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超神学院之炼气士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黛安娜

第一百四十四章 黛安娜

 热门推荐:
    虽说凯莎不太确定这些记忆的来源,但是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在那古老的岁月一定存在着某种力量。

    或许是因为信息干涉而出现的历史变化,也可能是因为本来就存在,毕竟对于二十多万年前的历史,很少有过记载。

    陈不易点了点头,对超神世界的水有了更深一步的认知,说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没有检测到这里有生命的气息,可以进去看一看。”,凯莎低声说道。

    嗯。

    陈不易绕过古堡的侧墙,走到了正门处。然而这座古堡并没有门面,只是有着门洞,陈不易很轻松的走了进去。

    古堡很大,也有着时间的痕迹,那些古老的花纹,在这银色月光下,显得奇异。

    历史的沧桑铺面而来,陈不易竟然感受到了一种神圣的气息。陈不易缓步向着古堡的大厅走去,在古堡的唯一座位处,陈不易看到熟悉的身影。

    彦!

    此时的彦依旧在昏迷当中,只是不知为何躺在那大厅的座位前,被隐隐约约的银纱所包裹,显得那样静谧美丽。

    “凯莎,你有什么发现没有”,陈不易问道。

    凯莎的身形再次幻化出来盯着彦的身影,微微蹙眉,道“这力量,是记载中的黑暗。”

    “黑暗”,陈不易疑惑,并没有看出有什么黑暗的。

    凯莎蹙眉道“古老的记载中,黑暗往往与月亮相伴,光明则是陪伴太阳,这里的能量可以说都是黑暗的衍生物。”

    “那么彦现在是”,陈不易问道。

    “彦受到了伤害,在沉睡,那些力量在侵扰她的身体,但是被次生物引擎所保护。”,凯莎盯着彦的状况担心道。

    “侵扰,那岂不是说彦有危险!”,陈不易说道。

    凯莎盯着彦周身那隐约的银纱,又说道“不算是侵扰,是能量本能的在对生命体流淌。”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陈不易问道。

    凯莎通过次生物引擎,对周围的能量参数以及彦的状况进行了一个细致分析,最后说道“直接过去就行,用其他力量就可以驱散那周边的能量。”

    陈不易闻言一喜,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简单。于是上前到了彦的身边,运使法力出了手掌,正在向彦周身回去。

    咻!

    “不好,有人!”,凯莎急呼。

    陈不易正要驱散彦身体上能量构成的银纱,突然感觉到一阵危险,同时又听到了凯莎的提醒,当下一个遁术就出现在十米之外的墙边。

    陈不易回首望去,却发现了一道银色的月标扎在自己刚刚站的地方,不一会儿那月标就发散了。

    “黑暗来临,月光照耀,那是我的眼睛在注视万物!”,一道沉闷的女人声音传来。

    哒!哒!哒!

    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一个白发女子手拿着一把银月弯刃走了出来。

    “凯莎,这是怎么回事刚刚怎么没有发现她”,陈不易问道,同时警惕的看着来人。

    凯莎盯着这名女子看着,有些蹙眉,但是又很快疏解,说道“她的状态很奇怪,身体外面包裹着银色的能量。”

    接着凯莎就是瞳孔一缩,说道“不好,她就是沉睡的那位神。”

    她就是沉睡的神陈不易不由一惊,这下可不好办了,一名神可不好对付。

    凯莎又道“不用担心,她的状态并不稳定,或许有一战的机会。”

    陈不易点点头,握紧了离殇剑,看着走过来的白发女子。

    “你是谁?为何有一种熟悉的气息”,那白发女子问道,同时银月之刃杵在地上,看着陈不易。

    陈不易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紧张的看着眼前的白发女人,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掳走我的朋友”

    “我是谁”

    那女人好像有些迷惘,然后又转瞬清明,道“嫦,不,我是黛安娜,你是谁?为何气息那样熟悉,你是烈阳的人?”

    陈不易不由的一惊,这个白发女人提到了“烈阳”,联想到之前凯莎回忆的话以及这古堡的花纹装饰,陈不易不由开始猜测。

    难不成,这就是凯莎印象中所记载的叛乱的烈阳族人,黑暗,古老的力量,叛乱,好像一幅清晰的画面已经出现了。

    黛安娜盯着陈不易看了一会儿,摇头否定道“不,你不是烈阳人,你的气息不是,你的气息真的很熟悉。”

    陈不易没听清黛安娜的自言自语,但是面前这名女子极有可能是代表着黑暗的神灵,他也不敢大意,体内法力已经动了起来。

    黛安娜看着陈不易的样子,有些疑惑,不明白他为何有那么大的敌意。

    不过没有多想,她的记忆虽然有些缺失,有些混乱,但是战斗的本能依旧还在,在陈不易还未动手的时候,手中银月弯刃就是一道银色光芒闪现。

    陈不易暗道不好,一边闪退,一边控制着离殇剑向着黛安娜那边疾飞而去。

    黛安娜也是第一次遇到陈不易这种御物攻击的方式,但是本能的反应让她立刻将手中的月刃往身前一横。

    轰!

    锵!

    黛安娜法杖射出的一道月标,砸在陈不易原来站的地方,硬是在那里炸出一个小坑来。

    而陈不易的离殇剑,也是撞击到黛安娜的银月弯刃上面,却没造成什么伤害。

    陈不易看着原来站的地方不过出现了一个小坑,身心不由的一松,觉得这个黛安娜神灵貌似很好解决。

    凯莎却是警告道“不要大意,她那月标的攻击力很强,绝不逊于我们天使的烈焰系列武器。”

    “刚刚的攻击一是她未用多少力,而是这里的地板受那些能量的影响,早已经变得不凡了。”

    陈不易听后,又对眼前这个黛安娜重视了起来,控制着离殇剑不断的对其骚扰攻击。

    黛安娜的确被陈不易的骚扰攻击影响到了,不断的用月刃格挡飞剑刺向自己。

    陈不易则是趁机去营救彦,大手一挥,法力就将那些银色能量给驱散了。而陈不易立刻将彦给抱了起来,准备离开。

    “她是你的朋友?”,黛安娜已经想到了解决陈不易飞剑的方法,却是看到陈不易将自己救下的人给抱走了,脸色微微一变。

    陈不易听后,有些疑惑,黛安娜这是什么意思。然而没等陈不易多想,黛安娜的身形就快速一移,来到了陈不易身边。

    而陈不易的离殇剑,则是被几道银色月链给束缚住了,短时间难以脱离。

    陈不易对于黛安娜忽然来到自己身边有些忌惮,但是见她没出手,自己也就没再攻击,不过脚上的法力却是没有撤去。

    “她是你的朋友”,黛安娜再次问道。

    陈不易点头,说“她是我的朋友,你为何要掳走她”

    黛安娜冷冷的说道“我只是救了她,难道你不懂得感恩吗?”

    “救她”,陈不易问道。

    “我看到她受着伤坠落在外面,于是就带她来了这里疗伤,没想到你们突然闯入,我还以为是敌人!”,黛安娜说道。

    陈不易这就有些一愣,仔细检查了一下彦的伤势,没有发现明显的好转,刚要开口询问,就被黛安娜打断了。

    “她的身体里有某种力量在阻挡我的力量对她治疗,我的力量只对她的精神有些帮助。”

    “对精神有些帮助”

    在陈不易沉思的时候,凯莎的身形再次幻化出来,看着黛安娜道“你说的没错,但是你未必没有其他的想法。”

    黛安娜看着凯莎的身影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承认,她的某些力量我在借鉴,并没有其他的恶意。我沉睡了很久,太多的记忆丢失了,需要适应现在的时代。”

    这个说法倒是让陈不易和凯莎都是一惊,没有想到黛安娜就这样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我的本意是好的,月华会让生命感到轻松,你的朋友精神受到了伤害,会好起来的。”,黛安娜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彦睁开了眼睛,朦胧之中的她看到了一个让她尊敬的身影。

    彦轻声道“凯莎女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