的情绪。”

    “也许一个月我就能够回来,或者,会需要远比那更为漫长的时间……”

    比克兹突然表示出希望回到自己的故乡看一看,他似乎有某些决意。

    “我从未限制你的自由。”

    艾玛头也没抬地说道,不过她还是想了想之后又补充道:

    “听起来有些危险?需要我陪你一起?”

    “不,那是一个曾经的法师最后的救赎,或者是遗忘……”

    比克兹从物品背包中取出曾经代表白蜥之塔的法杖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