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269章 善后

第269章 善后

 热门推荐:
    这时在北河脚下的阮无情,眼睛瞪得大大的,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北河神识将此人的尸体给罩住,一番扫视之下,这才松了口气,这阮无情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此番能够斩杀化元后期的此人,北河也是存在着极大的侥幸。其中当属他用二指禅,将此人重创这一环最为重要。

    若非如此的话,正面交锋,就凭阮无情手中的诸多宝物,他应该就不是其对手。

    按照北河的推算,以他现在的实力,对上寻常化元中期修士,胜算居多。不过要是面对化元后期修士,就有些够呛了。当然,这其中也有阮无情此人乃是内阁长老,本身天资就不凡,实力在化元后期修士中,也算是强的原因。

    这时北河的目光落在了阮无情上半截尸体的腰身两侧,只见被他二指禅洞穿的伤口,依然鲜血淋漓。

    北河神色一动,他重创此人是在大半日之前,但是此人逃遁了这么久,都没有将伤势压制,这自然引起了他的怀疑。他已经猜测到,二指禅造成的伤势,恐怕并非寻常伤势那么简单。也正是这个原因,阮无情此人的伤势才会越来越严重,最后体内精血流逝大半,才会被他追上并一击斩杀。

    思量间北河将手中的长剑收进了储物袋中,而后捡起了阮无情腰间挂着的一只储物袋。

    接下来他就开始对着此人搜身。从阮无情的腰间,他摘下了那面内阁长老的令牌,而后他又从此人的袖口中,找到了两只精美的核桃法器。除此之外,阮无情的身上就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了。看来此人将他所有的宝物,都装在了储物袋中。

    将那面长老令牌丢在地上后,北河一脚将此物给踩进了泥土中。

    而后他屈指连弹,两颗鸽蛋大小的黄色火球,就从他指尖激射而出,分别打在了此人的两截尸体上。随着呼呲一声,此人的两截身体燃烧起来。最终在熊熊火焰中化作了焦炭,而后是飞灰。

    北河又将现场清理了一番,直到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之后,这才冲天而起,向着不公山的方向疾驰而去。

    一路往回赶的他,这时脸色略显的阴沉。

    他虽然成功斩杀了阮无情此人,但是回到不公山之后,失踪的此人必然会引起宗门的察觉。

    而在知道阮无情死亡之后,结丹期长老必然会第一时间查到他的头上来。因为是他跟随阮无情此人,一同前往天尸门送药的。阮无情也是在回归的途中被斩杀。

    他不过化元初期,而阮无情乃是化元后期修士,虽然不见得宗门会怀疑是他杀了此人,但是他必然会受到详细的盘问。

    因此北河必须要先想清楚,此事如何跟宗门内的长老交代。

    不过对此他倒是并没有太过于担忧,虽然是他将这阮无情给斩了,但却是此人先对他表露出杀机,若是他不先下手为强的话,恐怕死的就是他。

    这件事情即便是让宗门的长老知道了,他顶多受到一番责罚。

    化元期修士,已经是宗门的中坚力量了,不像是凝气期修士那样,犯错之下会杀一儆百。

    当然,不到那种地步,北河也不想暴露他斩杀了阮无情此人的事情。

    思量间他心中便有了定计,这件事情他直接禀告张九娘好了。

    阮无情是不公殿的人,而张九娘则是不公殿的长老。

    他跟张九娘之前可是有着约定的,此女还承诺如果遇到麻烦,会尽量帮他。这件事情,张九娘应该能够帮他处理好。

    如此想到时,北河将阮无情的储物袋拿在手中,而后法力鼓动注入其内。

    此人虽然在储物袋布不下了一层禁制,但是眼下已经死去,加上北河体内的法力极为浑厚,因此只是小片刻的功夫,他就将这只储物袋给打开了。

    下一息,他眼中就精光一闪,北河从中率先取出了一只玉匣。

    将被封印的此物给打开之后,就见玉匣内有一粒白色的丹药,静静躺在其中。

    从这一枚丹药上,他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药力。并且在玉匣开启的刹那,还有一股芬芳从中弥漫出来。

    看到这一粒天元丹,北河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当初他还曾千方百计的想办法,如何才能将一粒天元丹弄到手,眼下这位阮师兄,就给他送上门来了。

    喜滋滋的将这一粒天元丹给收起来后,北河再次查探起了此人的储物袋。

    而阮无情此人不愧是内阁长老,此人的储物袋中,除了那件他极为在意的符宝之外,他还找到了三十余颗高阶灵石,还有千余颗中阶灵石。

    不止如此,当中一件白色的铃铛法器,还引起了他的注意。在北河的研究之下,他就发现这件铃铛法器摇晃之下,有着提神醒脑的作用。这一类宝物,往往在自身陷入浑噩时,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但是北河却不知道,为何此人没有将这件铃铛法器,给随身携带,这样需要的时候也能随手激发。

    另外,储物袋中还有诸多瓶瓶罐罐封存的丹药,以及一些类似于炼器材料之物。

    这些东西对北河而言,可以说都是极为有用的。

    他进阶到化元期的时间不长,眼下正是欠缺法器还有各种丹药的时候,阮无情此人就全都给他送上门来了。

    而最让北河讶然的是,此人的储物袋中,竟然还有一套阵法。

    以他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看出了这是一套名叫斩仙阵的阵法。

    这斩仙阵仅仅是从名字就能够看出,是一套攻击型的大阵。只要修士被困在其中,那么激发此阵之下,就能够爆发出强大的攻击力,将对手斩杀于阵法中。

    只是这阵法布置起来颇为麻烦,并且还需要耗费颇长的时间。

    这斩仙阵根据布阵材料的品阶高低,分为不同的品阶。

    从最低阶的只能困住凝气期修士的斩仙阵,到最高阶能够斩杀元婴期修士的斩仙阵都有。

    而从眼下这一套斩仙阵的品阶来看,这套阵法布下后,应该可以困杀结丹期修士。

    只是以北河眼下的实力,要布置出此阵来,还是颇为麻烦的。另外,这斩仙阵似乎还欠缺一件布阵材料,也就是说储物袋中的此阵并不完整。在北河看来,或许这套阵法阮无情也在研究。

    不过具体如何,还需要北河仔细检查一番才能弄清楚。

    但饶是如此,北河极为欣喜了。

    当年他曾有一套名叫七七天斗阵的困阵,他正是用了此阵,当初在屠了丰国皇宫之后,才能将追来的通古门老妪斩杀。而且当初在伏陀山脉,他还用此阵短时间将张志群此人给困住了一番。

    眼下这套斩仙阵,对他而言正好合适。不说别的,化元期修士只要被困在其中,大都只有死路一条。

    当然,前提是他能够将此阵布置出来才行。

    北河对此人储物袋中的东西原封不动,这些东西若是现在就据为己有,若是被长老查出来,那才是不打自招,因此按照他的习惯,烫手的山芋,自然是先藏起来再说,等风声过去了再拿出来自己用。

    这时他嘴角含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早在当年他就知道,唯有杀人夺宝,才是来钱最快的行当。

    原本他还在为他所欠缺的各种资源焦头烂额,天尸门之行,便一劳永逸的解决了他所有的麻烦。

    ……

    数日后,北河终于赶回了不公山。

    但是他并未直接回到药王殿他所在的洞府,而是来到了不公殿张九娘所在的阁楼前。他特意选择了在夜晚回归,前来此地时,也没有任何人看到他的行迹。趁着那两个凝气期守卫没有注意,他悄然遁入了阁楼中。

    斩杀了阮无情此人,只有让张九娘帮忙处理一番了。

    北河遁入阁楼后,就向着后殿的方向行去。

    这地方他来过数次,因此颇为熟悉,就连最外面的阁楼没有禁制也极为清楚。

    当他来到了后殿之后,他便驻足而立了。北河取出了一张符箓,一番念念有词之下,手腕一转将此物给激发,只见这张符箓破空而去,从锰粉钻入了后殿中。

    至此,他就等待了起来。

    小片刻过去,后殿的大门悄然大殿,于是北河踏了进去。

    这时他就看到了一袭黑裙的张九娘,正坐在一张桌前,看着他有些疑惑,并开口道:“这么晚了找来,是有什么事。”

    “弟子的确有一件事情,要麻烦长老一下。”北河一声苦笑,而后他继续道:“一个月前弟子跟阮无情一同护送丹药到天尸门,不过回来的路上,弟子将此人给斩了。”

    对于张九娘,北河不需要隐瞒什么。

    “什么?你将阮无情给斩了?”张九娘有些惊疑。

    在此女看来,北河不过区区化元初期修士,要斩杀化元后期的阮无情,这是不大可能的。

    但是再一想到北河还有一层古武修士的身份后,此女这才稍稍释然。当年在武王宫,北河可是能够力压元婴期修士的,因此斩杀一个化元后期的阮无情,倒不是什么了不起事情。

    “此人先对弟子起的杀心,弟子为了自保之下,才会选择动手。”北河道。

    闻言张九娘大有深意的看着他,一时间没有开口。

    良久之后,才听此女道:“你斩杀此人时,是否有其他人看到。”

    张九娘竟然对北河为何跟阮无情之间会产生矛盾,一副丝毫不关心的样子。

    “没有。”北河摇头。

    “此行你前来找我,又是否有人看到。”

    “没有。”北河再次摇头。

    “很好,”张九娘稍稍点了点头,但随即又话锋一转:“阮无情此子是田真的真传弟子,此人的死田真多半会严查一番的,这倒是有点麻烦。”

    “田真?”北河眉头一皱,他想起了此人乃是不公殿的一位结丹期长老,并且还是郝夫人的双修道侣,也是死在他手中那田赢的父亲。

    一念及此,他脸色也稍稍一沉。

    “不用担心,长老会盘查的过程我很清楚,因为绝大多数的时候,这种事情就是我亲自来做的,我告诉你怎么做。”张九娘嘴角一勾道。

    接下来,此女就告诉了北河具体该如何行事。

    直至一个时辰之后,北河才悄然离开了此地,而后向着药王殿疾驰而去,并且这时的他,脸上还带着一抹轻松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