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185章 恩断义绝(二更)

第185章 恩断义绝(二更)

 热门推荐:
    黄莺儿柔躯一颤,心情沉重的来到夏轻尘面前,深深低下头颅,脸色发白道:“让主人失望了,莺儿对不起你。”

    明明自己那样受主人恩惠,结果……

    “你有哪里对不起我吗?”夏轻尘望了她一眼:“我只是为你感到不值而已。”

    这么好的一个姑娘,未婚夫却是横阡陌这种人。

    颇有一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

    如何不令人失望?

    黄莺儿本已沉重万分的心情,顿时轻松许多,她小心翼翼抬起眼睛,望了望夏轻尘脸色:“主人不怪我吗?”

    夏轻尘轻笑:“你又没错,怪你干什么?只不过,你这未婚夫,我是不想帮。”

    怎么帮?

    帮他对付自己?

    而且,冲对方的心胸和所作所为,即便对付的是别人,夏轻尘也不想帮。

    “我先走一步,你自己看着办吧。”夏轻尘摇着头,负手走下楼梯,离开凌烟亭。

    亭中,只剩下黄莺儿与横阡陌两人。

    此刻的横阡陌,脑海一片空白,不断回荡着黄莺儿称呼对方的“主人”二字。

    “他……他是超等住所的主人?”横阡陌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说好的资深高级弟子呢?

    说好的唯一翻身机会呢?

    说好的命运转折点呢?..

    一切美好的光明前程,全被真相残酷的碾碎。

    “你说呢?”黄莺儿怒目而视。

    她可以想象,自己刚才没来时,横阡陌一定对主人出过手。

    主人却没有迁怒于她,可见主人心胸何等宽广?

    怎会是横阡陌口中那个瑕疵必报,狂妄作恶的新人?

    只怕是横阡陌自己辱人不成,反被夏轻尘教训吧?

    念及至此,她有种被欺骗的愤怒。

    再想起横阡陌公然污蔑她在星云宗不检点,黄莺儿心如死灰。

    这样的男人,她还留着干什么?

    以后嫁给他,整天作呕吗?

    唰——

    黄莺儿撕下一片衣袖,咬破手指,以血写下一封休书,甩给横阡陌:“今日起,你我恩断义绝,婚约即刻解除!”

    只要将星云宗中发生的事告知自己的宗族,相信他们会支持自己解除婚约。

    “啊!黄莺儿,你不能这么做!”横阡陌在宗门里最大的靠山,就是未婚妻啊!

    黄莺儿面无表情:“另外,马上从我的府邸搬出去!”

    说着,转身离开。

    横阡陌如何肯放她走?

    连滚带爬的追上去,抱住她的腿:“莺儿,我不能没有你啊,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请你原谅我!”

    黄莺儿眼中划过一抹不忍,但想到他所作所为,心肠硬起来。

    “阡陌哥,我已经是主人的人,即便现在不是他女人,但也随时准备着,请你不要再纠缠我,我们到此为止吧。”黄莺儿内劲一震,将横阡陌给震开。

    这是她的心里话。

    一月来,她思考过许多。

    如果有一天,夏轻尘真的想要了她,她不会拒绝。

    她和横阡陌的婚约,早该了断。

    望着黄莺儿决然而去的背影,横阡陌胸膛内传来撕心裂肺的痛苦。

    “啊!我的莺儿!”横阡陌痛哭不已。

    一番痛彻心扉的大哭后,横阡陌心生怨恨:“夏轻尘,你伤我的人,还抢我的女人,我和你不共戴天!”

    怀着怨毒,横阡陌一路疾驰离开第九峰。

    转而来到第八峰。

    第八峰,是戒律峰。

    负责的是整个宗门的戒律,但凡有弟子违反宗门律令,都有戒律峰来负责严惩。

    当然,戒律峰同样接受弟子们之间的举报。

    一旦核实准确,必定严惩不贷。

    “站住!戒律峰森严之地,不得擅闯。”山腰一座大殿前,横阡陌被守卫者拦住。

    横阡陌道:“我有事要向李师姐举报!对了,我是袁朝辉师兄的朋友。”

    闻听是举报,守卫道:“等一会,我去通报。”

    大殿里。

    一位杏花色长裙的清丽女子,正在案几前阅卷。

    其姿容上乘,神色恬淡。

    “大人,门外有一名新人弟子,有事举报。”

    清丽女子抬起螓首,眉宇间有一丝丝化不开的愁色,闻言淡淡道:“让他去举报柜台。”

    戒律峰有专门的举报柜台,受理一切举报。

    “此人说,他是袁朝辉的朋友。”守卫接着道。

    女子顿了下,道:“好吧,让他进来。”

    守卫暗叹,李大人就是好说话啊。

    作为戒律峰十大长老之下,身份最高的弟子,根本不需要理会新人们。

    可碍于袁朝辉是她曾经带出来的弟子,额外给面子。

    不错,眼前的女子,正是李如雪!

    她揉了揉眉心,有些苦闷:“夏轻尘呐夏轻尘,我该如何卖你人情?”

    她有心结交夏轻尘,卖其人情,好为日后索求万经楼中的武技做准备。

    可一直没有足够合适的切入点和理由。

    思索中,守卫将横阡陌带进来。

    李如雪打量此人一眼,看其身负伤势,满身狼狈,一看就是被人欺负过的。

    “你有什么事举报?”李如雪取出记录册,准备登记在案。

    既然是袁朝辉的朋友,那就稍微认真点办理。

    横阡陌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声泪俱下:“请李师姐为我做主!我一介新人,却被恶徒仗着自己势力打伤我,还强占我未婚妻!”

    李如雪听了,眉毛轻轻一扬。

    够嚣张啊!

    打了人,还强占他人未婚妻,星云宗多久没出现过这种不知天高地厚之辈了。

    还真不把戒律峰放在眼里。

    再看横阡陌满身伤势,李如雪相信大半,一一将其所说记录在案。

    “这名恶徒是谁?”李如雪问道,他要将其传唤过来,当场询问。

    毕竟,她不能听一面之词,不是吗?

    “他是夏轻尘,和我一样都是新入弟子,有一个蛮横霸道的资深中级弟子作为靠山,目中无人,逞凶作恶……”

    横阡陌不断说着,却丝毫没发现,李如雪早已停下了笔。

    那册子上,已然留下一道长长的墨痕!

    “你说,他叫什么名字?”李如雪不确信的问道。

    横阡陌比划道:“夏天的夏,轻重的轻,尘埃的尘!夏轻尘!”

    居然真是他?

    李如雪以为自己听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