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83章 匣中之宝

第83章 匣中之宝

 热门推荐:
    北河拿起了那两瓶炼血丹跟淬骨丹,打开后放在鼻前闻了闻,越看他越是满意,但最终还是压下了立刻服食一粒的冲动。

    现在可不是时候,说不定那杨姓女子随时都会找上门来。而且他还要找人将这两瓶丹药给检验一番才行,就怕那杨姓女子在丹药上动手脚。

    另外,他之所以没有立刻查看杨姓女子给他的那枚玉简,也是怕此女在玉简上动手脚。

    这时北河抬起头来,就发现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过去,洞府中弥漫的化灵散,慢慢的沉淀了下来,最终洞府变得清晰。但如果仔细的话,就会闻到一股淡淡的奇异香味,充斥在洞府中,那是化灵散的味道。

    这化灵散在平日里,对于修士的威胁其实并不算大,因为此物会有味道散发出来,一下子就能分辨出来。

    而且即便是被化灵散给笼罩,但只要不鼓动法力,修士就不会中招,退出化灵散的笼罩范围后,就可以随意施展神通。

    所以这化灵散,在绝大多数的时刻,都极为鸡肋。

    将炼血丹跟淬骨丹放下后,北河从腰间的布袋中,拿出了一枚中阶灵石,握在手中吸收炼化。

    每当他丹田中有一缕法力的时候,他就将这一缕法力给调动,尝试着游走到手掌的位置,以便打开储物袋。

    一颗中阶灵石当中,灵气的含量比起低阶灵石而言,果然浑厚了上百倍,直到两个时辰之后,北河有些疲惫的睁开了双眼,而他手中的中阶灵石,也才消耗了五分之一半都不到。

    北河没想到一颗中阶灵石如此耐吸,这有些超乎了他的预期。

    而经过这两个时辰的练习,他丹田中的法力,又更加靠近手掌一分了,但是距离他能够将法力从手掌催发,还遥远得很。

    休息了一会儿后,北河从腰间取出了一只小小的瓷瓶,接着从中倒出了一粒绿豆大小的黄色丹药。放入了口中,咽了下去。

    辟谷丹是好东西,不但含有灵气,而且还包含有不少的能量,修士炼化吸收后,可以达到不用吃饭的目的。

    只是这种好东西的价值,自然也不算便宜,三颗灵石可以买十粒,而服下一粒辟谷丹,可以管饱三天的时间。

    如果不是要对付杨姓女子,北河要在这地方待不知道多久,他可不舍得用灵石去购买此物。

    休息了一下之后,北河又将灵石给握在了手中,继续尝试调动法力到手掌上。

    接下来的六天时间,北河耗费掉了两颗灵石,可依然没有办法成功,他体内的法力只能游走到肩膀的位置,仿佛就是极限了,无法寸进丝毫。

    最终北河不得不放弃,暂时没有再继续的意思。一切等处理了那杨姓女子之后再说吧。

    思量间北河想起了什么,拿从袖口中拿出一只扁长的玉匣来,此物正是吕侯的遗物,连带那只储物袋,被他从山洞里一同找了回来。

    这一次他将那只万花宗修士的储物袋,还有王师兄的储物袋给藏了起来,但却特意将此物给带在了身上。

    他将玉匣翻来覆去的再查看了一阵,没有秘钥,他无法打开此物。

    而如果强行将此物给破开,他又怕吕侯当初在玉匣内布置了机关,会导致玉匣中的东西也遭殃,那可得不偿失。

    北河摘下了腰间的葫芦,而后将木塞给扒开。

    “王师兄,北某有个小忙想请师兄帮一下。”只听他开口道。

    “师弟有什么尽管开口就是了,老夫肯定不会推辞的。”葫芦中传来了王师兄谄媚的声音。

    他不怕北河利用他,就怕他对北河来说没有利用价值。

    “王师兄精通阵法一道,不知道这东西能否打开呢。”说着北河将玉简呈现在了葫芦口的上方。

    “嗯?”白发老翁从葫芦口,看到了北河手中玉匣,似乎有些惊讶。

    “让老夫好好看看呢。”只听此人道。

    话音落下后,葫芦口中喷出了一股黑色浓烟,将北河的手掌连带手中的玉匣给包裹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北河先是目光一凌,但随即他还是无动于衷。

    仅仅是两三个呼吸的功夫,包裹他手掌的黑色浓烟,就急剧收缩,最终退回了养魂葫。

    “如何!”只听北河道。

    “这东西虽然并非出自修士之手,不过制作却是极为精妙,内部竟然还有机关。”

    闻言北河神色微微抽动,暗道果然如此,吕侯的确在此物内布置了机关。

    不等他开口,又听王师兄道:“此物如果没有正确的开启方式就强行打开的话,会导致内部的一只香包爆开,而香包中应该是某种毒粉,会顷刻间弥漫出来。”

    以北河对吕侯的了解,对方的这种手段倒是不足为奇。

    “咦!”北河一声轻咦,“既然王师兄能看到玉匣中的那只香包,想来也知道玉匣中是什么东西了吧。”

    “老夫只剩下了神魂,也有只剩下神魂的好处,刚才一番探测之下,些许神魂之气从缝隙钻入玉匣中,的确知道了玉匣中之物。”

    “是什么?”北河眼中露出了一抹迫切。

    “一枚玉简。”

    “一枚玉简?”北河诧异。

    他想过很多种可能,玉匣中都有什么东西。只是他从未想过,玉匣中被吕侯封印起来之物,竟然会是一枚玉简。

    摸了摸下巴之后,北河没有任何迟疑,只见他霍然起来,来到了侧室。站在石门前,北河将手中的玉匣掂了掂,接着他将玉匣向着前方一抛。

    玉匣从他手中划过一条抛物线,落在了侧室的墙角位置,发出了“啪”的一声,碎裂开来。

    “嘭!”

    下一刻,就是一股黑烟,从破碎的玉匣中扩散而来,笼罩了方圆三尺。

    看到那股黑烟之后,北河宛如喃喃自语道:“七步散!”

    这东西的确是剧毒,只要常人吸入口中,七步之内就能毙命。

    一时间他没有妄动,而是仅仅等待着。不消多时,黑色烟雾就消散来开。

    这时北河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就怕动作太大,将残留在地上的七步散给激荡而起,最终他来到了角落的位置。

    只见玉匣已经四分五裂,变成了数块。而在碎裂的玉匣内部,果然有一枚玉简。

    北河他缓缓躬身,将玉简给捡了起来,接着又缓步而退,直到退到了门口,他才霍然转身回到石床上盘膝坐下。

    这一刻的他,看着手中的玉简,脸上露出了一抹狂喜之色。

    没想到步骤这么简单,东西就落在了他手中。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小心谨慎。这些年来,他不是没有想过强行破开玉匣。只是其一,他怕触动其中的机关,其二,他怕强行破开玉匣,会让其中的宝物也鸡飞蛋打,到头来他什么得不到。

    看到北河如此果断,养魂葫中的白发老翁有些苦涩。原本他可以欺骗北河,告诉对方玉匣中没有任何机关,直接打开就可以了。

    那样的话,极有可能北河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其中的机关给触发,从而吸入那股明显是剧毒的黑烟,死在此地。

    只不过就如北河所言,杨姓女子始终会找到眼下这地方来的,北河即便死了,他到时候也会落在杨姓女子手中,那时的下场不用说也是魂飞魄散。

    与其落在杨姓女子手里,还不如继续落在北河手里。

    只是此人并不知道,即便是他想骗北河,以北河对吕侯的了解,也不会相信玉匣中什么机关都没有的。如果此人真那么做了,反倒会弄巧成拙。

    将玉简拿在手里的北河,并不知道这位王师兄所想。让他惊奇的是,他手中的这枚玉简看似普通,但入手却沉甸甸的,比起一般的玉简要重不少。

    北河将手中的此物翻来覆去的查看着,最终他还是做出了决定,将玉简给贴在了额头上。

    随着他意识的集中,一股信息钻入了他的脑海。

    这股信息只有寥寥几个字,仅仅是三两个的功夫,北河就“唰”地一下睁开了眼睛。

    这时的他,脸上满是震色。

    他终于明白,七皇子要在岚山宗找什么了。也知道为何吕侯的房间中,会有一具万花宗修士的尸体了。

    “嗡!”

    正在北河脸上满是震色时,他手中的玉简竟然毫无征兆的震颤了起来,接着此物内部竟然有一股白光闪烁,时明时暗,看起来极为奇异。

    “这是……”

    原本还沉寂在震惊中的北河,被眼下这一幕给吓了一跳。

    “咦!这是一种高阶玉简,不但可以铭刻内容,而且还可以定位。”葫芦中传来了王师兄的声音。

    “什么!”

    听到他的话,北河大惊失色。

    ……

    就在北河成功打开了玉匣,并将玉简给取到手时。

    此刻在七品堂他所在的四合小院内,两个遮掩了面容的黑色人影,趁着夜色从山林中一次次腾跃而起,最终悄然来到了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