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273章 高人风范(二更)

第273章 高人风范(二更)

 热门推荐:
    “送给他!”

    一声令下,几个侍卫便将燕南归绑在了烧红的铁人身上。

    顿时,整个城主府都传彻凄厉的嘶吼。

    直到半柱香后,嘶吼才渐渐停歇。

    “城主大人,已经死了。”侍卫检查已经烧焦的尸体,禀告道。

    归烟客这才平息心中的杀气。

    “带上尸体,调遣一支人马跟我来。”归烟客眼中杀气不减。

    小的死了,还有一个老的呢!

    片刻后。

    公子襄府邸。

    归烟客单膝跪在他面前,他已经能感受到公子襄的愤怒。

    “我夏侯神门隐世太久,威名全无,连两个普通人都敢欺骗到我神门头上!”公子襄气得发抖。

    他好心好意给予夏轻尘的善意,结果,却遭到两个不知死活的蠢货欺骗。

    这还不重要。

    重要的是,被夏轻尘当面识破。

    夏轻尘肯定误会,夏侯神门与他不和睦的副宗主、师兄是一伙。

    这与结交夏轻尘的初衷,南辕北辙。

    他不敢想象,老祖知道此事后,会如何看待自己。

    最起码会落得一个无能的印象吗?

    念及至此,公子襄冷道:“那个燕南归,你如何处理的?”

    “杀了!”

    “我府邸的那个老东西,给我带过来。”

    归烟客立刻率人,将刚准备休息的金玄石给抓过来。

    公子襄眼神幽冷:“欺骗神门的人,已经不多了,你想怎么死,说来听听。”

    金玄石打了一个寒颤。

    最怕的事,还是来了。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啊!我本无意欺骗神门,是迫不得已啊!”金玄石辩解道。

    当时迫于公子襄的逼人气势,才谎称和夏轻尘关系极好。

    谁知,公子襄竟是夏侯神门的人?

    “迫不得已?呵呵,那得知我身份后,为何不解释清楚?”公子襄摇摇头,道:“归烟客,带下去处理掉。”

    金玄石吓得半死,深知自己大难临头。

    连忙取出一枚悬挂于脖子上的吊坠。

    吊坠是一枚粉红色的桃花,分外别致。

    看多此物,公子襄眉头一皱:“原来你是来自那个地方。”

    金玄石连忙叩首:“求公子襄饶命。”

    如无必要,他本不打算暴露吊坠的。

    公子襄目露一丝轻视:“星云宗也真是无人可用,居然委派你这种人担任副宗主!”

    其口吻中有一丝无奈。

    “算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公子襄淡淡道:“打断你一条腿,离开望圣城,别让我再见到你!”

    金玄石叩谢不止:“多谢公子襄大恩,多谢大恩。”

    只是断一条腿,而非取性命。

    公子襄的确已经看在吊坠的份上,格外开恩。

    如此,金玄石不等归烟客动手,自己打断一条腿。

    拖着断腿,他向归烟客道:“还请将我那不肖弟子还回来。”

    归烟客挥挥手,两名侍卫抬着一具焦黑的尸体过来。

    虽然面目全非,但金玄石还是一眼认出来,如遭雷击的扑过去:“南归,南归!”

    他无法接受燕南归死亡的事实!

    而且,还是如此惨死!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如此狠毒?”金玄石以仇恨的眼神瞪视对方。

    宛若要吃人一般!

    归烟客冷淡道:“你那弟子,仗着公子襄重视,就肆无忌惮霸占我小妾!没有剥他的皮,都算我仁慈了!”

    闻言,金玄石紧咬牙关,却没有反驳。

    他太明白儿子的心性。

    一旦得势,势必心比天高,干出什么事都可能。

    可是。

    这里不是星云宗啊!

    在宗门里,有他这个爹护着,再大的祸都能抗。

    在外面,谁还会惯着燕南归?

    “如果不是夏大人现身,我那小妾,指不定要被你宝贝徒弟糟蹋了!”归烟客犹有怒意。

    什么?

    夏轻尘来过?

    金玄石质问道:“为什么夏轻尘不救南归?”

    归烟客嗤笑:“此话可笑,你们师徒冒充夏大人好友,他没有怪罪已经是格外的宽厚,凭什么还救你宝贝徒弟?”

    只是,金玄石不这样想。

    明明夏轻尘可以相救,为什么袖手旁观?

    如果他肯说一句话,燕南归也不会死啊!

    一腔怨气,油然而生。

    他不怪燕南归自掘坟墓。

    更不怪归烟客心狠手辣。

    只怪夏轻尘不救!

    因为,他不能怪儿子,不敢怪归烟客。

    只有夏轻尘,实力太低,他能怪,也敢怪。

    “夏轻尘!是你害了我儿!”金玄石心中低吼,抱着燕南归尸体,满腔恨意而去。

    待其离去。

    归烟客道:“公子襄,接下来如何对待夏大人呢?是否要我亲自登门道歉?”

    沉思一阵,公子襄摆摆手。

    “你若前去道歉,让老祖知道了,必定知晓我所犯的过错。”公子襄道:“明天,你在琼楼宴安排一个坐席,我亲自参加。”

    “好的,公子襄。”

    彼时。

    天上人间。

    游龙会长房中,夏轻尘调制好膏药,交给婢女。

    “给会长敷上,过了今晚就能好。”

    游龙会长感激万千。

    加上赐予冰梦琉璃,他已经欠下夏轻尘两次救命之恩。

    “安心养伤吧。”夏轻尘擦了擦手。

    正准备静心休养一晚,参加明日琼楼宴。

    怎料,走廊里传来高声喧哗。

    “一大人到!”尖锐的呼喊声,令整个天上人间都能听到。

    夏轻尘微微蹙眉。

    此地已经被金不换等人包下,下榻的亦都是身份极高之辈。

    怎么还有人敢于如此喧哗?

    然而,令夏轻尘意外的是,养病在床的游龙会长,立刻挣扎爬起来。

    “你的病,不能动弹。”夏轻尘提醒道。

    其伤势不仅仅是皮外伤,还损伤到臀部一些经脉,不宜活动。

    “没事,一大人亲至,我就是断掉一条腿,亦要前去迎接呀!”游龙会长命婢女取来拐杖。

    哦?

    一大人?

    他正思索着,此人是谁呢,门口就传来爽朗的笑音:“哈哈,金不换、拓跋剑、钱横、通天书,好久不见你们了!”

    走廊里,金不换等人闻声出来,极为恭敬的单膝跪在一位白袍老者面前。

    单膝跪地,乃是极大的礼。

    通常只有对前辈,或者必须格外尊敬之人才会如此。..

    老者须发皆白,给人飘飘欲仙之感。

    颇有世外高人的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