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六百四十六章 终焉的审判(两更!)

第六百四十六章 终焉的审判(两更!)

 热门推荐:
    没有过多的言语,也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只是用释厄来上几记简单而粗暴的挥击,那邪神的分身便化为了不堪入目的肉酱!

    而这个时候,一股寂然却又狂暴的的情绪涌现在他的心头。

    他看着自己提在手里的释厄和四周已经恢复平静的场景,总觉得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和渴望。

    他的血脉,他手中的武器,甚至还有那化为粒子缩在他体内的挽歌,都在传递着同样的渴望:

    它们渴望着下一次的杀戮——对那凌驾于万物之上的神祇,哪怕只是分身也足够弥补它们的各式各异的需求。

    易秋收回释厄,他并没有压抑住心头涌动的情绪。

    因为那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哪怕是心如止水的力量也不再那么敏感地干涉它们——对于一个小水潭而言,任何的波动都是要被竭尽全力去阻止。

    因为哪怕是只是一记小石造成的波澜,都足够造成深远的影响。

    但是对于一个浩瀚的大湖而言,完全地抑制它并不是多么合适的选择。

    因为它已经有了足够的力量去平复那点微小波澜产生的影响,而心如止水的力量也将能够更好地发挥它应有的效应。

    易秋抬起头,随着终焉之暗化身的死亡,他眼前的黑雾彻底消失了。

    他感觉自己的视野在不断变换,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宏伟的天平。

    它就像一座高耸的山脉一般凌驾于虚空之中,而在两个犹如凝固湖泊般的砝码盘分别悬挂在它的两侧。

    这只是呈现在易秋视网膜上的样子,或许它实际的状态比那要宏伟和辽阔得多。

    但是在足够遥远的距离以及没有任何参照物的情况之下,易秋只能感性地去粗略判断它的大小。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那无尽的虚空之中一个无比庞大的人形生物就这样出现了!

    他的整体看起来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白色的修长的胡须就那样无力地耷拉着。

    如果他以常人大小的形体出现的话,大抵不会让人感到太多意外。

    他可能出现在保安室内,可能在大街上,亦或是公园的角落……

    并不会让人感到多么突兀,就像他只是一个走入生命暮年的人类老者一般。

    但是如果当他一个占据了你视野所能够窥视到的极限的情况出现的话,那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易秋的心脏不断传来令人颤栗的悸动,他知道那代表了对方的极度危险性。

    那个契约背后的古神?

    第一时间,易秋的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字眼。

    不过易秋并没有感到恐惧亦或是其他负面的情绪,除了明晰灾厄所传来的极度危险的警示之外,他更多的是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易秋自然没有理会这个不怎么理智的想法,他并不需要这种狂热的意志来替他阻挡那源于生命本质巨大差异后所产生的恐惧和战栗。

    他就这样直视这位强大的古神,或者极有可能只是它的一个化身。

    传奇与传奇之间是存在巨大的实力鸿沟的,而神祇之间更是如此……

    那位哪怕只是窥视它的躯体便足够令人窒息的古神就这样从虚空之中拿起一团灰色的东西,因为古神的力量干涉,易秋并没有大肆使用天眼的力量。

    所以他只能看到那是一个类似球形的事物,相对于那个砝码托盘而言占据了大约一半的区域。

    然后,那位古神将那球形的事物放置在了右边的砝码盘上。

    随后它从虚空之中又取来了另外一个事物,一个散发着扭曲和邪恶气息的活物……

    或者更加准确地来说,是一头虚空生物。

    那是……

    位面灾厄-那达斯-摩能?

    易秋微微眯了眯眼,只是一眼他便认出了这个给他留下了颇为深刻印象的虚空怪兽。

    它似乎在咆哮,在不断挣扎。

    但是在那庞大无边的古神手中,它就像一头不安的猫崽一般柔弱无力。

    下一刻,当古神将它强硬地按在左侧的砝码盘上之后。

    那庞大的天平开始不断摇晃,一种宏大的、凡物所难以想象的审判就在这一刻开始了……

    那天平在虚空之中摇晃着,它将在秩序与混乱,黑暗和光明,生存与毁灭之中作出一个最终的抉择!

    也许在那一刻,有无数的凡物在尖叫亦或惊呼;也许在那一瞬间,有无数能够被永恒铭记的美好亦或糟糕的瞬间;也许在那一刻,有无数双眼睛正注视着这一决定着一个物质界所有生灵命运的摇曳……

    易秋也如同其他的生灵一般,看着那仍然在晃动的天平。

    他的心中并没有太过剧烈的波动,因为他并不能将自己代入到那个位面的生灵之中。

    他终究不是一个纯粹的善良者,或者说他在努力保持着这一相对中立的态度。

    因为对于他来说,拯救一个位面是超出了他现有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

    或许付出足够惨重的代价可以,但是易秋并非那闪耀着崇善意志的光辉存在。

    位面破碎后的核心对于他有非常强烈的需求,但是他也不会为此去推动那个位面毁灭的进程。

    对于他来说,他的善良只能维持在他所在的物质界之内。

    或者与其说是善良,不如说是一种守护的意志……

    易秋不会主动去接纳更多的羁绊,但是也不会去自主地斩断那已受的恩泽。

    他看着那摇曳的天平,心中却在思量着一些其他的事情。

    这并非是他第一次目睹位面在最终的灾厄前挣扎的情景,托斯奇是第一个,而G星则是第二个。

    只是前者仍然在奋力地挣扎,而后者却已然在深渊边游荡了……

    易秋摸了摸光头,他愈发感觉到了多元宇宙那恒古的冰冷和混沌。

    或许每个位面总是要走到岁末的终焉,而到了那个时候,各种黑暗和混沌的恐怖存在都会接踵而至……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巨大的天平终于即将静止下来。

    “咚!!!”

    随着一声响彻整个虚空的巨大钟声,那天平缓缓地倾斜向了一个微妙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