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662章 参见上级(一更)

第662章 参见上级(一更)

 热门推荐:
    新苑嗤之以鼻:“那我还真知道!兵长!小小一个兵长而已!”

    别人他不敢说,但夏轻尘,他是亲眼所见,他被委任成为兵长。

    想糊弄他?

    呵呵!

    “抱歉,夏爷现在已经是千骁骑了!”马远哲鄙夷道。

    “哈哈哈!那可真不巧,他的兵长就是我们公孙大人给的!”新苑冷笑一声。

    根本就不信,相隔三天,夏轻尘成为千骁骑。

    马远哲鄙夷更深:“以夏爷的本事,会只当一个兵长?你们这顿打,算是白挨了!”

    唰——

    他取出军务堂刻印的军队身份令牌。

    正面雕刻三枚剑形印记,一道剑形是兵长,两道是百骁骑,三道则是……千骁骑!

    再翻转到正面,露出“夏轻尘”三字!

    “睁大你们的狗眼,仔细瞧瞧,这是什么令牌?”马远哲扬声喊道。

    新苑等将领面色骤然僵硬:“千……千骁骑令牌?”

    他明明亲眼看见,夏轻尘被委任为兵长,乃是他的下级。

    短短三天过去,怎么一夜间变成了千骁骑,成为他的上级?

    以他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顶多只能成为顶尖的百骁骑啊。

    除非,他还隐藏有修为。

    但那可能吗?

    公孙无极一代天骄,借助西北军区优渥无比的修炼资源,才有千骁骑成就。

    夏轻尘蜗居于小小天月岭,能够突破到如今的修为,已然是侥天之幸。

    怎么可能达到千骁骑程度?

    “一群瞎了狗眼的崽子们!”马远哲拎着令牌,上前对新苑就是一个大嘴巴子:“千骁骑在前,尔等还不跪下拜见!”

    新苑脸上挨了一记,火辣辣的疼痛。

    可更多的是心中屈辱!

    狗仗人势的东西,靠上一位千骁骑,就把自己当根菜吗?

    “哼!我们的直属上级是公孙大人,而不是夏轻尘,眼下又是便服在外,没必要向其行礼!”新苑昂扬着脖子,有条不紊道。

    千骁骑又如何?

    他们又不归其管辖,没必要听从其命令。

    “是吗?那你们刚才,怎么一定要我这位兵长,向你们下跪敬酒呢?”夏轻尘淡淡道。

    同样的处境,身份调换,就有不同的说辞。

    新苑呵呵冷笑:“你不服气,可以去找军法堂,看他们会不会处罚我们!”

    说着就随同一干将领扬长而去。

    但刚来到门口,夏轻尘后发而至,负手闪烁到他们面前,淡淡道:“处罚你们,本千骁骑就可以,何须劳驾军法堂?”

    新苑等人察觉到夏轻尘动真怒,总算有所收敛,新苑道:“我们是公孙大人的麾下,不看佛面好歹看僧面吧?打伤我们,你怎么向他交代?”

    夏轻尘轻轻笑了笑:“你们执意要我下跪,要围殴我时,为何不曾考虑过你们公孙大人?”

    他早已看出来,眼前这群百骁骑乃墙头草,绝非忠人之辈。

    公孙无极若是相信他们,早晚要吃亏!

    新苑咬了咬牙:“姓夏的,别把自己当个东西!老子在西北军区经营多年,还会怕你不成?你一个毫无资历的千骁骑,老子有的是办法让你寸步难行!”

    他倒不完全是虚言,其资历比公孙无极还要老,只是修为不如公孙无极,因此军职始终没有提上来而已。

    论军中人脉,自然远胜初来乍到的夏轻尘。

    咚——

    回应他的,是夏轻尘一脚!

    新苑被踹中腹部,当即痛苦的捂住腹部,跪坐在地上,面色一片煞白。

    奇怪的是,他竟然不躲!

    夏轻尘淡漠望向其余人:“自己跪,还是我动手?”

    众多百骁骑面色一边再变,最终只能含着屈辱,单膝跪下:“参见夏千骁骑!”

    如此,夏轻尘才收回体表流淌的星力。

    “夏爷,别跟这帮龟孙子一般计较,您还要收编属于您的战团呢。”马远哲适时道。

    夏轻尘成为千骁骑,第一时间便该和自己的队伍见见面。

    他点了点头,懒得将时间浪费在一群小人物身上。

    可刚一转身,竟发现门外负手而立着一位脸色铁青之人。

    正是归来的公孙无极!

    他背负在身后的双手,捏握成拳,显示出内心的波澜。

    再看新苑,脸上闪烁一丝奸计得逞的狡诈。

    他早就注意到,公孙无极已经回来,并且就在外默默观看,所以夏轻尘踹他时,并不反抗。

    就是要让公孙无极看到夏轻尘欺压他们的一幕。

    “公孙兄……”夏轻尘面色诚挚,并无心虚之色。

    公孙无极抬了抬手:“不用解释,我都看见了。”

    新苑心中冷笑,正中他下怀,他立刻上前,一脸委曲求全之色:“公孙大人,我们没事,请不要为难夏大人。”

    三名心怀怨气的将领,亦上前道:“是啊,只是跪一跪,没什么的!”

    听他们口气,好似蒙受天大委屈,他们却在竭力为夏轻尘说情一样。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多么忠心不二,顾全大局的好下属。

    公孙无极穿过夏轻尘身边,来到新苑面前,伸出手掌,将其搀扶:“起来!”

    新苑满脸委屈之色,道:“大人,我没事的,只是跪了一会而已。”

    说着,故意捂住已经不再疼痛的腹部,露出痛苦神情。

    “怎么,受伤了?”公孙无极面色阴沉问道。

    新苑摇摇头:“没事,已经不疼了。”

    “不疼是吧?嗯,不疼就好!”公孙无极点头道,其搀扶新苑的手掌,忽然握成拳头,重重击打在新苑的腹部!

    这一拳,来得极其突兀,毫无防备,且用力极猛。

    比夏轻尘那一脚厉害得多!

    新苑惨叫当场,立刻蜷缩在地,捂着腹部嚎叫不已。

    场上几位将领全都发懵。

    公孙无极怎么忽然重伤新苑?

    新苑疼痛难忍的尖叫:“公孙大人,属下犯了什么错,为什么……”

    他没有说下去,因为其眼帘中,倒映着公孙无极一张冰冷无比的面庞:“为什么?当然是夏老弟那一脚太轻,我再补一拳,让你永远记住教训!”

    新苑辩解道:“公孙大人,明明是夏大人欺辱我们,您不为我们主持公道就罢了,反而重罚我们,不怕寒了兄弟们的心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