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415章 跨海神舟

第415章 跨海神舟

 热门推荐:
    时间匆匆,眨眼又是两年过去。

    

    这一日,北河依旧盘坐在静谧的船舱当中,在他的面前,是那具丈许大小的聚阴棺。

    

    只是在聚阴棺内,有一种翠绿色的液体,淹没到了棺椁三分之二的位置。

    

    一股浓郁到极致的药香从中散发出来,充斥在整个船舱内,让人闻之就有一种浑身通泰感觉。

    

    时至今日,他已经将祭炼一具高阶炼尸的所有灵药,给准备齐全了。

    

    在棺椁中的灵液,乃是数十种品阶达到了四品,还有诸多的三品灵药融合而成,已经酝酿到了最为醇厚的阶段。

    

    而这乃是炼制高阶炼尸的第一个步骤,也是最不可或缺的一环。

    

    北河一挥手,随着一道重物落地的沉闷声响,季无涯的尸体就被他给甩了出来。

    

    看着双眼紧闭,躺在他脚下这个仙风道骨的老者,北河摸了摸下巴,露出了一抹沉思。

    

    这可是一具古武修士,而且修为还达到了武王的境界。即便是他如今突破到了结丹期,但是要损坏季无涯的肉身,依然是极为困难的事情,足以想象此人的肉身,达到了何种强悍的程度。

    

    正因如此,要是成功将季无涯的肉身炼制成了炼尸,到时候这具炼尸苏醒,在他还没有来得及炼化的情况下,十有会本能的发怒,他可不见得能够将对方给压制。

    

    这个问题一直让北河担忧着他,让他不知道该如何稳妥的解决。

    

    澹台卿给他的高阶炼尸术上,倒是提到过好几种办法,其一就是先将炼尸给死死禁锢,不让它动弹,到时候强行种下血脉印记。要是在天尸门,必然会有一些专门的阵法或者禁制,只是在这茫茫大海的飞舟法器上,北河可没有那种手段。

    

    其二,就是在还未用三魂七魄髓将炼尸唤醒前,就在对方的识海中种下一道随时可以引爆的血印。

    

    若是到时候他无法将季无涯给压制,那么可以将血印给引爆,使得这具炼尸的脑颅炸开。

    

    北河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就是要将季无涯给成功炼制成高阶炼尸,那真到了那一步,他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不过至少比起被这具炼尸威胁性命更好。

    

    于是北河一把抓住了季无涯僵硬的尸体,向着聚阴棺中一甩。随着噗通一声,季无涯的肉身,就被扔进了聚阴棺内。

    

    在北河的注视下,只见季无涯缓缓沉了下去,使得棺椁内的水面也上升了不少。

    

    只是在棺椁内的碧绿色灵液,却没有任何的动静。

    

    北河眉头一皱,看来灵液浸入季无涯肉身的过程,会极为缓慢,显然不是低阶炼尸那样,十天半个月就能够完成的。

    

    于是他将聚阴棺的棺盖一合,接下来就等待这些灵液慢慢的融入季无涯的肉身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要多久,但是依照北河的推测,恐怕也要一年以上。

    

    将聚阴棺收起来后,他迈步走上了甲板,就看到身着长裙的张九娘,坐在甲板的最前方。

    

    这时的她,双腿悬在船沿下,来回踢动着,一手托着下巴,看着天边的晚霞。

    

    北河走上前来,坐在了她的身侧,亦是眺望着远方。

    

    曾几何时,他跟冷婉婉在岚山宗的时候,每天也会如此。

    

    不过那个时候,他所在的地方是在群山当中。而眼下,却是在茫茫的大海之上。

    

    在这两年的时间当中,北河还有张九娘在海域上航行,碰到过两只结丹期的灵兽。

    

    那两只灵兽都是结丹初期的修为,其中一只形似巨鲨,而还有一只则是足有二十余丈长的海莽。

    

    那只巨鲨灵兽,因为时刻都在水面之下,北河将此兽激怒下,一击就将对方给重创。

    

    但是因为没有毙命,那只巨鲨灵兽竟然沉入了海底,就此消失不见了踪影,这让北河极为懊恼。

    

    好在那只海莽灵兽,在北河的一番游斗之下,被他给轻易的斩杀。

    

    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当他取出了那只海莽灵兽的本命精血,清洗了他的符眼之后,竟然没有任何的效果。

    

    虽然那只海莽灵兽,修为不如最初那只八爪鱼灵兽高,但此兽的本命精血,绝对不可能对他毫无作用才是。

    

    因此这让北河异常的疑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思来想去,最终他猜测,或许只有本身就具有一定的目力神通的灵兽,本命精血才有着清洗他符眼的效果。寻常灵兽的本命精血,是没有这种作用的。

    

    越想他越觉得有理,而要验证的话,就需要猎杀更多的灵兽才行了。

    

    而斩杀了两只结丹期修为的灵兽,他顺利得到了两颗水属性的妖丹。这东西他用不上,按照他的打算,用来交换成灵石是最好的选择。

    

    “应该还有两年,就能够赶到陇东修域了。”

    

    说话时,张九娘依然看着远处天边的晚霞。

    

    “嗯。”北河点了点头。

    

    在海域上航行的四年多时间,算起来倒也过得极快。仿佛昨日他跟张九娘两人,还在伏陀山脉,今日就在广袤无垠的海域上了。

    

    “到了陇东修域之后,你作何打算。”只听张九娘看着他问道。

    

    闻言北河看了此女一眼,却没有回答。

    

    “是要去找那冷婉婉吗。”张九娘继续开口。

    

    北河摇了摇头,“按照北某的打算,是要依附在一方势力之下,争取早日突破到元婴期。”

    

    “那你可有想好,依附在哪一方势力之下呢。”

    

    “北某对于陇东修域可不甚了解,自然没有了。”

    

    “以你结丹期的修为,想来任何一方势力,都会对你抛出橄榄枝的,所以你的选择可不少。”张九娘道。

    

    “哦?你可有推荐的呢。”北河问道。

    

    “有!”张九娘含笑点头。

    

    “倒是说来听听。”北河道。

    

    “我张家你觉得如何。”

    

    听到她的话,北河似笑非笑,似乎对于此女的回答,他早就猜到了一样。

    

    眼看他并未开口,又听张九娘道“我张家在陇东修域上,虽然算不上什么庞然大物,但也称得上中等势力了,尤其是在家族中的元婴期修士,本族的长老加上客卿长老,有着十余位之多,端是不可小觑。”

    

    “十余位元婴期修士。”北河有些咋舌。

    

    在西岛修域上,不公山、万花宗、还有天尸门,这三大宗门中的元婴期修士,恐怕最多就只有两三位,加起来都没有一个陇东修域上中等势力的张家多。

    

    不得不说,这陇东修域比起西岛修域,当真是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在没有脱凡期修士的情况下,这一方修行大陆上各个势力的强弱对比,就只有看元婴期修士的数量多少来决定了。

    

    十余位元婴期修士坐镇的张家,还只能称得上中等势力,诸如万符宗还有万龙门这种巨无霸,恐怕元婴期修士的数量,至少都有二三十位之多。

    

    对此北河有些无语,仅仅是一个宗门就有这么多的元婴期修士,而在陇东修域上的势力,可谓多如牛毛,但数千年来,却没有哪怕一个人能够突破到脱凡期。不得不说,这就是一个笑话。要是放在数千年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这一方修行大陆上的灵气越来越稀薄所致。

    

    不止如此,因为灵气稀薄的原因,就连元婴期修士的数量,也在不断的减少。

    

    恐怕再过几千年,能有十余位元婴期修士坐镇的势力,就是庞然大物了。甚至上万年以后,说不定已经没有人能够突破到元婴期。

    

    这时北河又想到了什么,看向张九娘道“张九儿,你当年都是被驱逐之人,这次想要回归你张家恐怕都是问题,又如何能够将我给招纳进去。”

    

    闻言张九娘撇了撇嘴,“姐姐我是说,要是我成功回归家族,你就随我留在张家。要是没有,那就另说。”

    

    “好啊。”北河微微一笑。

    

    “此话当真?”张九娘大喜。

    

    这时又听北河道“那不知道北某以什么身份留在你张家呢。”

    

    “当然是客卿长老了,不然你想以什么身份。”张九娘白了他一眼。

    

    “那就好,北某还以为是以你道侣的身份呢。”

    

    张九娘不屑的看着他“怎么,做姐姐我的道侣,让你吃亏了不成。”

    

    “哪里哪里,我是觉得你吃亏了而已。”北河轻笑。

    

    “哼,那还差不多。”张九娘一声冷哼。

    

    打趣了一番此女,北河就将目光看向了远处即将落幕的晚霞。

    

    还有两年左右,就能够赶到陇东修域了,希望在此之前,他能将季无涯祭炼成功。

    

    毕竟在陇东修域上,元婴期修士可谓遍地走,有一具元婴期实力的炼尸在手,他也多一分自保的实力。

    

    就在他如此想到时,突然间他看着远处天边的瞳孔微微一缩。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逐渐浮现了出来。

    

    “那是什么!”

    

    北河眼睛微眯的开口。

    

    闻言张九娘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而当她看清那黑点之后,亦是露出了疑惑之色。

    

    二人心中同时猜测,那会不会是一只灵兽,或者一座小岛。

    

    但是下一息,两人就否认了这一点,因为待得那黑点靠近之后,他们发现那赫然是一艘巨舟。

    

    “那是……南疆修域的跨海神舟!”

    

    张九娘张了张嘴,有些不可思议。

    

    虽然不知道跨海神舟是什么,但是北河同样被惊得不轻,因为那艘巨舟实在是太大了。

    

    原本当初他在看到四方舟的时候,就觉得涨了见识,但是跟那艘跨海神舟比较起来,四方舟就是小巫见大巫。

    

    别的不说,在那艘跨海神舟上,赫然有一座城池,这就远不是四方舟能够比较的。

    

    而且让他意外的是,从张九娘的话来看,这艘跨海神舟竟然是来自南疆修域。

    

    这让他想起了当年在天门会上,他碰到的一个叫孙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