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七百零四章 一抹绿光(两更!)

第七百零四章 一抹绿光(两更!)

 热门推荐:
    “我愿意……”

    源茵茵对着空气低语道。

    说完之后,她觉得自己很傻。

    就像是看那些中二少年一般,感觉耳垂都要燃烧一般……

    不过好在这里是她自己的房间,并没有第二个人看着她犯傻。

    就在她松了一口气,准备去外面大吃一顿减减压的时候。

    一个穿着灰色僧袍,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光头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瞬间,源茵茵的瞳孔猛然紧缩!

    对于其他人而言,他们最多惊异于这个光头是如何突兀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

    但是对于源茵茵而言,她能够看到更为深邃的东西……

    “蚩尤???”

    如果易秋再年轻些、魅力再高些,源茵茵或许会朝着哪吒之类的想。

    但是看着在她眼中呈现出身高比她这间房间还要高、长着六只手臂、眼冒摄人金光的易秋,她第一时间便想到了那个在远古时代便被赋予战神之名的强大存在……

    眼前易秋那看起来和常人一般,但是实际体型却显得无比庞大的扭曲画面让源茵茵感觉有些头晕……

    她不是没有见过易秋的真实面貌,但是这一次可比她曾经所看到的要刺激得多了。

    或许是龙象般若功所予以的体质成长给了她一定的能力,在目睹了易秋的真身之后,她并没有晕倒。

    虽然心跳得像要爆炸了一般,但是源茵茵还是保持着勉强清醒的状态。

    虽然想到会很刺激,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刺激……

    一边哆哆嗦嗦地呆在原地,源茵茵的心中莫名地浮现出了这么一句。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收拾衣物吧,我们先去见一位老友……”

    易秋对着源茵茵点了点头。

    她是目前寺庙众人之中,最能够接纳易秋职业体系的存在。

    事实上易秋并不觉得武僧的职业体系会显得多么优越,多元宇宙中从不存在一枝独秀的现象。

    但是毋庸置疑在这方面,他能够给予源茵茵最为系统的引导。

    至少现在在传奇之前,易秋一直能够保障她行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

    …………

    孙中震坐在道观门口,清晨下了一场小雨,山里还带着明显的雾气。

    不过这个时候上山的学子明显比往常多了一些,毕竟一年最为紧张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壶里泡了许久的茶水喝起了显得有些寡淡了,不过孙中震也懒得再去重烧一壶。

    他记得许久之前的日子里,师傅也是这般懒洋洋地坐在那个木椅上。

    对于师傅的选择,孙中震现在心里倒是没有过多的悲伤了。

    他只是觉得有些释然,所谓三十而立四十不惑。

    再过几年,他也该是知天命的年月了。

    对于死亡,孙中震自然是畏惧的。

    不过相比于常人而言,他对于这种生命最深邃的恐惧倒是没有显得那么浓郁。

    或许在道藏里面,所传递给孙中震的总是如同那悦麓山的尘雾一般,带着清寒而又缥缈的意味。

    不过这并不影响孙中震瞥了一眼旁边炖的滚烫的锅炉,然后从中取了一颗熬得正好的茶叶蛋,便囫囵吃下了。

    道观生活虽也算清幽,但是总是得吃饭的嘛……

    好在山里的独特地理位置不错,哪怕是孙中震这般惫懒的卖家,也能混个温饱。

    而就在这个时候,孙中震听到了底下台阶传来的脚步声。

    在道观里清闲久了,人总是会多些没有实际价值的能力。

    比如说,孙中震就能根据脚步声来模糊地判断出来人的年龄。

    这当然是不准确的,不过偶尔中上几次,孙中震倒也觉得犹如吃了一个鸡腿般畅快。

    山脚下有一家卤鸡腿的老把式,一锅老卤汤配上新鲜的鸡腿,倒也别有几番风味。

    不过去那里吃饭的不多,毕竟来爬山的没有太多会在下面吃正餐的。

    倒是几家小吃和饼店之类的,生意异常红火。

    可能等那位老把式也老到干不动了,子女也没有继承父业的,那锅老卤汤也便慢慢就这样消失了。

    就像这山里的道观,就像他孙道士一般……

    而就在孙道士悠然地打了一个充满了茶香味的嗝之后,他扭头看向来人。

    顿时,风轻云淡的孙道士有些挂不住了

    “易……易秋?”

    “这才不过半载时间啊……”

    孙道士打量着穿着一身灰色僧袍时装的易秋,时装的伪装瞒不过他的眼睛。

    他有些感慨地说道。

    哪怕是古籍之上没有表现出,易秋现在的变化是怎样一种体现。

    但是就以孙道士所见易秋的这番气度而言,他便已经能够明白很多东西了。

    多年的养气功夫,再加上曾经也是见过易秋模样,所以孙道士倒还能够勉强保持着脸上的平静。

    不过在心中,是如何的巨浪滔天,却是他人所无法知晓的了。

    “有一番境遇,不过还需再等一些时间……”

    易秋看着孙道士,他在道观的台阶上寻了一个空地,便也坐了上去。

    严格来说,他和孙道士也不过见了两面。

    但是两人尽管在价值观上有所偏差,各有各的坚守,但在总体的风格上,却是有不少相近的地方。

    事实上易秋是准备传奇之后,再来找孙道人的。

    不过今天刚好过来了,便也顺路去瞧瞧他。

    孙道士看起来和他之前所见到模样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甚至体型还圆润了一些。

    大概山里的秋露,终究不如锅炉里的茶叶蛋美味……

    “时机未到吗?不急不急,我师傅等了一辈子没有等到的东西,我在等上半辈子又何妨?”

    “且饮茶,陈茶更胜美酒……”

    孙道士倒是看起来颇为洒脱。

    尽管易秋并没有明面表示他要予以孙道士的,是怎样一番造化。

    但是在这山林道观之间,孙道士倒是也参透出了一些东西。

    旁边路过的学生看着这对奇怪的组合,倒是感觉有些猎奇。

    不过这才只是过了半山腰一点,前面的山路还长着。

    所以便也没有再停留,而是一步一步地朝着山顶爬去。

    毕竟在人们心中,山顶的风景总是最为珍贵的……

    “我在其他的地方学了一门技艺,倒也可作下酒菜。”

    易秋看着孙道士,此时他已经过了躯体最为强壮的时期,开始慢慢变得衰落。

    所谓人到中年不由己,大抵如是。

    易秋自然无法改变这些,毕竟这是生命的规律。

    连他,也不过刚刚脱离了其中的一轮。

    不过,总还是有其他的办法进行一些补救的。

    随后,在源茵茵和孙道人的注视之下,易秋的掌心猛然冒出绿光。

    下一刻,一抹强烈的生命能量以易秋为圆心猛然释放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