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246章 突破化元

第246章 突破化元

 热门推荐:
    北河盘膝坐在一张石床上,陷入了静静地呼吸吐纳中。

    数个时辰之后,他才缓缓睁开了双眼。只见他浑浊的瞳孔,散发出微微的寒光,

    脸色也有些阴沉难看。

    距离他回到了不公山,已经有数日之久了。

    原本当初他的打算,是在回归之后,等到姚灵此女将那仙土给他,他就立刻从此地跑路,找个地方安心突破到化元期。

    但是他完全低估了张九娘,此女在回到不公山的第一时间,并非是随着郝夫人去长老堂汇报,而是将他带回了住处,并将他给软禁在眼下的这一间洞府中。

    这座洞府距离张九娘所在的阁楼并不远,而且同样处在山顶上。

    虽然不知道此女是什么目的,可是不用说也知道此女是没安好心了。

    一念及此,北河脸色越发的阴沉了。

    在这些时日中,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修炼。寿元不足三年,一刻都不能耽误。

    “嗡!”

    就在这时,他所在密室的房门震颤了起来。

    北河神色一动,而后就见他一挥手,一道法决就没入了石门中,随之石门缓缓开启。

    这时他就看到了一个身着黑色长裙,模样动人的女子走了进来,不是张九娘还能还谁。

    看到此女现身后,北河立刻起身,向着此女拱手一礼道:“见过张长老。”

    闻言张九娘微微一笑,“不用多礼了。”

    北河这才站直了身躯,抬起头就看到此女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对此北河神色古井无波,静等此女先开口。

    仅仅是片刻后,就听张九娘道:“你应该对妾身将你给软禁起来,有些不满甚至是恼怒吧。”

    “张长老这么做,应该是有原因的。”北河道。

    对于他的回答张九娘有些意外,这北河心思缜密,可谓滴水不漏,即便是被为难,也能处变不惊,甚至不露出了丝毫的情绪波动来。这一点即便是一些结丹期修士,都不一定能够如此从容。

    点了点头后,就听张九娘道:“梦罗殿之行对于你突破到化元期,可有什么益助吗。”

    虽然不知道此女为何会有此一问,但北河还是道:“此行不过是白跑了一趟,哪里有什么益助。”

    “那你对突破到化元期,可有把握?”张九娘又道。

    “弟子没有把握。”北河淡然开口。

    听到他的话,张九娘脸色微微一沉,“我要听真话。”

    北河有些讶然的看了此女一眼,而后就听他道:“一半把握吧。”

    “一半吗……”张九娘喃喃,而后此女微微颔首,似乎颇为满意,“那你就在此地好好突破吧,有任何需要尽可告诉我一声就是。”

    说完后,此女又补充道:“我会给你准备一些突破所需的丹药,另外这洞府中还有一座聚灵阵,此阵开启之后,可以短时间汇聚天地间灵气,大多数修士突破修为时,都会用到这种阵法。这样的话,你突破到化元期的把握,应该能再增加一两分。”

    北河古井无波的注视着此女,而后道:“弟子有一个问题。”

    “问吧。”张九娘道。

    “张长老这么做,应该是有目的的吧。”

    张九娘嘴角翘起了一丝细微的弧度,这让本就娇美的此女,多了一分动人的妩媚。

    “我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不想被困禁于这一方灵气匮乏的修行大陆。”

    这时张九娘说出了一句让北河莫名所以的话来。

    不等他开口,又听此女道:“同时,我也不是一个心狠手辣跟忘恩负义之辈。”

    这一次说完此女就蓦然转身,背对着北河时,又听她道:“要是你能够突破到化元期,妾身可以承诺收你为徒。”

    但是说到此处,此女脚步一顿,“当然,或许你也可能看不上我这个师傅。”

    至此,她就迈步离开了此地,只剩下北河独身一人,留在这静悄悄的洞府中。

    密室中的北河,看似神色如常,但是心中却极为凛然。

    虽然他不太愿意承认,但是极有可能张九娘已经知道他古武修士的身份了。并且还认出了就是他,当年两度踏入武王宫。

    越想北河越发觉得有这种可能。

    当初张九娘找到药王,替他讨要通脉丹的丹方,必然会打听这通脉丹的用途,甚至此女有可能已经从药王口中,知道了他当年是武者的事情,服下了通脉丹之后,才能走上修行一道的。

    而此女知道了他是古武修士,甚至当年在武王宫还轻薄于她,依然没有对他出手,是因为在此女看来,一个活的古武修士,比一个死的古武修士,更有价值。

    这张九娘年纪应该不大,因此才有野心想要脱离这一方灵气匮乏的修士大陆。只是唯有当修为突破到了脱凡期,才能离开此地。而也因为灵气越发匮乏的原因,这一方修行大陆上,已经没有人能够突破到脱凡期了。

    正因如此,张九娘才会将希望放在他这个古武修士身上。

    张九娘最后的话也有点意思,她并非一个心狠手辣跟忘恩负义之辈,甚至愿意在他突破到化元期之后收他为徒,这就表明了此女跟其他人不一样,至少不会对他做出搜魂,或者是给他种下一些禁制之类的事情。

    一念及此,北河阴冷一笑。现在看来,他是没得选择了。

    眼下既然他被软禁了起来,甚至张九娘还愿意给他提供丹药以及阵法,助他突破到化元期,他当然要接受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至于之后的事情,只有之后再说。

    压下心中的杂念后,北河运转起了四象功。只见在洞府中的灵气,形成了一股微风向着他汇聚而来,尽数没入了他的体内,被他体内的六条灵根,给来者不拒的吸收炼化。

    这种修为进展神速的感觉,是极为美妙的,甚至能让人有瘾。

    之前他告诉张九娘,有一半的把握能够突破到化元期,乃是保守估计。感受到自己的修炼速度,比起以往快十倍不止,北河兴奋得身躯都在轻颤着。

    ……

    眨眼就是两年半过去了。

    如今的北河,松弛的皮肤呈现一种暗黄色,皱巴巴的覆盖在骨架上,其上还遍布着一团团大小不一的老人斑。从北河身上,甚至能够闻到一股浓浓的死气。

    他俨然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就如当年岚山宗的那位宗主夫人,即将老死。

    此时的他盘坐在一座丈许大小的圆形阵法上。

    这阵法叫做聚灵阵,一经开启之后,便能将天地间的灵气汇聚。

    只是阵法虽然好,但是运转此阵所消耗的灵石,比起此阵凝聚的灵气而言,还要更多一些。

    也就是说,此阵的消耗大于凝聚。但唯一优点却是,此阵汇聚的灵气能够全部凝聚在一个地方,也就是阵法的中间,不像单纯吸收灵石那么繁琐跟复杂,而且效率也极为低下。

    不然这聚灵阵能够随意布置的话,天下间的修士修行就不会如此困难了。

    这时北河盘膝坐在了聚灵阵上,一层半球形的罡气从圆形的聚灵阵上激发,将他给罩住。

    而在罡气中,充斥着浓郁无比的灵气,甚至肉眼都能看到一股乳白色。

    他干枯的身躯,就像是一个无底洞,肉眼可见的灵气,正风卷残云一般被他疯狂吸收到体内,甚至形成了一个灵气形成的漩涡。

    只见这个漩涡旋转的速度,越来越恐怖,越来越惊人。

    当到了某一个临界点的之后,只听“轰”的一声,从北河身上爆发出了一股凶猛威压,形成了一股气浪,冲击在整个聚灵阵凝聚的罡气上。在这股威压的冲击之下,罡气支离破碎,而后就是一股狂风席卷在石室中。

    此时就连他的衣衫都鼓荡而起,宛如一个肿胀的气球。

    “唰!”

    北河陡然睁开双眼,浑浊的眼珠中,爆发出了两道让人不敢直视的精光。

    “嗡!”

    一股无形的力量从他眉心一探而开,将整个石室的每一寸角落都给笼罩。这是他的神识之力。

    两年半的时间,他仗着体内的六条灵根,突破到了化元期。

    过程中没有任何的波折,也没有任何的意外,一切都仿佛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这时他的皮肤依然松弛暗黄,其上遍布丑陋的老人斑。但不同的是,他身上再也没有死气的味道。因为突破之后,他多出了一百年的寿元。

    而且就连他的气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以往的他看起来阴森恐怖,但是如今却给人一种和蔼跟慈祥的感觉。

    从他身上爆发出来的化元期威压逐渐减弱并消失,随之刮起在石室中的狂风也平息了下来,到了最后,整个石室寂静无声。

    北河盘膝静坐在阵法上,一时间就像是一尊神色平静的人像,只能看到他的胸膛在轻缓地起伏。

    随之从他皮肤的毛孔中,开始有一些黑色的粘稠汗渍分泌了出来,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黑黢黢的,而且还散发出了一股恶臭味。

    突破到化元期之后,会有一个身体的洗精伐髓过程。而这种洗精伐髓,比起吞噬灵丹妙药,效果好了不知多少。不但是他,每一个突破到化元期的修士,都是如此。

    但是对此北河浑然不在意,他依然静静盘坐着。这般情形足足持续了一刻钟之久,他的嘴角才突然勾起了一丝笑容。

    而后这一丝笑容变成了低沉的笑声,接着笑声越发清晰明亮。

    “哈哈哈哈哈……”

    只见北河一手撑着额头,笑得身躯颤动,几乎快要岔气一样,甚至就连他的眼泪都笑了出来。

    笑声中,他将这一百年来的压抑全部释放。在常人看来,他就像是陷入了癫狂。

    从他踏入修行的那一刻开始,几乎就是寸步难行的。

    他一路走来的每一步,都充满了凶险跟危机,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九死一生服下通脉丹,靠着黑冥幽莲艰难突破,他曾被药王怀疑过,被同门夺舍过,堵杀过,还在武王宫中跟结丹期甚至是元婴期老怪斗智斗勇。

    这一路他可谓披荆斩棘,浑身是伤。一次次的机遇,一次次的凶险和化险为夷,还有一次次的莫大运气,才能让他在今日突破到化元期。

    这般笑声一浪接着一浪的回荡在石室中,最终北河摇头晃脑的站了起来,口中哼着不成调的小曲,脸上满是怡然自得。他在石室中辗转跳动,那种怪异不堪舞姿,活像一个发疯的老头。

    也不知多久过去,被兴奋跟狂喜冲昏头脑的他,才渐渐恢复了理智。

    虽然北河眼中的癫狂依旧,但他却对着储物袋一拍,从中取出了一面人高的铜镜,矗立在了面前。

    看着铜镜中的苍白的自己,北河上下打量着。

    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好好看过自己了。没想到眼下的他弓腰驼背,朽不成形,竟然苍老成了这个样子。

    看着镜中的自己,北河嘿嘿一笑,而后他面向铜镜就盘膝坐了下来。

    当年水性杨花的杨师姐,可是送了他一份不错的礼物,是时候修炼那返老还童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