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九十三章 杜良工的海阔天空(两更!)

第九十三章 杜良工的海阔天空(两更!)

 热门推荐:
    …………

    …………

    小镇餐馆

    易秋和之飞正在吃饭,因为是跨省抓捕,马老板已经被外省的刑警给抓捕带走了。

    估计易秋再次看到他的消息的时候,应该是在某条新闻上。

    对于毒贩,尤其是动用了武力反抗的毒贩,下场估计是吃花生米的可能性比较大。

    “喝酒吗?”

    之飞问道。

    脱下警服后的他显得很年轻,易秋估摸着比自己大一些,但也大不了多少,勉强能算一代人。

    “可以。”

    易秋摸了摸光头,说实话他是不怎么喝酒的。

    不过凭借现在的体质,喝几杯也没问题。

    主要易秋想弄明白那个孙师傅是谁,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托付刑警查找自己,易秋倒是有点好奇。

    “那就来两瓶,服务员!”

    之飞说是苏浙人,但倒不像苏浙那边的儒雅之风,反而举止大方、豪爽,不过听他说在橘州市长大,想来也有一定的关系。

    杯筹交错间,两人热络了许多。

    之飞和易秋说着当刑警遇到的一些和犯罪分子斗智斗勇的事情,易秋最终忍不住还是问起了孙师傅的情况。

    “你说孙师傅?”

    “说起来也是个可怜人。”

    之飞喝着酒,脸上突然有些暗淡。

    “他是在道观里长大的,自小天赋异禀,更有天眼之通。要是在以前,倒也是一代真人般的人物,可惜生不逢时啊。”

    “他和你不一样,他从小就生活在道观里,他的半辈子都是在道经里面度过的。”

    “后来又逢道观大变,从潮头到浪底,确实难以令人接受。”

    易秋一边听着,一边对这个孙师傅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

    “说起来你的能力是什么,以前随着孙师傅,我倒是长了不少见识,见了很多奇人异事。”

    之飞突然问道。

    “铁头功。”

    易秋用力敲了自己的头,发出金石相击的声音。

    …………

    …………

    …………

    …………

    饭毕,易秋独自回到了祖宅。

    他在思量之飞给他说的话。

    根据之飞所说,国内是有不少天赋异禀的存在,毕竟人口基数在那里。

    国家起初还曾经组织过相应的研究项目,甚至掀起了一股时代浪潮。

    不过很快就熄火了,因为根据数据显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天赋异禀的人出现的概率越来越低,而且出现条件完全随机不可控。

    虽然基于人口的数量,总数上去了,但是相比于以往的比例却是越来越小。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新生的天赋异禀者能力比之前的要低上不少。

    易秋突然觉得这些人确实很悲剧,因为在一百年后这些天赋异禀的人被综网选中的概率是很大的。

    能在死魔法网络激发血脉能力的,其本源绝对不是无名之辈。

    算在其他位面,可以说是古神血脉了。

    但是一百年后,这些人基本上都化为尘土了。

    黎明前的黑暗,往往是最令人绝望的。

    不过这些都和易秋没有关系,今天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他准备去下本了。

    …………

    …………

    杜良工在狂奔,他感觉这辈子都没有跑得这么快过。

    肺部像火一般在燃烧,双腿轻飘飘的几乎没有了直觉。

    森林里的灌木打得他脸上满是细微的血痕,但他还是拼命地跑着。

    他知道他不能停下来,如果他停下来。

    那么等待自己的将是永无止境的牢狱,或者更干脆点是一颗花生米。

    杜良工不后悔干上毒贩这条路,像他这样没文化、没背景的人,不玩命就得顺服命运的安排。

    至于造出去的毒品会害死多少人,破坏多少家庭,杜良工没想过。

    他知道他这样的人没有好下场,但是如果和村里的男人一样,老老实实卖着苦力,然后娶一个不怎么漂亮的黄脸婆过完一辈子。

    杜良工宁愿自己抱着一杆ak去非洲当雇佣兵也不愿意这样。

    但他最后还是没有去非洲,因为他怕死。

    当毒贩并没有外面传的那么暴利,尤其是对他这样的马仔。

    杜良工不愿意干运输,尽管毒贩中运输的钱拿的比例是最高的,但杜良工知道被抓的概率也是最高。

    他选择的是危险程度稍低的贩卖,制造的危险性是最低的,但杜良工没有技术。

    他脑子不行,手也笨,所以只能干着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贩卖。

    小型的毒品交易,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上面有订单就跑去送货拿钱。

    机灵点,比较运输和更高端的走私而言风险要低很多。

    但抓住了,该吃花生米的还是得吃。

    杜良工很庆幸今天刚好接了个单子,使得他逃过了警察的抓捕。

    但是杜良工知道,警察肯定很快就能发现他这条漏网之鱼,然后封山搜查。

    毕竟电视里同行都是这么进去的,杜良工现在恨不得他那个没怎么孝顺的老妈给自己再多生几条腿。

    跑了不知道多久,日暮西垂。

    杜良工实在跑不动了,他现在口渴得要命。

    大山里面想找一个有水的地方不容易,杜良工感觉喉咙里面火辣辣的。

    他不敢停,他现在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

    但是他知道,只要他不停,就还有逃生的希望,如果停了,这辈子就完了。

    杜良工突然想到,如果当年上学的时候,自己有这股劲,怕是不会走上这样的路。

    然后,杜良工在心里狠狠呸了一声。

    大学生工资还不如一个搬砖的,他杜良工岂能活得跟那些傻子一样。

    杜良工瞧不起读书的,他觉得这些人读了十几年的书,结果还不如卖苦力的赚得多。

    就算他好好读书,考上大学,又哪有他现在的潇洒?

    不过,说到潇洒。

    杜良工看着现在自己狼狈的样子,有了一丝微微的悔意。

    不是后悔入行,而是后悔要是早点收手就好了。

    杜良工突然一楞,不远处的房子有些眼熟……

    那不是老板说的那个刚搬过来的村民的房子吗?

    杜良工的眼前充满了绝望,原来在大山了跑了这么久,他又绕回来了!

    杜良工警惕地扫视了一下周围,他发现四周没有警察突然跳出来,然后把他按在地上。

    莫非警察都走了?

    他的心瞬间从绝望到充满了希望,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无过于此。

    只要不被抓到,逃出去后就是海阔天空了!

    一瞬间,杜良工感觉自己重获新生!

    杜良工咽了一下口水,他准备到前面那户人家那里弄点水喝。

    他之前看见那户人家的主人跟着警察走了,估计不会这么快回来。

    他实在是太渴了,如果不补充一点水分几乎要昏眩过去了。

    于是,杜良工满怀希望地朝着那户人家走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