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108章 交易会(求订阅)

第108章 交易会(求订阅)

 热门推荐:
    北河虽然被突然出现在此地的药王给吓了一大跳,不过他还是很快回过神来,看向药王躬身一礼,“见过药王。”

    闻言药王依然奇怪的看着他,还在纠结北河能够突破到凝气期二重这个问题。

    “起来吧。”随即就听药王道。

    闻言北河站直了身体。

    不过他在看向药王时,内心却是有些打鼓,甚至不敢直视。

    当年药王给他和朱子龙灌了那么多的丹药,他跟朱子龙两人都无法突破到凝气期一重,而今几年不见,他便突破到了凝气期二重,眼下这位必然会有所怀疑。若是因此牵扯出黑冥幽莲的事情,不用想也知道他将被眼前这位杀人灭口。

    心中虽然这样想到,不过北河脸上却是佯装一副镇定的样子。

    只是他完全低估了这些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他二十几岁的年纪,在药王面前就是个毛头小儿,一些细微的面部表情,就出卖了他内心的波动。

    于是这一刻的药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在这位结丹期修士的注视下,药王甚至不需要释放什么威压,就让北河心跳砰砰加快。

    这倒并非是他不够老练,而是他所面对这位,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抵抗的存在。

    “你竟然突破到凝气期二重了。”只听药王开口。

    “弟子侥幸突破而已。”北河道。

    “侥幸吗,你倒是说说看如何个侥幸法。”药王脸上的笑意更甚。

    闻言北河心中暗道一声糟糕,脸色也不由一白。

    千钧一发之际,他急中生智,将手中的木匣向着身后挪了挪。

    而他的动作,自然逃不过眼前这位药王了。

    只见药王伸出手来,隔空一摄。北河手中的木匣就被此人吸了过去,一把抓在手中。

    药王只是看了木匣一眼,而后便将此物给打开,这时他就看到了木匣中是一株青绿色的根状植物。

    以他的见识,一眼认出了此物名叫元根,乃是一种包含温和药力的药物。通常用来综合一些药性过猛的灵药,在炼丹中起着调和的作用。

    看到此物后,药王眉头一皱。

    而这时的北河,却是脸色大变,看向药王道:“弟子罪该万死,不该盗取药王殿的灵药,还望药王赎罪。”

    看着他脸上的惊恐,药王眉头皱得更深。

    这元根不过是用来炼制低阶灵药的东西,以他的修为此物可以说毫无用处。而药王殿低阶弟子背地里的那些小动作,他是一清二楚。

    现在看来,北河之所以能够修为有所长进,应该是长期盗取药田中的灵药。要知道灵药中含有惊人的灵气,吞服之下的确能够达到增进修为的目的。

    不过这种办法,一般人可不敢尝试,因为是药三分毒,加上各种灵药的属性不同,乱服下去的话,会导致诸多的严重后果。

    但北河是武者,而且之前他神识一扫,发现北河似乎还修炼了某种炼体术,肉身比起一般修士更强悍,所以直接吞服灵药提升修为并非不可能。

    虽然这样想到,不过药王还是将神识再次探开,向着北河一番扫视。而且这一次,他前所未有的仔细,似乎北河身体的每一寸,都不会放过。

    在此过程中,北河身躯颤抖着,有一种浑身上下都被此人看穿的感觉,但他却不敢有丝毫的妄动。

    良久之后,药王才收回了神识,面露怪异。

    北河身上有一件网兜状的法器,还有一柄飞刃法器,稍稍引起了他的注意,但除此就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了。他就连储物袋都没有一只,的确不像是有什么秘密的样子。

    而那两件都是低阶法器,药王对此也没有怀疑。

    只见药王将手中木匣向着北河一扔。后者立刻接了过来,并抬头惊惧的看着他。

    在他的注视下,药王身形一动,骤然消失。

    他路过看到北河,只是好奇心驱使才来查看一番,虽然对于北河的修为有些诧异,不过他也并未怀疑。

    北河是他亲手塑造出来的,除了靠服食大量灵药突破之外,他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其他理由来解释。

    至于北河私自盗取药田的灵药,这种屁大一点的事情他可没有心思去管。

    直到药王离去良久,北河才回过神来,这时的他依然惊魂未定。不过紧接着他就连忙向着四合小院狂奔而去。

    他心中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竟然从药王眼皮子底下逃过了一劫。

    要是他手中没有一株灵药,恐怕药王还真会怀疑他为何会心虚。

    回到四合小院后,北河将灵药给藏在了床榻下的机关中,在他的床榻之下,除了这株元根之外,还有其他两株灵药,都是他准备过几天一起藏到外面去的。

    他将所有的家当,都给藏到了山下不同的地方,并未放在房间中。

    而他没有发现,就在他将床榻之下的机关给打开时,在他所在的四合小院上空,药王的身形凌空而立,此人的双目好似能够看穿房梁,北河的动作清晰的落入了他的眼中。

    在看到北河床榻下的机关,以及机关中的另外两株灵药后,药王这才无语的摇了摇头,随即大袖一拂,这一次是真的离开了。

    ……

    经历了偶遇药王的事情后,北河就像被敲响了一记警钟,接下来的一个月,他行事作风变得极为低调。

    除了每隔一日就去七品堂做任务之外,剩下的时间便是在房间中独自修炼。

    这种规律的日子,直到一个月后,才终于被打破。

    这一日北河离开了七品堂,手持铁棍向着坊市的方向行去。

    今日是那小型交易会开始的时间,那株地参精会在交易会上出现。

    只是他在离开七品堂的时候,还是原来的样子,但当他踏入坊市后,已经变成了一个身形瘦高,面色有些蜡黄的青年男子,跟他原本的容貌大相径庭。

    当北河来到坊市,他早有目的的向着某个方向行去,最终来到了一间名叫万宝楼的地方,并抬起脚步踏了进去。

    他来到了掌柜的面前,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而后将二十颗灵石放在了柜台上。

    掌柜的点了点头,招来了一个低阶弟子,这地阶弟子就带领着北河,向着万宝楼的后门行去。

    最终此人将北河带到了后院,并踏入了一间看起来古色古香的阁楼。

    而在阁楼内,竟然有不少人都已经到了。有意思的是,这些人中有一半都将容貌给遮掩了起来,即便大家都是同门,都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的样子。

    对此北河早有所料,在座的这些人,大都是想将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给出售,所以自然要将原本的样子给遮掩一下,避免暴露了真实身份。

    而他之所以会乔装,也是不想被人注意到他会购买地参精此物。一切的一切,都要小心谨慎,不能露出哪怕一丝的马脚。这一点,可以说他完整的继承了吕候的衣钵。

    阁楼颇为宽敞,一张张蒲团看似随意的摆在了地上,只有在最前方,有个小小的石台。

    踏入此地,北河随意找了张蒲团坐下。

    在他周围,已经有三十来人了。只是静等了小半刻钟,阁楼中便有五六十人落座。

    就在北河以为人差不多已经来齐了时,突然间一个人影吸引了他的主意。

    那是一个看年纪二十来岁的青年,此人容貌英俊,不过面色却是有些阴沉。

    看到此人的刹那,北河有些惊讶,因为此人他认识。

    当年他跟朱子龙还有另一个光头大汉被抓来此地服食通脉丹时,这青年便跟在郝夫人的身边。

    当初的此人还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而今已经成长为一个青年。

    此人踏入阁楼后,径直向着前方走去,最终选择了靠近石台的一张蒲团盘膝坐下。

    在这青年男子踏入此地,周围不少的不公山弟子交头接耳,响起了一片议论之声,似乎此人大有来头的样子。

    而恰在这时,一个留着长须的老者也走上了石台。

    “我万宝楼每隔三个月,都会例行举行一次交换会,规矩跟以往一样,公平买卖,不得强买强卖,现在就开始吧。”

    话音一落,此人便离开了石台。

    北河没想到这万宝楼的老者倒是个雷厉风行的人,竟然没有任何废话。

    而这老者一下台,下方的数十人中,立刻有人起身,向着石台掠去。

    那是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看年纪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

    放一上台,此人就对着腰间储物袋一抓,从中取出了一只木匣,并将此物给打开。只见在木匣中,是一株看起来像是人参一样的灵药,只是此物通体呈现黑色,有些怪异。

    “嘿嘿嘿,在下一会儿还有急事,就由在下先来抛砖引玉吧。”中年男子嘿嘿一笑。

    语罢又听此人道:“此乃地参精,乃是我两个月前执行任务时,无意间在一座山沟深处找到的。此物我没有特别要换的,只是想买个好价钱,一千灵石起价,价高者得。”

    此人话音刚落,北河因为兴奋,而身躯颤了颤,没想到第一件东西就是这地参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