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百年(两更!)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百年(两更!)

 热门推荐:
    很多人曾以时间之河来描绘时间,一如他们所对于命运的描述一样。

    易秋对此并不了解,不过他确实感受过命运之河的力量。

    而现在,他开始感受到与命运相对应的另外一种力量——时间……

    就像对于凡物们所认知的空气一般,对于此刻的易秋而言,他能够模糊地感触到某些东西的流逝。

    并非是他——而是万物在滴滴答答地流逝……

    易秋知晓,那是它们在时间的冲刷下所不断消逝的某些东西。

    一如风所带给凡物们更为清晰的、关于空气的概念,易秋也只能通过这种时间的关联活动来知晓时间的存在。

    那是难以用言语去描述的东西,它很微妙……

    就像风一般,只能停留在文字的描述上面。

    唯有当它激烈到某个程度之后,才能为凡物所窥视。

    对于空气而言,那是带来毁灭的风暴;

    而对于时间而言,那是带来凋零的死亡……

    唯有死亡,才能赋予时间以更为沉重和残酷的意义。

    否则,它会一如命运亦或灾厄般,时隐时现于玄妙之中。

    易秋摸了摸光头,他并不能直接感受到那无形时间的冲击。

    对于此刻的他而言,已经跳出了时间冲击的范畴。

    他所能够感应的,只是万物时间的流逝……

    甚至,在易秋敏锐的直觉之下,他能够隐约地观测到物质在时间下的极限。

    也就是,它们在当前状态所能够坚持的最大时间。

    或者说,可以粗略地定义为它们的最大寿命。

    如果在这期间,它们的状态不发生正向的改变的话,易秋所观测的那个寿命也是它们所无法触及的。

    易秋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他之前所遭遇那些长生种的感觉了。

    当然,他并没有在长生种的阶段中停留太久。

    应该说,他现在所感触的是那些长生种们所应当经历的阶段。

    但正因为他在长生种的阶段,停留得过于短暂。

    所以现在,易秋所感触到的一切是长生种和不朽者们都难以描绘的。

    它是一种颇为微妙的情绪,有一些微微的陶醉,也有一些孤独的寂然……

    当然,这些都是浩瀚心灵之海中兴起的浮沉。

    它或许激起了几分浊浪,却总是要归于平静……

    易秋的目光穿透了混沌的虚空,他看向了附近的一个物质界。

    在那里面,凡物们正欣欣向荣地建设着他们的文明……

    而在易秋的感应中,他们的一切——甚至包括他们的文明,都在时间的冲刷下表现出苍白的痕迹……

    一切有形的、无形的,都将在时间的肃穆下归于永恒的寂灭……

    大概,这是所有接触到不朽生命存在需要面对的第一种感受:

    当一个生命的寿命,已经能够被你所观测之后,似乎一切开始变得有些索然无味。

    无论是多么精彩绝伦的生命,无论是多么魅力四射的躯体。

    他们亦或她们,都将在时间的冲刷下衰老、死亡、腐朽……

    这个阶段当然是可以被拉伸的,甚至能够拉扯到凡物所难以想象的程度。

    但最终,冰冷的时间会带走一切……

    有恒的生命,终究归于有恒。

    而不朽的存在,则应拥抱更为寂然而辽阔的天空……

    …………

    …………

    有的时候,很难去限定一种世界观或者时间观念的改变,会带给人们怎样的变化。

    而现在,对于已经清晰地了解到自己不朽概念后的易秋,他的意识海中开始沉淀出更为刺眼的金色光芒……

    就像对于同样一个人而言,拥有一万的资产和拥有亿万的资产,总是会带来不一样的改变。

    对于传奇武僧而言,是不会在这种剧烈的冲击下出现心灵扭曲的现象。

    当然,那样的存在也基本上无法真正接触到不朽的概念。

    不过在多元宇宙中,也并不缺乏相关的案例。

    在不朽生命的强烈冲击下,陷入到癫狂的存在,也并非罕见。

    只因不朽所代表的意义和他们所因此付出的代价,都过于沉重……

    当一切终于得以圆满之后,总会有某些或多或少的遗憾在内心奔涌而出。

    那些为了不朽生命的,总会多多少少有些难以揭露的伤痕……

    无所谓心灵的纯粹,但总有些许的寂寥罢了。

    易秋开始思考关于物质界的相关事项,在时间失去意义之后他突然意识到了更大的自由。

    他所需要守护的,是对于整个位面的宁静。

    而关于凡物文明的发展,应当由其在时间的见证下塑造成最为自然的模样。

    有太多的案例证明:在过多的外力介入之后,生命亦或机体总是会造就某种扭曲的产物。

    而自然缔造的存在,总是会带着或许不那么完美、却更为坚韧的姿态。

    也许,可以以一百年作为一个期限……

    对于很多智慧生命而言,一百年其实并不是一个多么特殊的数字。

    在以十进制为基础的文明中,它才会具备某些某些价值。

    而当它勉强能够诠释一个凡物一生的长度之后,它便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易秋在思考,是否予以物质界文明百年的时间作为磨合。

    再过辉煌的文明,也会衰败。

    当一切在运转和存在的时候,它便会无可避免地接受寂灭的未来。

    而现在,易秋自然也已经了解到了物质界的极限……

    那是一段令凡物所难以思索的遥远时光,但它终究是有尽头的……

    就像对于洞悉了人生不过百年的长者一般,他们总是更为宽容和慈祥地面对后辈。

    波澜诡谲,对于他们而言也不过是风轻云淡。

    亦或许,他们也曾拥抱过那些纵横捭阖和风云变幻的生命……

    他们知晓一切是有限的,但仍然延续着对于生命的热爱。

    一如明悟真理无穷,却依然追逐不息的学者。

    笼罩在物质界命运的迷雾已然被划开,而现在易秋所要做的,不过是一个选择……

    但易秋更愿意的,是将这个选择权交给物质界的凡物们。

    那是属于他们的家园和文明,应由他们的意志来抉择……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