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328章 严刑拷问

第328章 严刑拷问

 热门推荐:
        季无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栽在一个小小的真气期修士手中。

        而这也不怪他,他的手段即便是碰到元婴期修士,都能够蛊惑对方的心神,唯有古武修士受的影响才不会那么强烈。任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一方修行大陆上,他会碰到一个古武修士,而且还是一个具有元灵体的古武修士。因此他的手段,对于北河来说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虽然季无涯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这一次他是栽了。

        就在此人心中万念俱灰之际,只听北河开口道:“下面我来问,你来答。”

        “小友想问什么就问吧。”季无涯道。

        “数千年前你等就降临这片修士大陆了,为何你能够苟活这么久。”只听北河问道。

        “季某本该早就陨落,但是当年在踏入这座无根岛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这一方灵乳。因此借助灵乳可以温养元神的功效,季某元神出窍,在这一方灵乳当中,苟活至今日。”

        “灵乳?这是什么东西?”北河问道。

        “灵乳不过是我等古武修士的称呼,在你们这一片修行大路上,此物被称之为洗灵池。”

        北河眼睛一眯,“这么说来,洗灵池是真实存在了。”

        “的确如此。”季无涯点了点头,而后继续道:“当年季某在发现这一方灵乳的时候,此物已经所剩不多了,虽然我知道小友对这洗灵池很感兴趣,但遗憾的是,随着季某元神温养其中,此物便被彻底耗尽。”

        听到此人的话,北河一时间没有开口,心中思量着季无涯所说到底是真是假。

        “那你将神魂温养在这一方洗灵池当中,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北河又问道。

        这一次,季无涯陷入了短暂的迟疑,但仅仅是片刻间就听此人开口道:“计谋是想借助这一方洗灵池,吸引诸多的修士前来此地,并将这些人的精血给炼化,重新炼制出一具肉身,从而入主其中,再次踏上修行一道。”

        之前他将圆脸胖子的精血给吸干的一幕,北河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因此如果现在对北河说假话,以北河的心智,必然会被识破,到时候反倒会惹麻烦。

        “原来是这样……”北河点了点头。

        下一息就听北河一声轻笑。

        “以季前辈的神通,要抓诸多的低阶修士,并抽取这些人身上的精血,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才对,为何偏偏要在这无根岛上进行此事呢?换个地方不更加轻松吗?也不可能浪费这么多时间跟精力。”

        虽然早就知道北河心思缜密,但是听到他的话后,季无涯还是有些恼怒,北河不是那么容易匡骗的。

        于是就听此人道:“此地的灵乳能够温养季某的神魂,而在外界,季某可活不了那么久。”

        “是吗?”北河大有深意的问道。

        季无涯的话他显然不信,不过没关系,他并没有将此人给揭穿,一会儿他会让此人好看的。略一思量,只听他话锋一转。

        “晚辈对于季前辈等人,当年踏上这片修行大陆的目的,很是感兴趣,不知道季前辈的人为何会踏上这片修行大陆呢?”

        眼看北河并未追问下去,季无涯心中松了一口气,这时就听此人道:“当年我等踏上这片修行大陆,自然是为了掠夺修行资源了。”

        听到此人的话后,北河眼中露出了一抹明显的凌厉,只见他双拳伸出,一掌掌隔空对着下方的水池拍了下去。

        一只只由真气凝聚而成的巴掌,由小而大的扩散到了丈许大小,悍然轰入了下方的池水内。一时间只听嘭嘭的声响接连不断,整个水池都在剧烈的震动,水面被荡起了数丈之高,就连诸多的池水也波及到了水池之外,发出了哗啦啦的声音。

        “小友赶快住手。”季无涯连忙出声阻止。

        但是对于的他的话,北河充耳不闻,手中动作没有丝毫停顿。

        就在季无涯口中传来阵阵惊呼,还能感受到此人的惊惧之意时,北河终于收手而立。

        “在这片没有元气的修行大陆上来掠夺资源,这种鬼话三岁小儿都不信。若是季前辈要跟我打马虎眼的话,那就不要怪晚辈不客气了。”北河道。

        话音落下,只听他厉声呵斥,“再问你一次,你等踏入这片修行大陆,到底是为了什么。”

        此刻从水池当中,传来了季无涯气喘吁吁的声音,良久之后,才听此人道:“我等是为了寻找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北河问道。

        “一具肉身。”

        “一具肉身?”北河极为惊异。

        他突然想起了他脖子上那颗黑色珠子,珠子当中似乎是一具异族修士的神魂,而这些人竟然要寻找一具肉身,这不禁让他联想到,这群古武修士要找的,会不会就是他脖子上那异族修士神魂的肉身。越想北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

        “是何人的肉身?”于是又听北河问道。

        “具体的季某也不太清楚,季某当年也只是听命行事而已。”又听季无涯开口。

        “敬酒不吃吃罚酒。”说话时北河眼睛眯了起来。

        “小友且慢!”季无涯看出了北河接下来的动作,连忙出声。

        北河话音落下,只见他手掌连续拍出,轰在了下方的水面之上。

        在一番狂轰滥炸之下,继乌鸦惊呼连连,声音中满是惊恐。

        北河的这一番动作,池水已经消散了三分之一还多。而他的元神跟这一方池水融为一体,相当于他的元神也被轰散了三分之一。

        直到良久之后,北河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而这时在池水中,还能听到季无涯的一阵哀嚎。

        只听北河开口道:“若是季前辈还不说实话的话,那晚辈就不会给你任何机会了。”

        “季某的确是不知道,又如何能够告诉小友呢,小友即便是杀了季某,季某也无法给你任何答案。”

        听到此人的话,北河一时间陷入了沉吟,当年他曾对邢军搜魂,因此知道降临这一片修行大陆上的古武修士,一共有六大首领,其中除了邢军之外,另外五大首领以自己的肉身为阵眼,将自己封印在了武王宫。而六大首领中,的确没有这季无涯。

        想来季无涯此人,只是当年降临这片修行大陆上的古武修士中的普通一员,因此不知道这些亲密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思量间北河就想到了什么,只见他一把摘下了脖子上挂着的那颗黑色珠子,并当着季无涯的面,将包裹此物的黑布给摘下,将这颗黑色珠子拿在手中,看向季无涯道:“你可知道此物是什么。”

        几乎是北河话音刚落,从水池中就传来了季无涯的一声惊呼,“不可能,这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北河瞳孔一缩,冰冷道:“看来季前辈也并非什么都不知道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