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296章 斩杀结丹

第296章 斩杀结丹

 热门推荐:
        当元煞无极身突破到了第一重之后,北河肉身的实力,就能够跟寻常的结丹初期修士短暂交锋了,眼前的结丹期女子被他困在阵法中,他更加有优势。或许今日仗着这套斩仙阵,他有机会将此女给斩杀。

        接下来北河就看到在斩仙阵的禁锢之下,阵法中将结丹期女子罩住的巨大钵盂,体积收缩到了丈许大小,如此的话此物的防御力也陡然暴增。

        接着这只黑色的钵盂,轰然向着斩仙阵的一根石柱撞击而去。

        但听“轰隆”一声巨响,整个阵法都在晃动,就连地面都出现了轻微的震颤。此女的反击显然是有效果的,但是距离要将斩仙阵给轰开,显然还有很大的距离。

        “哼!”

        北河一声冷哼,法力鼓动注入手中阵旗的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这时以整个斩仙阵为中心,骤然刮起了一股狂风,尽数向着阵法席卷而去。

        这座阵法不但以小岛为阵基,自身更是有一座聚灵阵,可以吸收灵气为阵法的运行提供能量。

        因此这座巨大的阵法,并不需要灵石来驱动。

        不过那块巨大的聚灵石,是有使用寿命的,具体根据阵法的使用情况来决定。而当初此阵欠缺的主要材料,也正是那聚灵石。

        在疯狂吸收灵气之后,整个阵法嗡嗡震颤,爆发的青光越发刺眼。照耀在其中的钵盂上,除了强悍的挤压之外,还传来了一阵密集的叮叮之身,仿佛这些青光是一柄柄利剑。

        而结丹期女子则操控着黑色钵盂,不断撞击在阵法上,试图从中脱困而出。

        一时间隆隆之声不绝于耳,一股剧烈的法力波动从阵法中传来。

        但是这套阵法却极为坚固,依然没有被轰开的迹象。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钵盂撞击的力度,反而变得越来越小,不消多时就已经绵软无力,甚至表面的灵光都暗淡了不少。

        显然对钵盂法器的操控,使得结丹期女子体内的法力在疯狂消耗。

        北河眼中精光大放,这座斩仙阵的威力,比他想象中的可要大出不少,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

        在北河的注视下,仅仅是小半盏茶的时间过去,罩住结丹期女子的钵盂,灵光骤然一暗。

        电管火石间,只听“嘭”的一声,此物陡然炸裂,残渣四处飞洒,露出了其中那结丹期女子的身形来。

        此女脸色大变,眼中甚至露出了一抹惊恐之色。

        几乎是在钵盂碎裂的刹那,她体内的法力再次鼓动,形成了一层罡气。

        只是就连此女的那件钵盂法器,在青光的照耀下都四分五裂了,此女的激发的罡气,防御力更是不堪。

        仅仅是坚持了十余个呼吸的功夫,就狂颤起来。

        “住手!”

        但听其中的此女看向北河惊呼道。

        然而对此北河置若罔闻,再次将手中的阵旗一挥。但听“波”的一声,罩住此女的罡气碎裂开来。

        这一次,凶猛的青光尽数照耀在了此女的身上。

        “砰!”

        在北河惊诧的注视下,只见这有着结丹期修为的女子,身躯轰然炸开,变成了鲜血碎肉,散布在阵法中。

        “这……”

        北河张了张嘴,口干舌燥的咽了口唾沫,对这一幕感到难以置信。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费什么力气,比之前斩杀那黑衣青年还要轻松,就斩杀了一个结丹期修士。要是让常人知道,必然会惊掉大牙。

        良久之后,北河才回过神,眼中精光奕奕。

        这一切的功劳,自然全都归功于斩仙阵了。此阵本来就是对付结丹期修士之用的,威力可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

        只要是被困在了阵法中,在无法逃走的情况下,即便是结丹期修士也只有挨打的份。

        凡是落入阵法中的修士,都会遭到阵法的强烈挤压跟撕扯,这种挤压跟撕扯力会越来越烈,让人难以抵抗。

        不过还有一点北河不知道的是,那结丹期女修不过是一位实力寻常之辈,此女能够突破到结丹期,是因为依附在一位元婴期老怪的手底下,服下了诸多的灵丹妙药,自身的实力,在结丹期修士中算是垫底的存在。不然要是换做一个其他人,他想将对方给斩杀的话,应该不会这么轻松。

        当初那颗聚灵石,花费了北河数百颗高阶灵石,这数百颗高阶灵石原本让他极为肉痛,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值得的。

        思量间北河注入手中阵旗的法力一收,只见前方的斩仙阵慢慢停止了运转。最终整个阵法的青光消散,十八根石柱表面的灵光,也暗淡了下去。

        北河定眼向着其中一看,阵法中有不少之前那件钵盂法器的残片,除此之外,一些鲜血碎肉还散布着。

        不止如此,那结丹期女修的储物袋刚才也爆开了,诸多的物品散落了一地。

        但是其中大多数的东西,都被斩仙阵激发的强烈挤压之力,给挤压成了碎渣,就比如其中的灵石,还有一些瓶瓶罐罐之类的。

        见状北河摇了摇头,那结丹期女修连实力都来及发挥出来,就死在了阵法之下,比起当初的阮无情还要憋屈。

        而一想到自己能够斩杀一位结丹期修士,北河心中依然有些兴奋。

        遥想当初的吕侯,行事小心谨慎,从来不敢大意丝毫。这是有道理的,眼前结丹期女子,恐怕活了至少数百年,但只是一个疏忽不甚,就在阴沟里翻了船。

        当初北河还是武者的时候,便知道一些用阴谋诡计,比如用毒或者布下陷阱,可坑杀比自己更强的武者。

        而当他成为了修士,发现修士的手段跟神通,武者远远不能比较后,他便有种一切以实力为尊的念头。

        但是从眼前的一幕来看,低阶修士要斩杀高阶修士,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比如布阵,就是一种极为不错的选择。

        不过他能够斩杀结丹期的此女,也有不少运气的成分。除了此女修为并不强之外,最主要的就是对方疏忽大意。

        当初他是故意将阵法布置在土峰的四周的,之前他逃到了洼地中,按照修士的习惯,追杀他之人往往会站在高处俯视。果不其然,之前的结丹期女修就步入了他的圈套。

        按照之前北河的打算,原本是无法将此女斩杀,就利用斩仙阵暂时将此女给禁锢,从而逃之夭夭。但是现在看来,一切都不用了。

        沉吟间他陡然惊醒,明白此地不可久留。只见他向前掠去,踏入阵法中后,目光四下一扫。

        这时他就看到了地上还完好无损的东西,只有一面令牌,还有几块看样子是炼器材料的东西。

        北河来不及辨认,就将那几块炼器材料给毫不客气的收了起来,而对地上的那面令牌,却视若无睹。

        他手中的执事长老令牌都是一件法器,更不用说这结丹期女修的这面令牌了,若是拿走的话,说不定会有高阶修士借此追查到他的行踪,从而杀上门来。

        他可不想再一次被一位结丹期,甚至是元婴期修士给追杀。

        接着北河取出了阵旗,再次挥动了。随之就见阵法震动,一根根再次向上拔高了一丈,而后体积慢慢缩小到了一尺。

        北河身形游走在阵法中,迅速将这座斩仙阵给拆解下来。

        当初布下阵法他花费了数日之久,不过要拆下这座阵法,只是小片刻的事情。

        毕竟布阵需要将每一件布阵器具的位置,精确到分毫不差的地步,乃是一件耗时费神的功法,拆阵则不需要。

        北河将所有的布阵材料给收入了储物袋,最后他在脚下丈许深度,挖出了那一块聚灵石。

        这时他就看到了聚灵石内部的精华,已经消耗了三分之一还多。对此他极为肉痛,要对付结丹期修士的话,看来这阵法最多还能使用一两次。

        就在北河准备抽身而走时,突然间那面被他视若无睹的令牌,此时表面的灵光亮了起来。

        而后从令牌中,传来了一道硬朗的男子声音。

        “刘芸,可有查到杀我儿之人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