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齐天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齐天

 热门推荐:
    “我无力触及它的本质,那是过于危险和锋利的东西……”

    奥恩-萨瑞克巴斯看着释厄,祂似乎回忆起了某些久远的回忆……

    当时光的河流追溯到数万年前的群山之巅,奥恩-萨瑞克巴斯静静地凝视着大地。

    有的时候,会有喧嚣的声音从穿梭于群山的气流中传来。

    它们带来了凡间的喜悦,带来属于尘埃与兴衰的气味。

    每到这个时候,奥恩-萨瑞克巴斯便知道凡间的国度又在庆祝他们莫名其妙的节日了。

    那一天,奥恩-萨瑞克巴斯依稀记得群山响起了凡物的声音。

    而一团火焰,便于苍穹之上落下……

    奥恩-萨瑞克巴斯知道,那是一个遗失的意志。

    它是某个强大存在的一部分,于现实凋零不朽……

    “我记得它——那个桀骜的灵魂,它那残破的意志上便闪烁着如斯般的光芒……”

    奥恩-萨瑞克巴斯看了一眼易秋,祂似乎在打量着什么。

    “我未曾与它打过交道,但我仍然记得……”

    奥恩-萨瑞克巴斯觉得颇为唏嘘,无数的英雄在时间的长河下穿梭不息。

    他们展现着斑斓的意志和力量,他们在凡尘中掀起了无数的浪潮和激流。

    但现在,一切都已经沉沦进岁月的尘埃中……

    “它也有一把与你这把相近的武器,也许弑神的意志总是隐匿在棍棒之上。”

    “或许,是压抑到极致的宣泄,便不再需要文雅与艺术的雕琢?”

    奥恩-萨瑞克巴斯摇了摇头,祂也并非能够洞悉一切的存在。

    古老的过去在为祂彰显着,时空的年轮也未能磨灭祂的痕迹。

    但那穷尽于浩瀚的真理,仍然如同祂初次接触那般震撼……

    它,是大美而无垠的……

    “我曾经设想过打造一柄这样的武器——但我失败了……”

    “于是我知道了,那样的武器并非匠人的人所能铸就的。”

    “再过高超的技艺、再过精巧的构思,都无法赋予那向着一切腐朽秩序悍然发起冲锋和嘶吼的灵魂。”

    奥恩-萨瑞克巴斯看向释厄,祂并没有尝试去抓握它。

    那是对于这把武器的亵渎,因为祂并不拥有持有它的意志。

    奥恩-萨瑞克巴斯是少有的,能够直接洞悉这武器背后所对应意志的存在。

    祂尊敬那些由无数凡物所掀起的浪潮,它们适于渺小,却撼动着苍穹!

    “我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予以承载它的物质以改变。”

    奥恩-萨瑞克巴斯打量着释厄,祂低声喃喃道。

    “没有什么能够在群山的炉火下保持曾经的状态——除了一种东西……”

    奥恩-萨瑞克巴斯指着,被祂从虚空中召唤出的那团古老炉火。

    然后祂顿了顿之后说道:

    “那就是通透到穿透一切的灵魂!”

    “将它放进去吧,我会给予它更为纯粹的物质。”

    “它——应被许以更为完美的承载……”

    奥恩-萨瑞克巴斯看着易秋,祂似乎在微笑。

    能够为一柄这般罕见的弑神兵刃增添几丝光泽,似乎令这位古神颇为愉悦。

    祂热爱于这种技艺,因为那是祂的起源。

    而现在,祂仍然没有丢却它们。

    听完奥恩-萨瑞克巴斯的讲述,易秋看向那团散发着无尽高温的古老炉火。

    它静静地燃烧着,虚空似乎也在它的舔舐下变得酥软起来!

    易秋拿起释厄,他在感应着命运予以他的启示。

    他从命运的微妙状态中退了出来,命运的洪流再次与他完成交汇。

    那激荡的命运浪花,在引导着他脱离危险的暗流与旋涡。

    而那适于群山的古老炉火之上,开始慢慢闪烁着金色的微光。

    那,是命运所予以的指引……

    那金光逐渐变得强烈,它像一团躁动的火焰,在虚空之中绽放着属于它的独特光彩。

    于是易秋不再迟疑,他将释厄置入群山的炉火之中。

    顿时,虚空之中似乎有一道炽热的白光闪过!

    那光是如此强烈,它穿透了虚空的黑暗,于混沌中闪烁出秩序的光芒!

    “我听见了,那是古老的呐喊……”

    “他们的悲鸣,他们的愤怒,他们的……抗争……”

    “是命运,赐予了这一切……”

    “而不屈的、穿透时光的怒吼,则让它变得完美!”

    奥恩-萨瑞克巴斯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古老的战锤。

    它的边缘有某些尖锐的痕迹,那似乎是某些危险武器留下的痕迹。

    甚至到了现在,也能够从那痕迹上感受到凌厉的锋锐气息。

    它的上面,还遗留着某些沉淀的东西。

    它们像是物质的残骸,却又带着比物质更为轻盈的东西。

    “现在,是解开那一切的时候了!”

    奥恩-萨瑞克巴斯猛然睁大了眼睛,古老的群山在祂的神性中映射着!

    “我,是群山之巅!”

    “我,是至高之炉!”

    奥恩-萨瑞克巴斯歌颂着古老的吟唱,祂那茂密的犹如森林般的胡须在激荡的神力下肆意地漂浮着!

    整个虚空,似乎都在凝视着祂,凝视着这个强大的古神!

    “岁月的积淀、时光的淬炼、神血的磨洗……”

    “神性的哀鸣,解开灵魂的尘埃!”

    奥恩-萨瑞克巴斯将战锤高高举起,无尽而汹涌的神力在祂的躯体之间萦绕着!

    它们在咆哮,在展现着这个古神无尽的强大与威严!

    “至高的炉火,粉碎那物质的锈迹!”

    “于此,于斯!”

    随后,奥恩-萨瑞克巴斯轰地砸下了战锤!

    …………

    …………

    一切在这一瞬间变得停滞了,虚空也仿佛陷入了某条泥泞的小径!

    那些曾经喧嚣于虚空的声音,那些穿梭于虚空间的物质,都在下一瞬间彻底崩塌!

    无尽的混沌之中,似乎有某种古老的雷鸣响彻了整个虚空!

    “轰!!!”

    无尽的光、无尽的热,在这一刻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交汇!

    没有人、没有神,能够凝视那刺眼的光芒!

    恍惚间,距离最近的奥恩-萨瑞克巴斯听到了某种古老的呐喊。

    他们在痛苦,他们在哀嚎……

    他们压抑着,他们忍耐着,然后他们用尽全部的力气嘶吼出震天的怒吼:

    “齐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