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二百八十一章 狼人与厄斯怒的信徒(一更!)

第二百八十一章 狼人与厄斯怒的信徒(一更!)

 热门推荐:
    清晨

    风暴之海在沉闷地咆哮,潮水不断从笼罩在海面上的淡淡雾气中奔涌而出,打在礁石上散成白色的泡沫。

    “呼……呼……”

    玛尔塔-克里优尔艰难地在海岸上前行着,沙滩上留下了她蹒跚的足迹。

    玛尔塔-克里优尔一直沿着海岸线移动,因为不死者曾与风暴大君有过契约。

    那是延续了上千年的远古约定:当一个不死者的躯体沾染了新鲜的风暴之海海水后,风暴将再次席卷而来,所以不死者总是尽量避免靠近海岸。

    尽管在与弯月之心的统治者——穆高森皇室的战斗中一直处于被打压的地位,但是流淌着上古神裔-永眠者-布拉德之血的不死者仍然坚持地认为这片大陆属于他们。

    从弯月之心最北部的凛冬之巅到最南方的卡西米港口,这里的每一处的土地和生活在上面的生灵,都属于他们,属于高度而神圣的不死者。

    玛尔塔-克里优尔了解不死者,就如同她了解诸天的星辰一般。

    玛尔塔-克里优尔是一个观星者,通过星辰她了解到了很多不为人知的隐秘。

    而这些隐秘,有的时候也为她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在所有追杀者中,不死者是最麻烦的,因为它们总是锲而不舍。

    不过在玛尔塔-克里优尔了解到不死者和风暴大君的上古约定后,它们就变得不再那么棘手。

    只是浪久了,总有湿鞋的时候。

    玛尔塔-克里优尔现在就被两个被不死者雇佣的冒险者从居住多年的老巢给碾了足足一个晚上,如果不是靠着对附近区域的了解以及对于战略性撤退法术体系的长期钻研,玛尔塔-克里优尔可能就要死在那个血色的黄昏了。

    不过到现在,玛尔塔-克里优尔的体力和法术已经耗尽了,而魔法卷轴也所剩无几。

    还好曾经长期逃避追杀时养成的坚韧意志,让玛尔塔-克里优尔始终保持着旺盛的求生欲。

    那两个追杀她的冒险者里面,有一个是一头从异乡来的狼人。

    弯月之心是没有狼人的,玛尔塔-克里优尔是从星辰中获取过关于狼人的信息。

    比起人类,狼人拥有更强的耐力和爆发力,并且拥有非常出众的追踪能力。

    而且根据亚种的不同,部分狼人还存在月光狂暴的种族能力。

    这个狼人似乎还专门强化过追踪能力,玛尔塔-克里优尔使用了多种反追踪技巧都没有摆脱。

    如果不是那头狼人,玛尔塔-克里优尔早就能够摆脱他们的追杀了。

    玛尔塔-克里优尔有些费力地将靴子从柔软的泥沙中扯出来,清晨的星辰还依稀闪烁着微光。

    玛尔塔-克里优尔抬起头,汗水划过她的脸颊,不过她那疲惫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微笑:

    她看见了星辰的指引,拯救者将在晨光中出现……

    耀眼的反光让她无法看清楚他的面容,不过从那在晨光下令人无法直视的光辉来看,想必是一个身着银色骑士甲的圣武士吧……

    “嗷呜……”

    就在这个时候,后方传来了狼人呼唤同伴的嚎叫声。

    玛尔塔-克里优尔知道这一方面是它指引行走更为缓慢的同伴前来,另外一方面则是迫使她加速移动,消耗她的体力。

    玛尔塔-克里优尔从腰带里面取出最后一张魔法卷轴,然后毫不犹豫地撕开。

    顿时风的力量汇聚在她的身上,她的移动变得更加轻灵。

    在头顶启明星的指引下,玛尔塔-克里优尔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海岸线淡淡的薄雾中……

    …………

    …………

    “呼嗤……”

    狼人游荡者鲁卡卡坐在礁石山等待队友,它的鼻子中那个雌性人类观星者的气息正在加速远离。

    鲁卡卡知道,她又使用了魔法卷轴。

    不过鲁卡卡很有耐心,狼人从不缺乏这个。

    她逃不掉的,就像是鲁卡卡之前所猎杀的无数猎物一样。

    鲁卡卡无聊地甩动着它粗大的黑色尾巴,它有些不喜欢这个新来的队友:他不怎么守规矩,总是喜欢做一些自以为是的举动。

    “嘿,卡卡!你干掉那个该死的婊子了?!”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一个粗壮的声音。

    鲁卡卡转过头,声音的主人就是它的新队友:苟基里,一个脾气暴躁的人类战士。

    他的脸上有一个非常狰狞的刺青——他之前准备进阶毁灭者,但是被淘汰了。

    “她使用了加速卷轴,如果我使用加速能力的话,你会被甩下。”

    狼人游荡者鲁卡卡用它棕色的眸子盯着苟基里说道。

    “你既然能够追上她,为什么不直接动手干掉这个该死的、滑溜的婊子!!”

    苟基里对着鲁卡卡咆哮道,他脸上狰狞的刺青扭曲着,仿佛爬行的蜈蚣散发着恶毒与邪恶。

    “队长的分工很明确,追踪是我的事情,击杀是你的事情,我能够追踪到对方,但是你不能击杀,那只能说明你的无能……”

    “这是血色湿眼团一直以来的规矩,规矩就应该被遵守。”

    鲁卡卡毫不畏惧地看着苟基里,狼人从不畏惧战斗。

    哪怕游荡者在正面的战斗中毫无优势,鲁卡卡也有信心在死亡之前留给苟基里足够“满意”的馈赠。

    “碰!”

    苟基里一斧头砍在鲁卡卡之前所处的礁石上,而此时鲁卡卡已经灵敏地避开了,并且借着苟基里攻击的僵直趁机对着苟基里手上砍了一匕首。

    坚韧的铁甲很少地阻挡了匕首的穿透,但是涂抹在匕首上的麻痹毒药却很快在苟基里体内挥发了。

    “嘭!”

    当苟基里吃痛地拔出斧头,准备寻找鲁卡卡的时候,随着一个轻微的爆炸声,浓烈的烟雾将附近的区域笼罩起来。

    浓浓的烟雾中,苟基里听到鲁卡卡的声音,但是因为烟雾的特殊成分,他无法分辨鲁卡卡的位置。

    “愚蠢的家伙,这个东西能够让你在6个小时之内追踪到那个观星者,如果你不能在6个小时内击杀她的话,我想队长会教你血色湿眼团的传统!”

    苟基里感觉烟雾中有什么东西砸了过来,当他一把抓住之后发现是一个小小的骨笛。

    一抹猩红的光从苟基里的眼角中闪现而过……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