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80章 当面威胁

第80章 当面威胁

 热门推荐:
    夜色中,北河悄然离开了许由安的洞府,踏上了回去的路。

    一千颗灵石,终于让许由安心动了,答应给他找到天麻子跟罗素花。

    其实这两样灵药并不算特别珍贵,只是因为这两种灵药的特殊性,所以宗门都把控的比较严格。如果北河去坊市中购买,必然会有专门的人登记的。而他要做的事情,可见不得光,所以只有找许由安帮忙了。

    许由安也知道,北河要这两种灵药,必然是要干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但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他经不起一千颗灵石的诱惑。

    另外,找许由安帮忙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即便事情闹大了,许由安也不敢跟任何人提起关于天麻子跟罗素花的事情,不然他也脱不了干系。

    两人约定好,三日后在七品堂的山脚下交易。而好说歹说,最终许由安才同意让北河拖延两天将灵石给他。

    悄然回到了七品堂的居所后,北河将脸上的伪装卸下,清洗一番后便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三天,除了每天傍晚时分,他会去膳房饱餐一顿之外,几乎足不出户。

    这三天中,他待在房间中能做的就是修炼。

    经过跟那位王师兄的一战,他知道了武者的实力并不是一无是处,至少面对低阶修士,高阶武者还是能够抗衡一二的。

    因此北河决定,不管能不能在丹田中蓄积法力,他都不会放弃他武者的身份。

    ……

    第三天的夜晚,北河悄然来到了七品堂的山脚下,并未等待太久,许由安鬼鬼祟祟的身形就出现了。扔下了一只包裹,跟一株黑白相间的花朵之后,他甚至没有跟北河说一句话,便逃似的离开了。不止如此,至始至终许由安都蒙着脸,就怕被人给认出。

    对于他的小心敬慎,北河倒也乐得如此。

    将东西拿到手,他便立刻回到四合小院。接下来从北河所在的房间中,就能听到一阵低沉的咚咚怪响。

    第二日一早,北河起床后,习惯性的练了一个时辰功,直到他感觉身躯发热才停下来,并打开房门向着七品堂走去。

    他先来到了七品堂后殿的膳房饱餐了一顿,而后来到了炼丹室,找到了周香香,向此人报道。

    而看到一消失就是将近半年的北河,周香香自然是询问了北河的情况,对此北河只说修为有所进展,便将此事给敷衍了过去。

    跟周香香报道后,他就向着坊市的方向行去。小半日后他来到了坊市,站在了百灵店前。

    到了此地后,北河嘴角一勾,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掌柜的依然在记录着手中的账本,他抬头扫了一眼北河,就继续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情。

    北河从百灵店的后门走过,来到了后院。接着敲响了一间房门。

    “笃笃笃……”

    “进来吧。”

    一道女子的声音响起。

    闻言北河推门而入,只见杨师姐极为悠闲,坐着品着一壶灵茶,这时右手的兰花指高高翘起,将茶盏送到了嘴边。

    “噗!”

    而当看到走进来的人竟然是北河之后,此女口中的茶水顿时喷了出去,脸上更是露出了一抹惊慌。

    见状北河脸上虽然笑容依旧,不过目光中却有一抹冰冷。

    只见他走上前来,坐在了此女的对面,微微一笑后,他随手拿起了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接着小啜了一口。

    “此茶不错。”只见北河点了点头。

    “你……你是北河师弟……”杨姓女子看着他,脸上的惊慌依旧。

    “杨师姐多日不见,不会连我都不认识了吧,莫非北某模样变了不成?”北河脸色古怪的问到。

    而看着有些惊慌的此女,又听他继续开口,“还是说师姐以为北某被王师兄给夺舍了?”

    “你……”

    杨姓女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看着他惊惧异常。

    这将近半年时间过去,她以为那位王师兄早该夺舍北河成功,如今在凡俗世界中享受着各种荣华富贵。毕竟北河只有凝气期一重修为,而那位王师兄可是凝气五重修士。只是现在北河却好端端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并且还直接道出了夺舍的事情,这让此女如何不惊。

    “杨师姐不用紧张,坐下慢慢说吧。”北河微微一笑。

    闻言杨姓女子惊魂未定,但最终还是坐在了北河的面前,硬着皮笑肉不笑的开口,“北河师弟在说什么,妾身有些听不懂呢。”

    “这次前来,我跟周香香师兄说过了,我要到百灵店买点东西,下午就回去做任务,所以无法在此地待太久的。”北河说出了一句让此女莫名所以的话来。

    而他这么做,是要告诉此女,他的行踪有人知道,所以此女最好不要对他做出什么不明智的事情来,否则的话,宗门很容易就会查到她的身上。

    “另外,杨师姐听不懂的话,那要不要让这位王师兄给你给你说说看,是怎么回事呢。”

    说着北河将腰间的一只葫芦给摘了下来,放在了二人面前的桌上,并直接将葫芦塞子给扒开了。

    “这……”

    看着这只经过她手出售的养魂葫,此女神色不由一变。

    “哎……杨师妹,对不住了。”

    下一刻,从养魂葫中就传来了白发老翁的声音。

    此人话音刚落,杨姓女子牙关紧咬,脸上满是震怒之色。这位王师兄夺舍失败之后就算了,竟然将她也给抖了出来,实在是卑鄙之际。

    看到此女脸上的神色,北河微微一下,再次啜了一口杯中的茶水。

    这时让他讶然的一幕就出现了,杨姓女子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看向北河祈求道:“北河师弟,这件事情跟我没关系啊,一切都是那王师兄自己决定的。”

    “我知道,”北河点头,“杨师姐不过是给王师兄提供可选之人的信息而已,这一切王师兄都告诉我了。”

    “北河师弟,还望大人大量,不要将此事告诉宗门长老,不管北河师弟想要什么条件,妾身都可以答应。”说着此女竟然向着北河跪行了过来。

    只是北河却用手中的三尺铁棍,抵在了此女肩头,而后怪异的看着她。

    堂堂凝气期六重修士,竟然跪在他这个凝气一重都不到的人面前。不过随即他就释然了,因为同门相残乃是重罪,夺舍更是遭到宗门的严惩,绝对会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所以为了小命着想,别说是下跪了,即便是此女也不敢二话。

    加上他这次大摇大摆的出现在百灵店,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此女同样脱不了干系,因此又不敢对北河出手。

    “我这次来,的确是跟杨师姐讲条件的。”这时就听北河开口道。

    闻言此女动作一顿,而后惊喜连连道:“北河师弟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妾身能做到,绝对不会推辞。”

    看着此女祈求的模样,北河撇了撇嘴,而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折叠好的纸页,“这上面有一份清单,杨师姐看看吧。”

    说着他将此物给放在了桌面上。

    杨姓女子不解,这时就见此女站起来,拿起桌面上的纸页并打开。

    这时她就看到了纸页上写着数十个蝇头的小字。

    而当看清内容后,此女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我想这些东西,杨师姐应该凑的齐吧,我今天就要。这些就当是师姐想谋害我,给北某的补偿。”北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