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六百二十六章 那不可预期的毁灭(一更!)

第六百二十六章 那不可预期的毁灭(一更!)

 热门推荐:
    易秋看了看自己的军功点数,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有了1578点军功。

    其中500点是由于传奇虚空生物-阿姆-欧帕斯之牙获得的,而剩下的则是由击杀虚空生物的奖励和之前毁灭虚空核心的军功收益累积起来的。

    易秋通过视网膜上的提示信息算了一下,通过虚空的呐喊长笛的这一轮召唤他一共获得了56点军功奖励。

    就易秋目前所具备的军功基数而言,并不能算得上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

    但是如果能够每天保持这种召唤强度的话,易秋觉得自己这个月的活动计划已经可以说是安排妥当了。

    就是不知道那些虚空生物是否会如同他预期的那般行事,毕竟哪怕是以易秋那勉强能称得上浅薄的召唤学知识也知道一个召唤性质的物品所表现出来的只去不还的恶劣性质。

    随着时间的积累,那上面累积的召唤记录肯定会让大部分弱小的虚空生物为之却步。

    毕竟虚空生物虽然狂暴和邪恶,但是这不代表它们完全是鲁莽和无智的,它们也会按照它们那邪恶而混沌的思维去进行属于它们独有的“权衡利弊”。

    说起来这还是由那些法师们把名头玩坏了,以前的时候召唤异界生物的魔法以及异能就是一个单纯的召唤通道。

    直到法师们总是通过这种方式去召唤恶魔和魔鬼等异界生物用于奴役,于是在后续的发展中,召唤类型的法术和异能得到了不断的更迭和变化。

    曾经纯粹的召唤通道已然被废弃,召唤法术开始变得冗杂和重叠,有的甚至直接就是由某种隐性的契约形成的。

    所幸这支虚空的呐喊长笛上所依附的召唤法术,并没有具备多么完善的效力。

    易秋觉得与其说这是他的幸运所导致的,不如说这更多的是虚空生物们自己的抉择:

    从一开始,它们便拥有足够的能力去完善和补充这个召唤物品,但是它们直接使用了这种混沌的、没有什么效力的召唤法阵。

    其险恶的用途从一开始便得到了彰显,毕竟在它们看来。

    就召唤者双方的地位来说,它们是处于强势的地位和恐怖猎食者的形象。

    但是这次显然它们的运气并不怎么好——常年摸黑走上路,被抓显然是每个铁头娃应有的觉悟。

    易秋摸了摸光头,虽然在扣除了他要预留的754点军功后,他的军功便不足1000了。

    但是在剩下的一个月里,易秋觉得凑齐最后那点军功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毕竟他现在的这些军功收益,是在不到一个星期内的收益。

    虽然有一些偶尔的成分在里面,但是想要弄到那点鱼类军功仍然是没有什么挑战难度的。

    易秋点开军功商店,他准备直接兑换一份血脉之语。

    对于他来说,这个东西的价值是要远超于其他的血脉物品的。

    因为,他所握住的,是命运的伟力……

    …………

    …………

    “幸运的男孩,时间会告诉你所作出选择的正确性。”

    “那么,我们为何不远离这该死的位面?哪怕只是继承了伟大如我能力的万分之一,你也该嗅到那从位面深处传出的腐臭味道——它快完蛋了,你……”

    “够了!”

    奥菲斯低沉地对着意识海中混沌的存在咆哮道。

    如果说他现在唯一与人类有所关联的,那就是他那看起来一如寻常人类般的体系和结构。

    但是如果深入地去剖析他的组成的话,会发现与其说他是人类,不如说他是一个具备了人类外壳的虚空生物。

    只是有些东西是那么深入地、直入骨髓地,在他的灵魂深处留下了足够鲜明的印记。

    他忘不了故乡的春晓和寒冬,忘不了隔壁女孩的明媚与笑容。

    他忘不了过去,却也回不到过去,在破碎与毁灭之间选择了拥抱混沌……

    “如果你真的那么睿智的话,你也不会被击败,以至于沦落至此了。”

    奥菲斯对于他意识海中的混沌存在保持足够的警惕,他知道一有机会这个或许曾经在某个位面打下过赫赫恶名的家伙会毫不犹豫地吞噬自己。

    但现在,他们谁也离不开谁……

    就在他被阿姆-欧帕斯之牙的混沌力量所侵蚀的那一刻,某种未知的意识通过他与虚空的微妙连接和他完成了共生。

    这在虚空之中并不罕见,因为虚空是比物质界更为恐怖和血腥的混乱存在。

    某些失败者会选择暂时依附于凡物之上,以谋求某种特殊的目的又或者苟延残喘一段时间用于恢复。

    “你不用尝试激怒我,虽然这次惨败确实让我感到非常难受。”

    “但是我不会像你抱头痛哭,像个幼崽一般哀嚎,我会忍耐,蛰伏,然后再上演一出王者归来。”

    “奥菲斯,我不是你,我属于虚空,那混沌的、宏伟的、迷人的却又危险和残暴的虚空……”

    “倾听你内心的声音,你知道该如何作出抉择……”

    在意识海中,那拥有着一段无比冗长名讳的混沌存在朝着奥菲斯传述着它的思想。

    它曾经拥抱过神圣,屹立于山巅,如今跌下谷底也不会感到多么无所适从。

    虚空没有恒久的王者,却有长盛不衰的混沌……

    “我不会离开的。”

    奥菲斯化身为一种黑暗和扭曲的形态,他站在位面的边缘俯视着这个承载了他全部记忆的世界。

    他知道他属于这里,哪怕那些曾经的旧时或许不再认可他。

    但是他知道,他属于这里就足够了。

    他不愿面对那黑暗和死寂的虚空,他更不愿意听从那混沌存在的安排去进行一次未知的位面旅途……

    他恐惧死亡,但更恐惧虚无的、没有根源的漂泊。

    “我知道你那稚嫩的想法:你以为你能够从阿姆-欧帕斯的手上夺下那头狂兽的控制权?”

    “你不了解它在虚空之中拥有着怎样显赫的名讳,它不可像你们人类那样会以他人的功绩来填充自己的前缀。”

    “奥菲斯,力量与自由从来都需要付出代价,孤独是孱弱者们才会顾虑的因素!”

    混沌存在在奥菲斯的耳边低语道,它很有耐心。

    它知道哪怕奥菲斯违背了它的指引,但现状仍然会予以他重击。

    但它不会表露出来,因为只有最深的绝望才能洗涤他那黑暗灵魂中残余的最后人性……

    当你所喜爱的、仇恨的、不知所措的一切事物,都在你眼中顷刻化为虚无。

    你的过去将成为宇宙虚空中的一粒尘埃,无人知晓,亦无人过问……

    到了那个时候,奥菲斯,我会很期待你在那一刻的表现……

    混沌存在奥菲斯的意识海中缓缓闭上自己猩红的巨眼,它,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