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睿智/狡诈的甘促伊拉(一更!)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睿智/狡诈的甘促伊拉(一更!)

 热门推荐:
    虚空之中,一枚闪耀着奇异光芒的宝珠正静静地悬浮在那里。

    每一次考验失败,都会导致奇迹之神的许愿之珠消失。

    随着相关神系组织的研究,他们发现这种消失并非全然没有规律的。

    在奇迹之神的许愿之珠触发了消失的一段时间之内,考验失败导致的消失,并不会让它移动到太过遥远的区域。

    一般来说,大概在一个标准位面的距离左右。

    以法师们相关的定义,也就是1r的距离。

    而在考验失败1~5次之后,奇迹之神的许愿之珠消失的距离会恢复到之前的无序话。

    它可能在1r之内,甚至远远不到1r的距离。

    但它也可能到数百r,乃至于上千r 的距离。

    这个时候,搜索的难度会大大提升。

    不过对于神系组织成员而言,他们有相关的手段探查其大致方向。

    足够漫长的时间,已经让神系组织的学者研究出了足够的相关成果。

    在某种凡物的认知中,神职者和研究这个词眼是有些不怎么契合的。

    因为神祇的本质和超然,便意味着这种研究的行为往往会存在一个既定的、固有的天花板。

    尤其是在,当一切指向那知识迷雾之外的时候,信仰的光有时候会压制住冰冷理性的思考。

    这自然不是一种多么错误的看法,它确实存在于诸多的神系职业者之中。

    只是有些时候,对于不那么了解神职者相关文化的存在而言,它显得过于片面。

    神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是神性的承载者,是神职的拥有者,亦或是神力的使用者?

    在那散发着无尽至高神圣的光辉之下,究竟拥有着怎样核心的本质。

    多元宇宙中,并没有多少人真正了解和走进它。

    但神职者对它们的了解,有的时候,是超出寻常概念的。

    神是不可窥视的,但靠近祂、走进祂的同时,那种本质的理解会不断加深。

    信仰与理性之间的矛盾,也并非是那般水火不容的。

    在某些微妙的情况下,它能够完成有机的结合。

    所以说,在神职者中是存在研究者的概念的。

    除了神学大师相关的字眼之外,他们还对于外物有着自己的独特理解。

    凡物无法理解神性,更无法参透神祇的思想。

    而对于诸多传奇角色而言,那也并非是一定需要了解的事物。

    易秋看着那闪耀在众人身上的神性,他那泛着金色光泽的瞳孔中,有的只是无尽的冰冷。

    他算是颇为了解祂们这些存在的——不过,是以某种不怎么友善的方式……

    “野蛮的战斗,会导致分歧和芥蒂。”

    “我想我有一个新的主意,诸位。”

    “让我们用另外一种更为公平而文明的方法去决定这一切:我认为速度的较量是一个不错的决意。”

    甘促伊拉看着众人说道。

    甘促伊拉的说法,让部分人的脸色有些微妙。

    因为按照之前的传统,他们一直是用战斗以及后续的相关考验,来确定挑战者的归属。

    当然,他们大部分都理解甘促伊拉的做法。

    在他们看来,甘促伊拉是一个足够睿智/狡诈的家伙。

    传奇的生命概念,并不代表每个传奇角色都能变得无比沉稳。

    那自然是凡物们的一种臆想,稳定情绪控制当然是一种良好的品质。

    但它并未唯一,它只是部分传奇生命突破界限的相关需求罢了。

    就像一个活了数百年的传奇野蛮人,也不会变得多么奸诈。

    他的战斗智慧和战斗经验,自然是会随着被迫害和遭遇阴谋的次数增加,而变得厚重。

    但那所予以他的,不过是更为睿智地……去选择狂暴冲锋的方式和时机罢了。

    不被时间或者其他的力量所影响心智,这也是传奇生命概念的一种涵义。

    当道路已经抉择,并且从渺茫而坎坷的迷雾小径中走出之后。

    又有什么,能够改变那在内心中坚毅而闪光的意志。

    没有平凡的传奇角色,只是你未曾窥视他们真正发光的领域罢了……

    …………

    …………

    “一个不错的提议,星耀之主的圣徒一如既往的……机智。”

    游荡者模样的传奇角色,耸了耸肩说道。

    他的语气看起来有些轻佻,不过在说完之后,他并没有再说其他的话。

    他不会向任何人屈服,哪怕对于他所信仰的神,他也从不低下他的头颅。

    而这也是他能够成为圣徒的原因:圣徒并不是盲从于神祇意志的角色。

    唯有对于神祇相关本质道路的足够认同和行为,才能获得神祇的青睐。

    神祇需要向祂俯首屈膝的羔羊,也需要与祂通行在大道上的从者。

    超凡领域的背后,有着凡物所难以想象的森然……

    而随着其他人复合的声音,最后人们看向在一旁沉默的易秋。

    易秋沉思了一会儿,他表示认可了甘促伊拉的提议。

    一般的情况,他不会对朝着自己释放友善的角色主动发起攻击。

    他并未从甘促伊拉的身上感受到敌意,也没有相关的阴谋预知。

    时光琥珀隔绝了他在命运之河中的相关信息,他也因此无法主动去使用命运之力的相关能力。

    如果使用的话,就会让他从时光琥珀的状态脱离出来。

    在一个自然日之后,才能够继续进入。

    不过,对于以直觉和幸运混合的相关感知,是不会因为命运之河的割裂而被蒙蔽的。

    因为它并非源于易秋自身,而是那些试图对易秋产生不利的其他事件或者存在对于命运之河的某种波动。

    通过对这种波动的接触,直觉的反馈便能够得到相应的体现。

    而诸神在这方面的特性,更是强化到了极致。

    不过,这不代表易秋会对有所退让。

    甘促伊拉的提议,对于他而言是相对有利的。

    所以易秋,暂时认可了这个方案。

    他的直觉,并没有对此予以任何的反馈。

    这意味着,这对于他而言至少不会导致某种不利的影响。

    至于,最后是否会出现变数……

    易秋摸了摸光头,在力量的权衡之下,秩序才能够得到真正的凝现。

    如果他们做出了错误的抉择,易秋会向他们展现自己的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