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四百六十七章 沸血女战士与法师(一更!)

第四百六十七章 沸血女战士与法师(一更!)

 热门推荐:
    “伊莎贝拉,你邀请的人呢?”

    沸血女战士:尼科尔挥舞着手中的短矛看着悬坐在窗台上的伊伊莎贝拉说道。

    这把短矛似乎是由某种木料制造而成的,上面带着非常鲜明的木质纹路。

    不过其顶端所透露的锋芒,倒是泛着几丝金属的冰冷色泽。

    尼科尔是伊莎贝拉长姐的一位挚友之后,一位体格壮硕的沸血战士。

    帝国皇族的血脉拥有绵延数百年的寿命,而基于强大血脉普遍的低下生育率,同辈之间间隔上百年的时间也不是多么罕见的事情。

    沸血战士在人类的篇幅里面并没有占据多么鲜明的部分,这种狂野而危险的力量更多地存在于一些蛮族、巨魔、兽人以及部分巨人亚种。

    沸血战士能够通过在投掷短矛上涂抹自己的鲜血,从而使其获得恶毒而难缠的粘稠火焰。

    它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敌人的恢复效果,而且能够不断被后续的攻击叠加。

    当然,她们不仅仅是危险的投掷手,还拥有堪称狂暴的短斧技艺。

    因为陷入狂暴状态后,沸血战士将彻底失去理智。

    她将放弃所有的防护,以最疯狂的状态挥舞短斧来撕碎敌人。

    一般不到万不得已,沸血战士是不会开启这种对于她们来说堪称禁忌的危险能力的。

    “他答应我了自然会准时参加,我了解他。”

    伊莎贝拉眺望着远方高耸入云的护卫魔塔,头也不回地说道。

    “你不是才见过他两次?”

    尼科尔好奇地问道。

    因为伊莎贝拉长姐的原因,她和伊莎贝拉还算熟悉。

    不过因为早起帝国内部的政治生态相对不平稳,所以她并没有和伊莎贝拉有过太过交流。

    当然现在不同了,当她收到母亲的召唤的时候,她便有了明悟:

    那位执掌了军事权能的长公主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力量,她不再需要顾忌太多的事物。

    “不!是很多次!”

    似乎想到了一些不怎么美妙的回忆。伊莎贝拉瞬间拉下脸说道。

    她恨恨地捂住额头,一念生起,似乎那里又开始传来隐隐的痛感。

    她是一个心灵的操控大师,通过人物的战斗体系和战斗风格来判定一个人的整体性格,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语言会出现欺骗,表情会附上伪装,但拳头是无法违背的……它就是这样赤裸裸的、毫无保留地将你内心最为真实的念头用最直接的、粗暴的方式去倾诉出去。”——风拳流大师-风振

    “看起来他有些特殊,你喜欢他?”

    略一思索后,尼科尔看着伊莎贝拉说道。

    “你从什么地方得出这个结论的?”

    伊莎贝拉转过身瞪大了眼睛看着尼科尔。

    “根据我母亲的说法,当你发现你对一个男人有与其他雄性不同的感官的时候,有一半的原因是你喜欢他。”

    尼科尔将短矛插进腰侧的挂饰,然后看着伊莎贝拉说道。

    “还有一半原因呢?”

    伊莎贝拉突然想起尼科尔所处的是一个以武力为主导的母系社会,她大致有些明白了尼科尔的想法。

    “你想和他交配……”

    “按照我母亲的说法,人的身体往往比意志更加坦诚和毫无遮掩。”

    “区别只在于:你是否能够抑制本源的欲望。”

    “噗……”

    伊莎贝拉翻了一个白眼,她从窗台上跳了下来,然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端起了那杯温度刚好适宜的醒神水。

    “我认为你这个划分过于粗暴,要知道人的思想如果仅仅只是原始的本能,又如何能够构建出瑰丽多姿的文明。”

    伊莎贝拉对着尼科尔作出了一个吹起的动作,顿时尼科尔的眼前出现了各种奇异的幻境:

    有为了遵循自身理念而慷慨赴死者,有为了复仇而强行违逆生理常态者,有高歌者,也有狼狈地在身体与意志的交锋中挣扎者……

    尼科尔摆了摆头,她很快便从这些幻觉中脱离了出来。

    “母亲说我不需要去了解我不能理解的事物,这样我的血液就不再如同曾经那般沸腾。”

    “我觉得感觉不同,就直接把他抢过来!”

    伊莎贝拉无奈地捂住额头,她有些理解长姐让她与尼科尔为伴的原因了。

    相比于她对于心灵的探究,尼科尔的心灵世界显得贫瘠而单调。

    但是和那些在体制的侵蚀下变得麻木的士兵不同,这种贫瘠和单调反而透露出一种难以理解的坚韧和顽强。

    “对了,比克兹呢?他还在做备战计划?”

    突然,尼科尔想到了那个之前和她们尬聊的伙伴。

    比克兹:一个正统的学术流法师,隶属于白蜥之塔,目前已经掌握了8环防护系法术:空间锁。

    “我实在不懂他那试图将所有的可能性都进行预演的想法……”

    “法师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家伙。”

    尼科尔跟着坐在了伊莎贝拉旁边,她所在的部落是比较排斥法师的。

    不过偶尔她的部落会出现一些魔力暴走的新生儿,其血脉的来源可能与某个法师或者术士有关。

    当然尼科尔不确定,他们在留下血脉的时候是否属于自愿就是了……

    “如果没有想要探知一切奥秘的决心,那么就不要选择成为一个法师——这是长姐曾经找到的一位大法师企图教导我的时候说的。”

    “然后呢?”

    尼科尔好奇地追问道。

    “然后我选择了不。”

    伊莎贝拉伸出自己的手掌,在那上面无形心灵的力量在她眼中宛如璀璨的流光般灿灿生辉。

    在她的体内充斥着这个世界最为神秘的能量,她又何必选择那些更遥远的事物。

    在多元宇宙的璀璨星空中,各种各样的传承闪现着明亮亦或黯淡的光辉。

    仅以传承本身的性质和疆域去判定,无疑是偏颇的。

    只有在将自身的条件和意志倾向付诸其中,才能得到最为真实的反馈。

    伊莎贝拉不觉得自己需要去追随真理的道路,因为在心灵的世界中,她就是真理!

    就在这个时候,视网膜上刷新的一条提示信息打断了伊莎贝拉的思路。

    “他来了。”..

    看着旁边尼科尔询问的眼神,伊莎贝拉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