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265章 无话可说(九更)

第265章 无话可说(九更)

 热门推荐:
    十个匣子全部打开,少年公子一眼扫过,微微摇头。

    “五瓶已经出现过,不算新型灵药,三瓶乃是混合的假灵药,最后两瓶品阶太低。”

    只看一眼,少年公子就将十瓶药物全部看罢。

    言辞中,满是失望。

    “老祖,没有您想要之物。”少年公子竟是这位老者的玄孙。

    老者轻轻顿首,眼睛都未睁开。

    少年公子挥了挥手,命人转身起航。

    顿了顿,少年公子向大掌柜道:“你们不够认真呐。”

    十瓶,没有一瓶令人满意。

    大掌柜心头一颤,恐慌不已。

    老爷子亲临,这是多么大的机会啊!

    他们非但没有把握机会,反而引来不满。

    蓦然间,大掌柜觉得有人拉扯自己的衣袖。

    回头看,发现是周掌柜递来一瓶黑白相间的灵液,以及周掌压低的传音。

    “刚才收到的,三品。”

    才三品?

    那有什么用?

    刚才十瓶中,可是有好几瓶五品的。

    但,大掌柜别无选择,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大人,刚才还收了一瓶,未曾来得及记录,请大人过目。”他心中忐忑的双手奉上。

    少年公子扫一眼,本想做出判断。

    结果发现自己竟真的不认识。

    “咦?还真是未曾见过的新型灵药。”少年公子一把拿过来,将其打开。

    一股清香袭来,令少年公子精神猛然一震:“好霸道的药力!”

    他正要继续判断,忽然手中一空。

    侧眸一看,那位眼睛都无法睁开的老者,此刻激动的握着灵液:“失传已久的神赐灵液,昏晓禅心!”

    少年公子大惊:“老祖,你……”

    近二十年来,老祖身体欠佳,始终都是萎靡不振的状态。

    经常整日不睁眼,更遑论神情激动?

    他从小到大,都没看到过老祖露出如此神色。

    “哈哈哈,天不亡我啊!”老祖大笑起来,一仰头,立刻将昏晓禅心吞下去。

    顿时,其精神饱满,脸上满是笑意。

    “还有吗?”老祖问向周掌柜。

    周掌柜一颤,瑟瑟发抖道:“回禀老爷子,那人只卖了一瓶。”

    “找到他!”老祖负手而立,眼中精光迸射:“不惜一切代价!”

    “老祖,您的精神彻底好转了?”少年公子又喜又惊。

    老祖微微摇头:“当然没有,昏晓禅心只能维持一年,但,这一瓶只是失败品,如果是成品,最少维持两年。”

    说着,他不禁感叹:“我一再勒令蒹葭堂重金收购新型灵药,果然是正确的!”

    他的精神萎靡症状,天月岭一切可用的灵药,他都尝试过。

    全无效果!

    所以才寄希望于那些新型灵药。

    本次,岭南举办琼楼宴,他过来碰碰运气。

    结果想要之物,没有在琼楼宴遇上,却被自己麾下一个小小的蒹葭堂收购到。..

    想到此处,他不禁好奇问道:“你给了对方多少钱?”

    周掌柜心虚道:“十万天月币。”

    老祖白眉扬了扬:“才十万?”

    “此物在千年前就价值百万天月币,虽然是失败品,但也不下于五十万!你给的价钱,太低了!”

    他有些担心,那位售卖者觉得自己遭到蒹葭堂欺骗,不再轻易露面。

    “我该死,我该死!”周掌柜不住的磕头,惶恐不安。

    老祖抚须道:“立刻画出此人画像,将功折罪!”

    “是是!”

    不久,周掌柜画出夏轻尘的画像来。

    其画艺不错,画得惟妙惟肖,与本人有九分相似。

    “怎么跟我一样大?”少年公子眨了眨眼,惊讶道。

    老祖沉吟:“不应该呀,那灵药非常新鲜,应该是半月前炼制出来的,难道那少年只是负责卖的,炼制者另有他人?”

    以那灵药的精纯来看,分明是有技艺高超且熟练的大师所为。

    绝非一个年轻人能成功。

    周掌柜满嘴发苦:“属下绝对没有画错。”

    老祖点了点头,大手一挥:“画像拓印出去,通知城主,全城搜索,切记,不得惊动他。”

    此人口吻委实太大。

    仿佛城主一定会听从其命令似的。

    然而,半柱香后,整个城市的卫兵全都接到了死命令。

    一天之内,必须找到画像中人。

    否则,全部人头落地!

    一时间,举城鸡飞狗跳!

    某座茶楼里,夏轻尘居高临下,讶然的望着街道略显混乱的场景。

    “发生何事了这是?”金鳞非一脸哑然:“本城城主向来稳重,怎么在琼楼宴开席前,闹得满城混乱?”

    夏轻尘摇摇头,不在意道:“应该是找什么人吧。”

    望向眼前的金鳞非,夏轻尘笑道:“此次欠金兄一个人情。”

    离开蒹葭堂,他就与金鳞非汇合。

    “哈哈,哪里话!”金鳞非笑着摆摆手,道:“等会父亲引荐你认识各位主办方,还望你早做准备。”

    夏轻尘听出其中深意,道:“金前辈邀请我一个晚辈,一定很为难吧?”

    琼楼宴受邀者,哪一位不是名声显赫,地位高绝之辈?

    他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子,本无资格受到邀请。

    金不换说服琼楼宴主办方,定然花费很大力气。

    “其余主办方还好,就是游龙商会的掌舵者,指不定要为难你。”金鳞非叹道。

    “三月前,我途径星云宗,压赴的那几船货物,就是去和游龙商会做交易。”

    “可谁知交接货物时发生意外,一个货箱倒下来,将商会掌舵者的宝贝孙女砸得生命垂危。”

    “唯有西岭的白骨灵芝才能救活,此去西岭,来回最少需要一年,但他孙女最多只能活两三个月而已,根本来不及!”

    “游龙商会迁怒金家,所以对金家一切都充满报复心理。”

    否则的话,金不换以首富身份,要一张邀请函,能有多难?

    说着,金鳞非取出一张水晶卡。

    “里面有一千万天月币额度,待会游龙商会会长如果为难你,你可以拿出此卡,让他闭嘴。”金鳞非道。

    他之所以不愿意邀请夏轻尘,无非只有一个理由。

    夏轻尘既不是有钱的买家,更不是有宝物的卖家。

    自然不值得他邀请。

    如果夏轻尘手持水晶卡,成为买家,他就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