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七百零三章 超凡的代价(一更!)

第七百零三章 超凡的代价(一更!)

 热门推荐:
    源茵茵有些疲惫地收拾着屋子里的课本,作为一个处于真正学霸与学渣之间的存在。

    每到期末的时候,她总是得花上不少的时间去准备考试。

    在这个时代,很少有人能够在第一次工作后便能稳定下来,而选择专业同样如此。

    遗憾的是工作是能够被辞退的,但选择了自己不感兴趣的专业却是没那么容易被放弃了……

    不过就像极少有人能够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工作,更多的人还是在自己完全不感兴趣甚至是厌恶的职位上草草了却了一生一般。

    很少会有在专业方面从头再来的,倒是考研的时候会存在更多的考虑。

    不过在那个时候,生活的压力会给予选择更为沉重的东西……

    源茵茵伸了一个懒腰,她将手上的那本高数课本丢到了一边。

    如果一个非数学系的大三学生还在看高等数学的话,那么总是会有一段悲伤的经历……

    如果高数考试能过再多一些选择题,源茵茵觉得自己通过的概率还是蛮大的……

    源茵茵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她感觉自己的头发最近有点发油。

    尽管作为一个性格不那么标准的女生,源茵茵还是颇为喜爱自己的那一头长发。

    不过这段时间,她总是在回忆一些事情

    那个被黄昏的光芒笼罩的深山老屋里,一个光头就那样看着她。

    他没有说话,但是源茵茵明白他的意思。

    他在询问自己,关于曾经的一个尚未选择的问题

    是选择那隐没于世俗之外的一个诡秘的世界,还是选择更为安全,但也不一定那么幸福的平凡生活。

    源茵茵并不苦恼于这个抉择,当她义无反顾地走向那座深山的时候。

    她便清楚地知道,自己所渴望的东西……

    但是一切都是需要代价的,有的时候一些在旁人看来微末的东西,不一定没有自己的重量……

    就像其他人无法理解源茵茵为何在超凡的力量和一头长发面前徘徊,但是当一本《葵花宝典》摆在他们面前的时候。

    他们才能够感觉到有些东西,尽管在物质重量上显得非常轻微。

    但是想要彻底割裂的话,却需要进行足够艰难的抉择。

    两者看似不搭边,但是如果深入探索的话,它们之间其实存在一定的微妙联系。

    《葵花宝典》对于男人而言,需要割舍的是肉欲;而对于源茵茵而言,她需要抛弃的是美丽……

    对于一个在同龄人中也算是长相出众的源茵茵,她更需要为此舍弃更多。

    源茵茵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会频繁的出现这样的梦境,她觉得那或许是一种预兆。

    就像她之前看到那抹刺破苍穹的金光一般,是某种她所尚未明晰的启示。

    按照既定的计划,源茵茵现在应该坐在回家的火车上。

    但是她没有,而是在处理完了暂时被封存的课本后,在自己的房间内思考着一些问题。

    她感觉脑子有些乱,于是她把那本已经翻得有些卷曲的《龙象般若功》拿了过来。

    她现在已经练到了《龙象般若功》的第三层,也是这本《龙象般若功》的最后一层。

    哪怕只是三层,也足够让她成为常人中天赋异禀的存在。

    遗憾的是,前三层的《龙象般若功》不加智力……

    所以对于考试而言,并没有直接的帮助。

    如果在不那么和平的年代,源茵茵这身力量倒是能够给予她一定的帮助。

    只是在那个连力量快要突破凡物极限的大力士,也只能靠着表演为生的时代。

    这点变化并没有让源茵茵发生太大的改变,她只是身体变得更加健康了一些。

    但是源茵茵记得自己所看到的影响,她深深地相信。

    在这个连一丝微末的火光都会原原本本地按照分子变化去执行的世界中,是真实存在着一些与现行的某些法则背道而驰的存在。

    它们不一定拥有多么优越的生活,但是源茵茵觉得那肯定会很有趣……

    “如果一个年轻的人类去进行选择更多地是考虑物质的收益和风险,而不是有趣的话,毋庸置疑他已经成熟了,同时也代表他不再年轻了……”——启示之灵-拉姆学术长者

    某种微妙的情绪萦绕在源茵茵的心头,她开始产生一种强烈的预感

    就在今天,她需要作出自己的选择……

    …………

    …………

    在凡物无法窥视的地方,易秋通过宏大的位面视野观测着源茵茵……

    他本已经忘却了这个有些执拗的女生,就像那在祖宅之中默默修行的那段短暂时光一般。

    不过当他想起那个名字之后,那些只是淡却的记忆便再次清晰地浮现在他眼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源茵茵算是易秋第一个希望进行引导的存在。

    她的天资很高,易秋之前未能完全洞悉她的属性。

    而现在的话,依靠天眼的力量,他能够清晰地看到源茵茵那比常人要深邃许多的精神意识。

    按照易秋的估计,她的感知天生便达到了超凡。

    这也是她能够识破易秋伪装的原因,那是超凡感知所附带的真实之眼的力量。

    但是随着她慢慢的成长,尘世的经历和她自己的认知让她变得逐渐不那么信任自己的能力。

    她觉得那只是幻觉,是她童年的某些特殊的记忆。

    尽管后来她一直表示自己的眼睛能看到某些特殊的东西,但是她的内心深处并不真正地去接纳它。

    唯心的力量,具有它的独特法则。

    这种骨子里的不信任,让她的这种超凡力量逐渐变得虚弱。

    很多超凡能力是能够在死魔法网络使用的,其中唯心的力量就占据了其中很大的一部分。

    但是它们很少会成长起来,因为现存的整体文明天然便压制这种力量。

    尽管人们总是在文字里描绘着对于逆天改命的渴望,但是事实上他们连现代文明所给予他们的价值观都永远无法掀翻。

    易秋并不知道源茵茵的血脉之中所蕴藏的是怎样的力量,至少按照凡物的基本法则而言,她的属性显然并不正常。

    尽管对于收徒弟这种事情,易秋并没有太大的兴致。

    但是遇到一个天赋异禀的旧识,易秋觉得她如果愿意的话还是将她带上超凡之路……

    说起来悦麓山上倒是还有一位旧识,不过易秋一直没有去看望。

    毕竟他早已作出了自己的抉择,作为一个道统最后的继承人,他是不会接纳其他的力量。

    现在的物质界还无法供应他所修行所需要的资源,倒是等易秋达到传奇之后,接引他成为综网玩家显得更为妥当。

    就在易秋正考虑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源茵茵似乎想清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