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超级鉴宝大宗师 > 第1084章 终结

第1084章 终结

 热门推荐:
    通过巧妙的安排,每个角落安置的摄像头将所有方位的视野全部捕获,可以说根本没有一点死角,吴畏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利用黑客技术,把视频中自己出现的形象全部进行微调,毕竟将自己完全抹去这个需要大量的时间和技术的支持,他现在一个人还做不到那么完美。

    终于修改完成之后,吴畏开始目光直视着电脑屏幕,他在等祝融出来。

    他想祝融终究是人,肯定会有三急,所以他一直在等、

    终究祝融办公室的门打开了,一脸激愤的祝融从里面出来,他身后的秘书诚惶诚恐,吴畏眼尖,注意到那个女人的双腿不断颤抖着,而且好像还因为痛苦往里拼命的收缩着。

    吴畏心中对祝融的恨意更加浓重了,这个丧失了正常男人能力的人通过虐待女人的方式来让自己获得心理上的一种补偿,真的是很可怜。

    “今天,就让我来终结你的罪恶吧!”

    吴畏心里这样想,但是宙斯那张帅气的脸再次出现在他的视野中,与此同时,宙斯当时说的话也很让吴畏动然,他说,“这个世界上本来没有正义邪恶之分,有的只是利益的交换而已。”

    祝融晃晃悠悠的走进卫生间,他的脚步明显停顿了以下,随后卫生间里所有的员工都被祝融粗暴的赶了出来,一个小子愣是被祝融一脚给踹飞的,龇牙咧嘴的捂着屁股离开了。

    吴畏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他把快挂以及安全绳、安全扣、铆钉、滑轮组都组装好,咔哒,卡扣入槽。

    如果你在上面俯视,会看到吴畏倒立着从天才顶层缓缓坠落下去,仅仅由一条细细的安全绳来维系。

    祝融把所有的员工都赶走之后,自己脱下裤子来,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瓶子来,小瓶子里面装着小瓶子里面装着一个导尿管。

    祝融颤颤巍巍的把导尿管从来小瓶子中拿出来,然后插进自己尿道中,祝融脸上的表情忽然变了。但是他却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自己已经是一个废人。而吴畏倒立着露出一颗小脑袋来看着祝融把导尿管插进尿道中。

    在这种卫生间里,在人小便的时候通常会自动排水。祝融感觉到不对劲儿,红光闪过,没有流水出来,反而是一个针在那个空隙中射了出来。

    如此短的距离,根本就没有办法躲闪,祝融被那针击中身体。哀嚎一声就感觉到浑身肌肉酸胀无力。而吴畏这时候敲了敲玻璃。然后用破窗器破了窗户,直接跳进来。

    祝融先是错愕,但看到破窗而入的吴畏的时候更是满脸的惊讶,他认得吴畏,空降来的时候上面领导给他看过吴畏的照片。所以他对这张脸简直是熟悉无比。

    “没想到你还是找来了,说吧,到底你有什么企图?”正在说话间祝融从腰间拔出手枪来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吴畏。

    成功把枪拿出来的祝融更是换上了一列凶恶的表情。他的底气更加足了起来,“说吧,你和那个宙斯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们是不是达成了某种合作关系。看来我的消息是错了,你们两个狼子野心,给我们五岳门玩双簧?”

    吴畏呵呵一笑,对于祝融的误会,他倒是没有一点儿的感觉,反而有些庆幸这样一来,五岳门就会分出一些精力来对付宙斯,那这样他这边的压力也会少很多。

    刚才还是去无踪,怒气冲冲的祝融忽然手臂一软。那枪也坠落在在地上,他整个身体就像被抽空了一般,直接瘫软如泥。

    “你现在已经中毒了如果不按我说的办,我保证你活不过明天。”吴畏终于获得了主动权,他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祝融失去了肌肉的力量,泥鳅一般跪倒在地面上无力地蠕动,吴畏用脚把那枪远远地踢开。

    “快点,要杀我给我一个痛快,反正我现在不是一个男人了,死了就死了!”祝融的语气中透漏着悲凉的气氛,颇有种一去不复返的感觉。

    现在的吴畏还不想让祝融过快的死去,他还有事情要问,沉声道,“我问你一件事情,你要如实回答。”

    祝融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吴畏,他现在虚弱的厉害,吴畏看祝融的表现,估计几个时辰后他连眨眼都会是问题。

    不过,几个时辰之后的事情吴畏可管不了这么多,再说五岳门作恶多端,尤其是在拐卖儿童、妇女这方面,简直是恶贯满盈,众人皆欲杀之。

    吴畏这样一想,顿时内心的犹豫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很好奇自己为什么现在变得婆婆妈妈,计算是杀一个人还得前前后后思量一番,这和以前的他简直是判若两人,难道是因为秦情和萌萌的出现吗?

    “问吧!”祝融身子一扭,整个人躺在了地板上,吴畏想扶他起来,想了想还是作罢。

    “你的家伙事儿到底是谁给废掉的?”吴畏想验证自己内心的判断,于是问道。

    祝融哈哈大笑起来,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吼叫。

    吴畏低下头,无奈的叹了口气,心想依照现在祝融的状态,是很难从他的嘴里面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的。

    当吴畏走到窗台前的时候,祝融开口了,“是宙斯,他回来了,宙斯回来了……”

    碎掉的玻璃渣散落一地,吴畏给商厦的安保人员打去电话,很快就会有人发现中毒的祝融,虽然依照现在医院的技术不能够把他医治好,但是保住他基本的行动能力还是可以的。

    那些折射着阳光的玻璃片诉说着无可奈何的悲伤,风兀自灌进来,卫生间外面是一些等的心急如焚的职员,他们知道自己就算是被尿憋死,也不能闯进去,有不少人选择了去楼下来避开这个高峰期。

    外面是人山人海,而里面则是祝融孤身一人,祝融好想呼喊啊,但是他的喉咙却嘶哑说不出话来,他的每一寸肌肤都不是他的,他的力量都归入了虚无。

    这时候,一张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脸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的秘书。

    祝融张大着嘴巴,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呼救,随后他发现自己的声带连震动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还在庆幸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可以获救的希望。

    女职员脱下自己的裤子,斑斑的血迹,还有被祝融强行用手拔掉的毛,撕裂的皮肤是祝融疯狂的最好形容词,“就是你,让我和男友做都不敢了,我们本来是要结婚的啊,就在刚才他跟我分手了。”

    说着女职员一脚踩在祝融的下面,祝融依旧微笑着,他现在听得见看的见,心中想这个吴畏真是恶毒,为什么不把自己直接杀死,反而是保留了自己的视觉、听觉,让自己能看到、听到就是嘴巴里说不出话来。

    孤独是世界上最残酷的杀手,它会悄无声息的夺走你的生命,而现在的祝融已经算是一个死人了。

    不过,绝境之中又看了希望,祝融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秘书。

    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女秘书的身后,他长相清秀,双手的指节比常人的要长出不少,就是几年前他曾经用这只手从女人的下面进入将人的整副肠子都掏了出来。

    女秘书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回头一看,正遇上掏肠恶魔那标志性的笑容,现在他已经戴上了医学专用的橡胶手套,而且是最轻薄款,他还不想这么快的让自己被曝光。

    祝融笑着,安静的看着。

    女秘书本能的想要尖叫,掏肠恶魔早有准备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只手狠狠地捂住她的口鼻,而另一只手蛮横的撕扯开她的衣物,他的动作很快发出的声音很低,瞬间花白的胴 体暴露在空气中。

    女秘书骚动不安,她扭动胯部想示好求和,但是掏肠恶魔李恩一点都不在乎,一只手高高的扬起从下进入,女子身子一抽搐,李恩在她耳边轻轻说,“是不是很爽”说着还有规律的紬动几下。

    按道理来说里面发生了动静是会有好事的职员进来看的,但大家都知道是祝融在里面,稍有不满意便会杀人的角色,再说他们在办公楼里的这些人都是五岳门的一些文职人员根本不善打斗,本来祝融的脾气就暴躁,而且断根之后更加的狂躁,谁也不敢惹他。

    所以那么多的人只是好奇的围在外面看热闹,人事悲凉,不过这一切都是祝融亲手造成的。

    祝融本来已经绝望,他忽然发现自己那莫名其妙失去的力量竟然又恢复了。

    吴畏其实没有走,他还在观察着这个卫生间,通过隐秘探头,他可以将这里的情况一览无余。

    李恩的动作更加快速起来,一拉将所有的零碎都掏干净,女秘书雪白的肌肤沾染上血液有种异常的美感,李恩把她的身子翻过来,解开裤子开始伏在死去女职员的身上蠕动。

    吴畏通过隐秘探头看着李恩的动作,微笑一下,“我终于发现了你的秘密了,哈哈……”

    终于祝融站了起来,他很诧异为什么掏肠恶魔会来帮助他。

    三分钟之后,掏肠恶魔李恩心满意足的站起来,弄好皮带,捋了捋头发,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我是想投奔五岳门除掉吴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