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呼唤神名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呼唤神名

 热门推荐:
    “也许?但我更喜欢我自己的名字……”

    就在比克兹和艾玛,正畅聊着关于易秋成就神性的相关事情的时候。

    他们突然听到了某个熟悉的声音,那是他们所永远不会忘却的……

    “易?”

    艾玛有些惊咦地转过头,然后她便看到了正站在客桌另外一边的易秋。

    在第一眼看去,艾玛并没有察觉到易秋身上任何的变化。

    或许对于她而言,已然失去了相关的鉴别能力。

    以肉眼识别一座山峰的高度无疑是困难的,尤其是当它彻底地消失在你的视野尽头之后……

    在尽头之外的界域里,1或者1000对于观测者而言似乎并没有什么直观的差异。

    “成神的感觉如何?”

    比克兹微笑地看着易秋说道。

    比起曾经的时候,此刻的比克兹似乎显得更为坦然。

    时间,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改变某些东西……

    利益的纠缠,总是会随着时光的变迁,而失去它的曾有的斑斓色彩。

    也许是眼界的开阔和世事的变换,会让利益的层面得到深化。

    毕竟时间会磨蚀和斧正一些东西,却并不常常去予以本质的变化。

    对于曾经的比克兹而言,他所追踪的是通往传奇的道路。

    为此,他付出了很多。

    很难说在面对那些敌视和恐惧的目光时,他的内心是否会存在某些波动。

    但哪怕那爆裂的邪能在他的体内狂暴地奔涌的时候,他也未曾向其低头。

    他渴望的,不再是星辰辽阔,而是一些被他曾经所遗弃的东西:

    它或隐匿在孩子天真的笑容上,又或是在求知者纯粹的目光中。

    难以诠释其美好的宏大,但总会有某种温暖默默于心间流淌……

    大概,这就是现在的比克兹所渴望的。

    而这,也是在被死死压制的邪能的反噬愈发变得狂暴的时候,他所依仗的原因。

    始于爱,而止于情,大概那才是生命中最为闪耀的珍珠……

    “大概,是一种掌控的感觉?”

    易秋伸出自己的手掌,那上面扭曲的纹路恍如昨日。

    在神性的力量之下,他能够清晰地感知到这个动作所需要发动的生命组织。

    每一个生命组织所发挥的效能、它们所汇集而成力量的轨迹、它们所对应这个动作的消耗以及接下来的恢复……

    一切微小到毫末之极的变化,都在他的意识中得到清晰的显现。

    甚至,他能够仅仅凭借一个意识的牵动,去轻易地改变那诸多繁杂变化中任何一个哪怕最为细小的成分。

    而这,仅仅只是血肉方面的反映。

    剥离物质的成分,那闪耀于灵性之中的意识则更是清晰无比。

    易秋并不知晓对于一个生命体而言,这样的能力应该被予以怎样的评价。

    但对于一个武僧,尤其是一个传统流派的传奇武僧而言,它意味着精神的境界将失去很大的意义。

    在这个时候,精神的变化不再是由于塑形般的缓慢构造。

    它是随心所欲的意念绘画,能够轻易地凝聚成最为璀璨的模样。

    尤其是在构建它的成分,始于多元宇宙中意念中最为坚固存在之一的时候……

    也许,从某种方面,它可以被称为真正的完美……

    …………

    …………

    “易,你已经在永恒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了……”

    艾玛突然开口说道,她似乎在怀念什么。

    “我犹记得第一次遇见你时候的情景,那时候的你可不怎么常见……”

    比起现在的易秋,那时候的易秋仍然是存在某些强烈的情绪波动。

    当然,那对于寻常的凡物而言也已经算是足够平静的状态了。

    但对于易秋而言,那些表现已经算是足够强烈了。

    随着这次易秋的到来,艾玛似乎隐约有所察觉。

    作为现在这个物质界中,最为了解易秋的存在之一。

    艾玛知道,在当前这个阶段中易秋是不太可能会专门过来的。

    在艾玛的认知中,易秋总是阶段性地进行着他的事情。

    他与她们的价值观,从来便不怎么一致。

    在曾经的时候,易秋便总是在进行着冒险。

    他并不留恋于路上所遭遇的风景和人物,也不会将精力放置在上面。

    而朋友间的聚会,对于他而言更像一种久别重逢的相会。

    而并不是一种,多么日常性的活动。

    这对于思想观念重视社交的艾玛看来,曾经的易秋显然是与她有所不同的。

    在曾经的时候,艾玛也曾疑惑于易秋的忙碌。

    她当然也会喜欢在冒险中宣泄自己的烦闷和展现自己的力量,但那并非构建成她生命的主旋律。

    她曾沉迷于研究魔法,后来则想到了办学较。

    在这期间,也会偶尔锻炼下红茶的手艺。

    从大多数生命看来,她的生命显然比曾经的易秋要显得斑斓和明亮。

    但事实证明,当生命之间存在某些巨大差异的时候。

    它往往意味着在未来某个阶段中,必将面临的割裂和别离……

    艾玛觉得,这次易秋大概是要离开了……

    在某种愈发变得强烈的感觉里面,她觉得易秋的到来是因为她们的话题涉及到了他。

    这并非多么复杂的猜想,也并不显得多么荒诞。

    作为曾经深刻了解过神祇力量的存在,她知晓作为一个真正的神应该具备的威能。

    作为一个神祇,知晓念叨自己名讳的场景,并非多么困难的事情。

    在某些时候,它甚至会被视为神祇的一种标志性规则力量。

    当然,有时它也并非通用于诸神。

    毕竟,神祇与神祇之间的差异不会比凡物之间的差异更加微小。

    尽管,在那些虚空的传唱中,易秋是以一位微弱神性的神祇出现的。

    但“微弱”与“微弱”之间,是存在某些巨大鸿沟式的差距的。

    作为神性的前缀,微弱神性更多的时候是用于描绘神性的相关程度。

    虽然,后来被人们普遍地用于甄别神祇力量的标志了。

    尤其是对于易秋这般特殊的微弱神性,它意味着什么已经不在常规禁忌的研究范畴之内了……

    “对于你的生命而言,这不过是刚刚起步的阶段……”

    易秋看着隐约显露出某种颓势的艾玛,如是说道。

    就像他所说的那般,作为龙脉的艾玛还拥有着至少十倍于她当前已经经历的生命长度。

    “是吧,那就从今天开始吧——等你走了,我就准备去睡个好觉了……”

    艾玛顿了顿,她再看着易秋问道。

    “所以,你还会回来吗?”

    对于艾玛而言,情绪并非需要压抑的东西。

    喜欢亦或厌恶,从来没有什么能够压制属于传奇龙脉的东西。

    而现在,在艾玛那火红的眸子中所闪烁,应是某些不舍的目光。

    哪怕强大如龙脉术士,有时也难免会在别离的时候陷入某些微妙的情绪。

    “只要有人在呼唤,我便总会如期而至……”

    易秋看着艾玛,然后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