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一千零八十章 生命组织血脉-浩瀚者(两更!)

第一千零八十章 生命组织血脉-浩瀚者(两更!)

 热门推荐:
    易秋的目光在三个不同的种群特性间扫动着,没有迟疑太多时间,易秋直接作出了他的选择:

    “是否选择不可撼动,作为你未知活性组织的种群特性。”

    “是。”

    “选择成功,你的未知活性组织获得了新的种群特性:不可撼动。”

    “你获得了一个新的生命组织血脉:浩瀚者。”

    “

    浩瀚者:

    类型:生命组织(限定血脉能力)

    结构:一个或者复数个基本生命粒子构成

    阵营属性:秩序

    血脉属性:不可撼动

    ps:你所新生的未知活性组织,有较小的可能直接成为浩瀚者。

    寻常的未知活性组织也会在成长阶段有极小的概率,觉醒成为浩瀚者。

    ”

    看着视网膜上刷新的信息,易秋能够直接感受体内未知活性组织的变化。

    它们开始充斥着某种冰冷的特质,在保留了活跃的生命特性前提下,它们似乎变得更为冷静起来。

    这是一种哪怕是寻常智慧生命,也很难具备的特性。

    它需要足够的训练和天赋,才能够被获得。

    而对于现在易秋体内的全部活性组织而言,它们直接获得了这种超然的特性。

    当然,基于它们那简单的智力,这并不能让它们产生更多的价值。

    不过最为主要的,还是它们对于信仰力的产生。

    这个特性,能够让它们在信仰的相关活动上面获得更为高效的表现。

    简单来说,它们能够成为更为有价值的信徒。

    当然因为它们那基础的智力,本就始于奇迹的赋予。

    所以希望它们能够如同智慧生命一般自由思考,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的整体结构也限定了自我思考这一过于复杂的行为。

    令这种单一结构获得能够进行信仰的资质,本就是难以想象的奇迹。

    或许在数量的堆砌之下,会产生某些特殊的存在。

    不过易秋估计,能够出现狂信徒已经它的上限了。

    但即便如此,也足够了……

    易秋摸了摸光头,他直接打开物品背包。

    本来之前他只剩下三枚位面核心,而在这段时间的猎杀过程中他再次补充了九枚。

    也就是说,现在他已经有了十二枚位面核心。

    相比于现在他所消化的速度而言,算是足够多的补给速度了。

    但这是在有足够合适的位面坐标,作为指引的状态之下。

    如果没有命运轮盘所予以的位面坐标,易秋的进度会变得更为缓慢。

    当然,现在这只是之后的情况了。

    易秋直接从物品背包中取出一枚位面核心,然后直接吞下。

    随着充满暴躁力量的位面核心缓缓没入胃囊世界,一种沉甸甸的感觉充斥着那里。

    不过现在,无尽贪食的胃囊世界处于短暂的满足状态。

    所以对于位面核心的消化,还没有那么快就能够开始。

    位面核心毕竟是作为一整个位面的精粹凝聚,消化它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

    易秋感受着虚空中的讯息,现在还不过是刚刚完成他所获得的位面坐标的一半多一点。

    还有很多的位面,等待着他去净化和审判……

    随着易秋伴随着滚滚的黑雾消失,那于虚空中坍塌的位面正静静地燃烧着……

    …………

    …………

    “你在说拯救我们?”

    一个看起来脸色有些苍白的女孩看着眼前陌生的家伙,她从对面的身上嗅到了某种令她极其厌恶的东西。

    喔,他在说拯救?

    女孩的嘴角肆无忌惮地扬起讥讽的弧度,她在想找个蠢货是从哪个肮脏的地下洞穴里面钻出来的。

    在女孩的认知里面,只有地下那些愚蠢的家伙才会表现出这副令人作呕的样子。

    不过,他们已经在数百年前便彻底失踪了。

    没人愿意为了那么一点点的利益去地下讨伐他们,但这并不代表他们能够在那里生存下去。

    黑暗与邪恶的化身,会撕裂那些软弱的家伙!

    在女孩的认知里面,那些闪烁在那些地底人脸上的、名为“善良”的东西,就在最为恶毒的原罪。

    当然,她其实并不那么在乎这些。

    善良也好,邪恶也罢,一切不过为了自己谋求利益的手段罢了。

    对方所谓的拯救,也不过是为了谋求他的某种诉求的手段。

    女孩所不喜欢的,是对方所表现出的轻视。

    她自然了解所谓拯救的含义,她也曾经叛逆过。

    唯有切实的利益,才能打动人心。

    而所谓的温情脉脉与那些流淌着的情绪,都是充满了退化腐臭的。

    它们无法带来任何实际的改变,只会让人变得腐朽。

    “所以,你准备给我多少金币来拯救我?”

    女孩不喜欢对方,在她看来对方实在过于虚伪。

    不管是为了她的美色,亦或是为了她的灵魂,甚至是为了那些她叛逆时期所看过的那些所谓的“满足内心的渴望”。

    她都不在乎,只要对方能够为此付出足够的代价。

    那么他的那些所展现出来的恶臭,也与她没有什么关系就是了。

    遗憾的是,对方磨蹭了许久,也只是在阐述一些乱七八糟的道理。

    看起来,他似乎并不打算用金币来买账。

    举报一个崇尚地下恶臭的家伙奖励多少金币来着?

    女孩仔细想了想,然后她记起似乎很早以前那玩意儿就取消了。

    毕竟,那不能带给统治者任何效益。

    没人会关心不能带来任何收益的东西,女孩自然理解。

    “事实上,我很惭愧。”

    对方看着女孩,然后缓缓说道。

    “我没有能力救赎这个世界,消灭那个家伙。”

    “我更没有能力去阻止那个即将到来的家伙——能先它一步来到这里,已然是侥幸……”

    “但我想总还是有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是我所能够做到。”

    女孩捕捉到,对方的语气变得有些唏嘘。

    这让女孩变得有些不耐烦,但她并没有离开。

    因为,这家伙很强大……

    一个信仰善良的强大蠢蛋,如果运气不错的话,女孩觉得她能够从这家伙身上榨取到某些利益。

    “忙着拯救世界其实是一件很容易令人心力交瘁的活儿,可惜我选择了它……”

    对方摇了摇头,然后在女孩的注视下,他突然抬起了头:

    “它来了……”

    随后,对方撕开了某种卷轴。

    顿时,充满了善良和炙热的圣光在照亮了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