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诸天玩家在线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陛下,您该纳妃了

第一百五十一章 陛下,您该纳妃了

 热门推荐:
    在古代,皇帝具有至高无上的核心地位。

    嫔妃随便玩儿,太监随便使唤,精兵良将随便用。

    周围的一切无不在高仁的掌控之中。

    皇帝,或者说皇权的第一个来源就是暴力。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是一条放之四海皆准的公理。

    用拳头能解决的问题,大家是不会坐下来谈的。

    历史上,但凡是大权在握的皇帝,一定要掌握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

    比如秦始皇、汉武帝。

    他们之所以霸气侧漏、见谁灭谁,正是因为有着武装力量的保障。

    反过来说,一旦有人掌握了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他就有能力当皇帝。

    比如魏文帝曹丕、宋太祖赵匡胤、帝国周高仁。

    虽然他们搞了诸如黄袍加身、禅让的把戏。

    但归根结底,他们还是靠着武装力量的保障夺取的政权。

    但是,皇帝也是史上最糟心的职业,做好很难,做不好人民不会忘记你。

    其次,皇帝无闲暇。

    作为终身职业,皇帝可做不到朝九晚五、每周上五休二。

    皇帝每天都要开启工作狂模式,几乎全年无休。

    没办法,天下的事都得他一个人管,实在是忙不过来。

    倘若皇帝对政务不闻不问,皇权就可能被削弱。

    拿历史上著名的加班狗雍正皇帝来说。

    他每天要工作到第二天的凌晨两三点,到早上五六点的时候又要起床上朝。

    工作时间常年维持在每天十五个小时以上,且全年无休。

    然而,这还不是全部。

    作为皇帝,不光要接见大臣、批阅奏折,还需要出席各类庆典。

    每次庆典,皇帝都得端着架子行礼、受礼。

    这比同来参加的官员要辛苦的多。

    没有一颗加班加到死的心,别想干好皇帝的工作。

    所以,在一心扑在武道上的高仁看来,改革的步伐必须加快了。

    若是每天上朝弄这些个事,那也就不用修炼了,趁早回星际时代算了。

    虽然这个皇位只是为武道服务,但总不至于坑了整个民族,坑了为自己打下江山的兄弟。

    捎带推动一下工业革命、资本萌芽、政体改革,还是有必要的,就当修炼之余的消遣,所谓文武之道一张一弛,闭关太久,不接触社会,这怎么能行。

    与群臣博弈,也是一种修炼。

    可惜,开国之君,少有那种脖子硬的臣子敢硬刚。

    毕竟,方孝孺这样的人很少有。

    第一次大朝会。

    高仁很庆幸的带了几本书。

    很无聊。

    等他们朝觐结束,再将从龙之臣一一册封,爵位并不吝啬,已经好一个多时辰过去了。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一个新提升起来的太监尖着嗓子高喊,最后的一个“朝”字拖的很长。

    已经被彻底架空的兵部侍郎上前一步,高仁也不知道他的名字,禅让接受赵佶朝的一切,还算比较和平的过度,除了那几个贼首外加巨贪巨腐被斩杀于菜市口,脑袋用石灰腌过挂在了城门上以儆效尤,剩下的,高仁一句暂且先用着,便是眼前这些人了。

    “臣兵部侍郎有事启奏,陛下,前朝西北监军、枢密院事,童贯,割据西南,隐隐然有与西夏勾连之势,不得不防……江南,有明教、白莲教蛊惑信徒,已经聚纳数十万人之众,今逢新朝初立,已然割据一方,应遣大军南富裕之地,不可毁于妖人之手……”

    高仁将手中的书覆盖在御案上,抬头看着群臣:“昨日,右将军鲁达已经劝降小种经略相公,西北局势已稳,不用担忧。至于江南隐患,等时机成熟,我自当御驾亲征,一举荡平宵小,此乃小疾。”

    “陛下英明!”

    “臣有事启奏,前朝禁军数十万降卒,禁锢于郊外,不知该如何安置?”

    柴进从朝班里走出来,说道:“商业部、工业部已经在建立,初立的几个国有公司正好缺少人手,这些禁军可以充实。诸如,纺织厂,蜂窝煤球厂,钢铁厂,水泥厂,所需工人远超百万人,不仅能增加财政,更是可缓冗兵之弊……”

    “商业部?”几个老臣心中一颤。

    改革终于又要开始了吗?

    宋之一朝,改革一直在进行。

    王安石的变法也才过去区区几十年。

    士农工商,商居末尾,一般都为人所瞧不起。

    但是,北宋商品贸易的发达,导致这个时期的商人的地位也上升了不少。

    仁宗朝,尉氏县的茶商马季良为了当官娶了外戚刘美之女为妻,得官光禄寺丞,后为安抚使,再迁兵部郎中。

    至于商人子弟想要真正的进入仕途,到英宗以后,也就很普遍了。

    读书无论在任何时代,都是一个很奢侈的事情,大宋以前只有士人之子方能入仕,到了现在这个时代,商人子女也有了入仕的先决条件,那就是财富。

    古语说的话啊,若无父兄经营事业于前,断无子弟入仕于后。

    但是,这只是商人子弟入仕,还没有商人直接进入朝堂的先例。

    “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拗相公没有做成的事,诸位可要尽一把。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天下,总要换一换新颜,诸君共勉……”

    众臣一时间也摸不透高仁的性格,自然不敢多言。

    高仁缓缓的站了起来,挥了挥手,旁边太监抱上来一叠文件,一一发到群臣之手。

    御使大夫李纲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军政分离】四个字,再往后一翻,是【三权分立】。

    “文件只是草列,还需尔等补差补缺,弄出一个拥有帝国特色的政体,军政分离之后,政体的三权分立也是迫在眉睫……多余的我不多说了,你们自己来看,商议好了章程交给我来看。诸位,该吃饭吃饭,该办公办公,时间不早了,还有何事?没事我便走了……”

    一时间,大殿里有些小乱。

    高仁不是个合格的帝王,甚至连装点样子都不想。

    掌权,掌势,修炼到绝顶高手之境,为了便是活出个自我,活出个随心意,哪能又活回去了。

    别的皇帝怎么样,他学不来,也不想去学。

    看着高仁要走,卢俊义及时出列,扬声道:“陛下,臣有要事启奏。”

    “哦,什么事?简明了要,不要打官腔,给你一分钟时间……”

    “陛下,政务不急于一时,如今陛下后宫空荡,也未立后,国不可一日无君,亦不可一日无后,当广聘德貌之女入宫中,还请陛下早日……”

    听卢俊义滔滔不跌的说着,高仁一阵头大。

    “……简而言之,陛下,您该纳妃了。这亦是恩师的意思,请陛下三思!”

    “请陛下纳妃充实后宫!”君臣进言。

    李纲的额头上却是溢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子,他突然想起了当日一起去樊楼会李师师,这家伙竟然……竟然进入了香闺,半夜走了……走了!

    由不得他不多疑。

    加上他后来上了梁山,和一伙粗鄙的大汉厮混。

    难倒这是不喜欢女人?

    龙阳之好虽然算不得什么,但是若是不近女色,这……这该如何是好!

    确定自己发现了官家的重要私密,李纲将脑袋缩了缩,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再有任何的杂念。

    “卢大哥,我修炼正在紧要之处,可无心这些。近日我准备上嵩山少林寺,短则数天,长则一月,便可返回。”

    “陛下乃天子之躯,岂能轻离国都。”

    “请陛下三思而后行!”

    “我意已决!”

    高仁决定的事,有人能阻挡吗?

    看着高仁消失在幽深的宫殿之中,众臣面面相觑,然后俱都看着卢俊义。

    “卢公,这……我等该如何是好?”

    “向往常一样便是……哦,对了,你们最好用心研究一下那些文件。我等梁山归宿军委,只负责开疆拓土,你们治理国家,为军部提供后勤,还有什么三权分立,立法、行政和司法分离。诸公都是饱学之士,我一介粗人,可看不懂。若是等陛下从少林寺返回,诸君还未有个章程出来,少不得丢了这份机缘。”

    柴进紧接着开口道:“改革已经是大势所趋,我也奉劝一句,不要耽误了自身前程。”

    从皇宫里走出来,李纲早已经饥肠辘辘,将军政分离、三权分立等等一一剖析,他们发现,这竟然是帝王主动放权之法。

    “不知陛下究竟是何意?究竟是想干什么?”

    从来没听说帝王会主动将权力交给臣子。

    李纲找了个卖汤饼的铺子,先填饱了肚子,好回去后细细研究。

    突然,他发现了店家使用的炉子很奇怪。

    走进一看,墙角堆着一些带着孔洞的黑乎乎的东西,用手一摸:“这是石炭?怎么这个模样?”

    “大官人,这是新朝免费提供的煤火,试用一个月的时间,真的是好用的很呢!”

    李纲突然想起朝堂上柴进所说的蜂窝煤球厂,难倒便是这东西?

    把手搁在蜂窝煤炉子上试验了一下热度,然后点点头道:“确实不错,火势猛烈,用来取暖和做饭绰绰有余,而且煤灰也少。东京城百万人,每年冬天消耗的炭火不知多少,老丈,这东西价格如何?”

    “推广的小吏说,只炭火的一半……也不知后面会不会涨价!”

    “此乃惠民之政,有战无不胜的利器,又聚纳了民心,再有此民生之策……如何会失败!”

    李纲点点头,感觉公文袋里的那几分改革文件又重了几分。

    不过,脚步却是轻快的几分。

    大变革早已经悄悄开始,在梁山的工业基地里,一个庞大的钢铁造物正发出“呜呜呜”的嘶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