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660章 逼人太紧

第660章 逼人太紧

 热门推荐:
    周姓将领怔了怔,笑着为夏轻尘圆场:“新苑百骁骑,有什么误会,晚宴之后再说嘛。”

    言外之意,不要当众令夏轻尘难看,无法下台。

    毕竟夏轻尘是公孙无极朋友,不能如此苛责对待。

    “误会?呵呵!”新苑自饮一杯酒:“除非我眼瞎耳聋!如若不信,你们自己问这个姓夏的,做过什么?”

    众多将领自然而然的将目光投向夏轻尘,十分不解,什么事能把新苑气成这样?

    夏轻尘字音字酌,对于旁人目光视若无睹。

    “说话呀!耳朵聋了?”新苑重重将就酒盏按在桌上,冷笑道:“是不耻于说起,对吧?”

    夏轻尘面无表情,全然将其当做一团空气。

    他今日前来,是卖公孙无极这位故人情面。

    而不是几个不相识的陌生百骁骑。

    那件事的真相,也只向公孙无极解释,这位叫新苑的算什么东西?

    他让解释,夏轻尘就要陈述清楚?

    当他夏轻尘是手下士兵不成?

    “既然你没脸说,那我替你说!”新苑满腹怨气,道:“你们可知道,日前公孙大人成功斩获一批暗月憎世仙?”

    在座的百骁骑,无不眉飞色舞,纷纷称赞道:“当然知道!公孙大人勇冠三军,杀了一群憎世仙片甲不留!”

    “如今西北军区里,都在讨论这件事,就连咱们的万晓骑羽大人,都褒奖再三!”

    “不过,怎么听传闻,好像没有给予公孙大人相应奖励啊!”

    西北军区的将军,素来奖罚分明。

    该有的奖赏,从来不会吝啬。

    可唯独公孙无极斩杀好几位憎世仙,居然没有丁点赏赐,实在匪夷所思。

    “那是因为,咱们公孙大人顾念旧情,将好处全都让给了一个白眼狼!”新苑愤恨说道。

    啊!

    众人皆惊:“让出去了?不是,公孙大人正直冲击万晓骑的时刻,五位憎世仙,可相当于五百功勋呢!”

    “是啊,公孙大人怎么想的啊!好几个资历比他还老的老千骁骑,也在冲击万晓骑,如此紧要关头,怎么能够把宝贵的功勋让给别人!”

    群情激奋起来。

    他们都是公孙无极的心腹人马,一旦公孙无极成为万晓骑,试问会少了他们好处?

    最不济,也能被调遣到更好的岗位。

    如新苑这样的,甚至能够被公孙无极提拔成为千晓骑。

    所以,新苑才如此反感夏轻尘。

    他并不是真的为公孙无极惋惜,而是为自己错失的前途痛恨。

    “五百功勋虽然难得,但,应该不会对公孙大人有太大影响吧?”周姓将军问道。

    新苑呵呵冷笑,忍不住的气怒:“羽大人已经放出风声,鉴于公孙大人对晋升毫无上进心,所以,将其排除在考察范围之外。”

    意思是,公孙无极再努力,都得不到羽大人的推荐,无法成为万晓骑。

    除非他自己实力暴涨,通过武塔第八层考核。

    但,武塔第八层考核何等困难,他们心知肚明,没有达到大星位,终生不可能。

    “什么!羽大人为何如此重处?”

    “是啊,太严厉了吧,转让一些功勋,就如此重罚?”

    一群将领们沸腾,极度沸腾。

    只言片语中可以感觉到,公孙无极已经失宠!

    作为公孙无极的麾下,他们非但不能享受其晋升的福荫,还要受到连累!

    难怪新苑忽然满腹怨气,此前公孙无极转让功勋的时候,他只是皱眉而已,并无太多意见。

    如今涉及到自己核心利益,才终于翻脸,极度怨恨。

    “怎么会这样?”

    “不应该啊!”

    “那我们以后该怎么办?”

    始终凝聚于公孙无极身边的将领人心,出现了涣散!

    “新苑百骁骑,此事当真?为何公孙大人没有提起?”周姓将军不甘心道。

    心愿呵呵冷笑望了眼夏轻尘:“他不提起,当然是不想伤了故人的情谊,不想让他为此愧疚!”

    夏轻尘听在耳中,心中微动。

    原来,公孙无极为此受到连累,却担心他惭愧,所以隐而不宣。

    论为人,公孙无极真的无话可说。

    众多将领心思变幻,再也无心饮酒,纷纷揣摩出路。

    公孙无极这条大船,恐怕是要沉了,他们需要另谋出路才行。

    “这些都是公孙大人自愿的,我们不能因此责怪夏公子吧?”周姓将领说出一句公道话。

    公孙无极乃是出于义气,怎能因此迁怒夏轻尘?

    “呵呵呵……”新苑冷冷长笑:“那你们知道,公孙大人牺牲如此多,换来的是什么吗?”

    新苑将一腔怨气,全都撒在夏轻尘身上:“换来的是忘恩负义!”

    “这个受了公孙大人天大人情的家伙,居然舔着脸说,那些憎世仙本来就是他杀的!”新苑拍着手心道:“我真为公孙大人不值啊!”

    听完,众多将领看向夏轻尘的眼神,多了一层鄙夷。

    公孙无极为此付出惨重代价,得到的居然是无情无义回应!..

    众多将领亦如新苑,不由将自己的失意,迁怒到公孙无极身上。

    “原来是这样!”周姓百骁骑,冷冰冰的将自己的酒杯往桌上一放,道:“那我就奇怪了,这样的人有什么脸面来赴宴呢?”

    “呵呵,亏我还同情他!”

    “幸亏新苑百骁骑提醒,不然,就要给一位白眼狼敬酒了,那不得晦气半年?”

    转眼间,夏轻尘成为众矢之的。

    夏轻尘沉默不语,没有过多解释。

    一来是他们不配,二来夏轻尘的确心中有愧。

    没想到区区五百功勋,会给公孙无极带来这么大麻烦。

    “姓夏的,还不滚出这里?”新苑呵斥道。

    夏轻尘终于开口,淡淡望向他:“是你邀请我来的?”

    新苑眼珠一瞪,自然不敢越俎代庖,只得道:“说起来,在座的都是百骁骑,都是你上级,你区区一个兵长,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同起同坐?”

    新苑看了眼外面,尚未回来的公孙无极,眼睛眯起来:“作为下级,你不应该给我们在座的上级,跪着敬一杯酒么?”

    不报复夏轻尘,新苑难泄心头之恨。

    夏轻尘淡漠道:“做人还是留一线为好,逼人太紧,等于断自己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