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187章 品鉴美酒(一更)

第187章 品鉴美酒(一更)

 热门推荐:
    隔壁天字包厢。

    当夏轻尘进去时。

    一顶空轿子停在角落里,

    奢华桌前,则坐着一位瘸腿老者。

    想必他就是轿中人。

    “呵呵,请坐吧。”夏轻尘坐下,发现桌上有三杯酒。

    每一杯中的酒,都各不相同。

    “此三杯酒,是望月楼珍藏的名酒,外人有钱都买不到。”老者沙哑笑道:“你先尝第一杯试试。”

    不见瘸腿老者有任何动作,一杯酒自行挪移到夏轻尘面前。

    夏轻尘没有顾虑,一饮而尽。

    眼前瘸腿老者若想以毒酒害自己,以其中星位的修为就可以。

    用毒酒是多此一举。

    瘸腿老者见夏轻尘如此痛快,眼中生出几丝欣赏,问道:“可曾品味出原料?”

    第一杯酒,名为浊日。

    是以三种灵物,外加一种特殊香料酿造而成。

    同时,也是三杯酒中,最为简单的一种酒。

    “天葫、冷虎血、雪虫,还有一种香鹿之骨淹没而成的香料。”夏轻尘流畅自如道。

    甚至没有经过任何思考!

    瘸腿老者精光闪烁,赞叹不已:“小友果然是高人!”

    星主峰十大长老,他们一生阅历足够非凡吧?

    但能够品出浊日原料的人,不超过五个。

    “第二杯,请品尝。”

    夏轻尘来者不拒,因为这些的确是好酒,对于修为有很大好处。

    第二杯下肚,不等瘸腿老者询问,夏轻尘道:“原料分九种,分别是蒂灵子、明向草、青云果……”

    啪啪——

    瘸腿老者鼓掌而赞,惊叹道:“小友果然是世外高人,老朽佩服!”..

    他是真的感到震惊。

    第二杯酒名为映月,星主峰的长老里,没有一个人能够品出原料。

    夏轻尘却不假思索道出,可见他对鉴定一道有着恐怖的见识。

    瘸腿老者有些期待,将第三杯酒推过去。

    此酒名为问殇,目前为止,只有他一人能够鉴定出来。

    里面足足有十八种原料,此等配方之复杂,已经超越人类品鉴的极限。

    若是夏轻尘能够品味出其中十种以上,瘸腿老者就默认夏轻尘过关,并将委以一项重任。

    夏轻尘拿过,一饮而尽。

    沉吟三息后,便道:“总共有八种原材料,分别是无根水、昊天果……”

    瘸腿老者眼中的期待,如潮水退去。

    一丝失望萦绕眸中。

    才鉴别出八种?

    还差了整整十种呢。

    望着依旧在侃侃而谈的夏轻尘,瘸腿老者默默叹口气,暗道:“他毕竟还是太年轻,能知道这么多已经是极限了。”

    “但那项重任,他是担负不起了。”

    待夏轻尘说完,瘸腿老者赞许道:“不错,不错,虽然有些差池,但表现很不错了。”

    差池?

    夏轻尘并不觉得自己有差池。

    里面的原料,的的确确只有八种而已。

    “你稍等片刻,我出去一下。”瘸腿老者拄着拐杖离开,进入走廊的尽头。

    那里有一栋专门的奢华房间。

    它并不对外开放,因为,那是望月楼的楼主办公之地。

    瘸腿老者推门进去,望月楼主一见之下,立刻行跪拜之礼:“参见大星主。”

    “起来吧。”瘸腿老者神色里,有着几许无法掩盖的失望。

    他对夏轻尘报的希望太大。

    而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我先走一步,你给天字号送一壶千日醉吧。”夏轻尘已经不符合他要求。

    赠送一壶价值十星的千日醉,算是对他的一点欣赏和奖励吧。

    “是,大星主。”楼主恭顺道。

    楼主望了眼桌上,开封的浊日、映月和问殇,心中思虑。

    大星主来此,特意点名开启三壶酒,自己先逐一品鉴。

    莫非是有心钻研其中的配方?

    念及至此,楼主心思活络,取出一张随身携带,保存极为严密的兽皮,双手奉上,道:“这是三大名酒的配方,请大星主笑纳。”

    大星主随意瞥了一眼,微微摇头:“配方乃你祖传之物,自己留着吧。”

    他会稀罕几壶酒的配方?

    而且,他已经将原料都品鉴出来,根本不需要配方。

    言毕,转身离去。

    倒是那只鸭子,眼珠转了转,一嘴叼起兽皮卷,嘎嘎的往天字号跑。

    它想用配方,跟那条臭狗交换几颗狗粮。

    那狗粮对修为的增进效果,实在太好了,鸭子念念不忘。

    “你干什么去?走!”可惜,大星主头也不回的喊住了它。

    一人一兽,安静离开了望月楼。

    话说江少卿,等候在望月楼的酒坊。

    所有的好酒,都深埋酒坊地下,需要挖开封泥,现场取出才行。

    所以急不得。

    等了足足一刻钟,酒坊的伙计终于将一坛千日醉取出来。

    正要交给江少卿,忽然一名店小二急匆匆的跑过来:“还有几坛千日醉?”

    酒坊伙计认得,眼前的店小二是楼主的心腹,忙道:“没有了,其余的尚在酿制中,最少要等明天才能开封。”

    店小二面带几分急色:“那怎么办,楼主点名要送天字号一壶千日醉……”

    正说着,店小二瞥见酒坊伙计身旁就有一坛,斥道:“这不是有吗?拿过来!”

    酒坊伙计为难的看了眼江少卿,道:“这位客人十天前就预订好的。”

    千日醉供不应求,往往需要提前很长时间预订才行。

    店小二看向江少卿,道:“你下次再来吧,这坛酒被征用了。”

    说着,便一把将千日醉拎在手里。

    “你等等!”江少卿瞪圆了眼睛:“我提前十天预订,钱都付了,你凭什么拿走?”

    他有种被人轻视,不受尊重的愤怒感。

    “他预定多少钱,双倍赔偿给他。”店小二都不正面理会江少卿,向酒坊伙计道。

    开玩笑,楼主要的酒,区区一个客人还敢争夺不成?

    在江少卿气愤目光中,店小二扬长而去。

    江少卿拽紧拳头:“欺人太甚!”

    他愤怒的对象,自然不是望月楼。

    望月楼的楼主,曾经是星主峰的长老之一,只是后来年龄太大,退离后建立了望月楼。

    他如何敢埋怨望月楼主?

    埋怨的是天字号客人。

    凭什么他们可以动用特权,将自己十天前就预定好的千日醉给强行拿走?

    尤其,天字号中的客人,是他难以容忍的夏轻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