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四百九十一章 神祇陨落之庙(一更!)

第四百九十一章 神祇陨落之庙(一更!)

 热门推荐:
    顿时,易秋只觉得眼前一黑,一股犹如实质的黑色光柱笼罩住了他所在的这片区域。

    它并不比易秋曾经在屠杀绿龙位面所见到的涉及神器的黑色气息那般深沉,却比那拥有更为辽阔的影响区域。

    传奇怪物的数量虽然算不上很多,但仍然拥有能够开创一本《传奇怪物之书》的资格。

    尽管在《传奇怪物之书》中并没有对于传奇怪物进行过多的战斗评估,毕竟相比于其他怪物而言,传奇怪物之间哪怕是同种族的也会存在非常大的个体差异。

    虽然它们仍然能够因为一些基本的传奇特性而被囊括在一个传奇物种里面,但是这只能够作为一个类似模板的参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个传奇生物的进化都是一段不可复制的过程,其中充满了非常的偶然和小概率事件。

    尤其是对于怪物而言,更是如此。

    易秋不知道这头传奇幽魂拥有怎样的特性,但是就目前来看,留给他战略性撤退的时间不多了……

    他虽然对灵体生物拥有不小的克制,但是这种克制在传奇与超凡的生命本质界限上并不会比一双劣质的丝袜更加坚韧。

    易秋摸了摸光头,此时旁边的扭曲空间正在不断坍塌。

    显然,那个怪物领主就要成型了。

    想了想,易秋觉得还是不要冒险。

    怪物领主多的是,没有必要在这个拥有着危险的区域进行猎杀。

    于是易秋架起煞风,然后又从物品背包中取出蚩尤旗。

    易秋考虑过将蚩尤旗背在背后,但是这需要对应的魔法道具。

    以他爆发突破音速的速度而言,普通的装备完全无法承受这种强度的气流撕扯。

    只有魔法装备才能相对稳定一些,易秋准备之后去多元宇宙交易中心里面定做一个对应的装置。

    易秋叫蚩尤旗一抖,顿时大片的黑雾将他笼罩其中。

    不过,这并没有阻挡易秋的视野。

    易秋不知道这个传奇幽魂是否拥有追踪或者预言的能力,毕竟幽魂的分支还是蛮多的。

    而他对此,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研究。

    不过只要对方的传奇能力并不是这方面的,她基本上是无法追踪易秋的,蚩尤旗在这方面的优先度还是比较高的。

    易秋催动煞风,顿时随着一股黑雾便朝着远方席卷而去……

    …………

    …………

    “还有多久?”依靠在宛如门板大剑上的冒险者队长有些烦躁地问着旁边的队员。

    他们现在正位于一座古庙的外面,但是一层无形的屏障阻挡了他们探索的脚步。

    经过游荡者的一番侦测之后,他们成功地找到了屏障的开启方法:

    那就是等待它自动消失……

    “应该还有不到个小时……”

    游荡者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对于这种有些类似微型迷锁的古老防护体系,他是真的没有半点脾气。

    他知道哪里有魔法密门存在,但是对于一个整体结构完整的类似迷锁的防护体系,知道并没有任何卵用。

    它是一个非常精细的整体,除了暴力之外游荡者想不出其他的方法来破解。

    不过可能是因为某种特殊的设定,游荡者发现它的防护力量在日益消弭,估计今天就会彻底消失了。

    说起来这也是因为他们本就与此不对口,这从他们队长的武器就可以看出。

    他们更擅长地是猎杀大型的血肉怪物,而不是在灵界里面去探索这种古里古怪的庙宇。

    不过看着队长分享在队伍频道里的藏宝地图,足够让人眼热的宝藏让他们硬着头皮杀进了灵界。

    因为在这座寺庙中,有一位陨落的神祇。

    它的名字早已随着它的陨落而一起迷失了,但是从藏宝图上描述它的语句来看,它生前应当是一个拥有足够强大力量的邪神。

    虽然只是一个位面的本土邪神,但是它可能遗留的神性仍然是足够令人眼热的珍宝。

    “犀牛……暴虐……不行,这些记载过于混乱了。”

    作为探索主力之一的法师有些头疼地看着摆在他面前的石像资料——那是游荡者想尽办法弄到手的,也是他能够活下来的价值体现。

    这可不是一个由善良者组成的队伍,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怀着对于邪神之力的渴望。

    无论是拿着大剑的暴躁队长,还是努力消除着自己存在感的游荡者,他们都用着同样的目标。

    不过在发现邪神之力前,他们仍然要相互依靠。

    毕竟邪神,从来不是那么好相与的货色。

    哪怕,它已经死了……

    “可惜这里的空间被封锁了,而且连一个游灵也没有……”

    法师有些不甘地说道。

    他的研究方向是死灵系中的一个分支:恶灵与邪灵的奴役,这在死灵系中算是相对比较热门的研究方向。

    他能够通过强制奴役灵体,并通过邪恶萃取在短时间内获得其残余的记忆景象。

    “希望快点,我感觉到那个传奇恶灵的状态有些不稳定。”

    想了想,法师扭头看着他们的队长说道。

    “你不是说我们并不在它的狩猎范围吗?”

    冒险者队长皱着眉头问道,他讨厌这些虚里吧唧的怪物,连鲜血都没有战斗是没有灵魂的……

    “它又不是规规矩矩被圈在笼子里的狗……”

    “你想跟一个传奇恶灵讲规则?”

    法师咧开嘴有些嘲讽地说道。

    “那你就祈祷它不会过来吧,不然你以为你能逃脱?”

    队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压抑着心头的狂躁说道。

    现在,还是开始杀戮的时候……..

    他有一些兽人的血脉,但是却没有半兽人那般显著的外表特征。

    不过这使得他的脾气变得暴躁了不少,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的天性。

    但是他并不觉得这有何不妥,他享受杀戮和弱者的哀嚎。

    “那是什么东西?”

    突然,正在一旁撩拨着自己邪犬的卓尔巡林客有些诧异地看着远方快速移动而来的滚滚黑雾。

    她催动体内的黑暗能量,顿时她的眼前宛如蒙上了一层轻纱。

    但是这并没有让她获得任何不同的讯息,好像她的能力完全失效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