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邪帝传人在都市 > 1781 孰胜孰败

1781 孰胜孰败

 热门推荐:
    雷霆本源之力!

    战!

    万物本源之力!

    只见一道粗壮且充满着破坏力的雷霆,和一道耀眼又无比玄妙的金光,无比凶狠的激烈碰撞在一起,当即就在一瞬间引起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撕裂的空间,粉碎了界面,就连玉虚界的界膜,仿佛都无法承受这股力量,被当场轰破。

    轰!

    这一刻,不只是站在玉虚宫大殿前广场上观战的诸多玉虚一脉的修士,就连在玉虚界之外进进出出的修士们,此刻都见到一道金光混淆着雷光生的一场剧烈爆炸,那毁天灭地的力量让所有看到的人,都心中无法控制的生出强烈的绝望之意。

    可怕,太可怕了!

    究竟是谁在斗法?究竟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够引起如此惊人的毁灭景色!

    无数颤栗的想法,在无数看到这一幕的修士心中,凭空冒了出来,每个人都吓的面色苍白,一种渺小和绝望的气息在心中,怎么也止不住的疯狂冒了出来。

    而相较于许多不明情况又看到这一幕的修士,知道整个事情微末的玉虚一脉众修士,也都是心头一阵骇然,怎么也没有想到苏阳和万法之始杨天佑之间的战斗,居然会恐怖到如此程度。

    尔后,面对这么恐怖的一幕,玉虚一脉众修士在久久震撼的难以言语之后,就忽然好似立刻想到了什么。

    不好!

    一位玉虚一脉的圣人五重天真圣,突然脸色大变的大喊一声,就立刻毫不犹豫的利用手中的权限,开启玉虚九重天上每一重天的防御阵法,并且瞬间就激到最大的程度。

    就在这一道道防御大阵快开启之际,一股浩浩荡荡的余波,正在以狂风扫落叶之势,瞬间以极其恐怖的度,扫过整个玉虚界全境。

    轰隆!

    尽管一座座防御大阵开启进行防御,但是在这一瞬间,整个玉虚九重天还是立刻被这股冲击力震荡的晃动不休,许多不算坚固的建筑物倒塌,浮空大6的板块移动,直接就这么偏移了原本所处的轨迹,七零八落的被冲散开来。

    可怕,仅仅不过是余波,竟然就拥有如此惊人的威势。

    那么,在爆炸的中心,又该如何?

    一时间,每个观战和知道内情的玉虚一脉修士,心头都莫名的蒙上一层阴影,并忍不住流露出几分担忧之色。

    能不如此担忧吗?

    要知道,这场斗法的存在可是苏阳和万法之始杨天佑啊!

    一个是目前风头正劲的后起之秀,一个是老牌修士中的三千世界第一人,彼此都在当今第七世修真文明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他们任何一位若是受到的什么损伤,对于当今第七世修真文明来说,都是难以估量的损失。

    不,根本就承受不起这样的事情,因为这会导致一场内战爆。

    一场来自苍穹集团和玉虚一脉的战争,甚至还要牵扯到灵系、神系、乃至佛门这个天下第一大教,及五太传承内部的分裂,直接导致整个当今第七世修真文明卷入一场足以摧毁一切的内战之中。

    可恶,早知道就该阻止他们!

    还有,不过只是切磋一下而已,这俩人也太疯了,怎么能够战斗到这样的程度呢!

    一时间,玉虚一脉众修士各个脸色难看,心情郁闷无比,完全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棘手的事情。

    亦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无法处理这样的事情,甚至连插手的资格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和静静的等待着一个结果出来。

    少顷,席卷了整个玉虚界的动荡开始缓缓消失。

    而随着这场动荡的消失,天幕之上那一道正在激烈碰撞的金光和雷光,也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弱,虽然并不是很快,但是胜在还算比较稳定。

    这是好事,这说明苏阳和万法之始杨天佑还留有一定的余力,能够勉强控制着自己的力量,避免了危害再进一步扩大下去。

    不,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在所造成的危害,已经是非常恐怖了。

    一场冲击中心散出来的余波,就打穿了玉虚界的界膜,更席卷了整个玉虚界,导致玉虚九重天都纷纷位移,偏离了原本的轨道,形成数次剧烈无比的大地震。

    好在,值得庆幸的时,玉虚一脉不愧是三千世界最顶级的大势力,对于在玉虚九重天上建造的防御大阵也很用心,所以这过程尽管有些惊心动魄,但是损失并不是特别大。

    再加上玉虚一脉基本上是全民修行,在灾动的时刻第一时间保护自己进行了规避,并没有造成什么人员伤亡,只是几个倒霉孩子被砸伤和震伤。

    故,足以可见苏阳和万法之始杨天佑激斗时,造成的破坏力是何等恐怖。

    万幸双方此刻似乎都已经罢手了,看样子已经分出一个结果,现在双方都在收束自己的力量,避免情况再一次恶劣下去。

    终于,在苏阳和万法之始杨天佑的竭尽全力之下,天幕之上那恐怖又醒目的雷光和金光总算是彻底的消失了,一切都归于平静,致使刚刚所生的一幕幕,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场幻觉。

    而随着谣言醒目的金光和雷光缓缓消失,苏阳和万法之始杨天佑的身影,也开始缓缓的清晰过来。

    这时候,众观战的玉虚一脉修士自然立刻又是神色一紧,无比紧张的凝望过去,担忧即便如此,还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生。

    好在,看着屹立在天幕上的那两个身影,似乎都还算完整,并没有出现所担忧的事情。

    是的,在最后的关头,苏阳和万法之始杨天佑都收手了,勉强制止了情况更进一步恶劣下去,毕竟不管怎么说这都并非是生死相搏,苏阳和万法之始杨天佑没必要拼尽全力和底牌尽出。

    可即便是如此,在这样一场激战之下,苏阳和万法之始杨天佑也是耗尽全力,屹立在天幕上的身影有些摇摇晃晃,那是连遁法都驾驭不住的体现。

    故,苏阳和万法之始杨天佑也就没有坚持下去,相视一笑就开始歪歪斜斜的从天幕之上飞了下来,看那模样很是凄惨,连装逼一下似乎都做不到。

    尤其是当苏阳和万法之始杨天佑稍稍飞近一点的时候,随着模糊的身影逐渐在大家的视线之中变的清晰,任谁都能够清楚看到,他们衣衫破烂,神色狼狈的模样,无论怎么看都是很惨,气息衰弱的比一般修士都不如。

    可是这时候却没有人敢嘲笑如此狼狈的苏阳和万法之始杨天佑,皆因刚刚所生的一幕还没有在心头上消散,那是远一般修士的神通和手段,甚至在许多人看来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实在是太恐怖了。

    因此当苏阳和万法之始杨天佑重新落在玉虚宫大殿前广场上的时候,每个人看向他们的眼神都充满了崇敬,那是一种自内心对强者的尊崇,也是一种对强者自内心的尊敬。

    然,身为当事人的苏阳和万法之始杨天佑表情仍然看起来很轻松,好像这里面并没有什么可值得吹嘘的地方,远远没有非常尽兴这一点来得重要。

    于是乎,只见万法之始杨天佑率先开怀大笑道“哈哈哈~,痛快,真是痛快,本法王已经很多年没有像今天这么痛快过了。”

    苏阳也是一如既往的邪逸微笑道“的确痛快,也让苏某人今天算是真真正正的领教到了什么叫做——万法之始,果然名不虚传、名至实归。”

    万法之始杨天佑挥手道“不过是些许虚名而已,根本不值一提。走,我们继续喝酒畅聊,咱们痛饮一场,一醉方休。”

    苏阳邪逸的笑道“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法王如此兴许,苏某人理应奉陪到底。只是法王的本领实在非凡,现在苏某人整个人都被掏空,实在是只能遗憾的不能作陪了。所以还望法王安排一间静室,苏某人需要好好的调理一下。”

    这算是主动承认不如吗?

    众玉虚一脉的修士双眼一亮,忍不住隐隐流露出几分兴奋之色,毕竟从表面上看起来,苏阳已经好尽全力,万法之始杨天佑还留有富余,仅此一点就足以表明万法之始杨天佑似乎更胜一筹。

    无疑,这对于众玉虚一脉的修士是一件很振奋心情的事情,也是一个可以吹嘘的资本。

    风头正劲又如何?还不是败了!

    念及此,许多玉虚一脉的修士都已经有些按捺不住,想要把此事好好宣传一下,毕竟这绝对是大涨玉虚一脉脸面的事情。

    同时,也难怪玉虚一脉会如此,毕竟在许多玉虚一脉的修士心中,如今风头正劲的苏阳,却是有些压得他们这些老牌的传统豪强有些喘不过气来,心里面憋屈啊。

    可是身为当事人之一的万法之始杨天佑,却不知道为什么在听了苏阳这些话之后,眉头却禁不住皱了一下,但还是很快的就舒展开来,并很是随意的着手说道“天赋,带苏丹圣下去我的静室休息一下吧。”

    亲自让出自己的静室给苏阳,这一点万法之始杨天佑表现的绝对够大肚,毕竟这行为就像是把自己的主卧贡献出来给来客休息,给予自己所能拿出来的最高级别招待。

    故,苏阳立刻就微微拱手抱拳,大声称赞几句,领了万法之始杨天佑的好意,才随着小法王杨天赋一同离去。

    待苏阳一走,众玉虚一脉的修士立刻激动的围了过来,想要表达一下内心的亢奋。

    可是就在这时候,万法之始杨天佑忽然重哼一声,毫不留情的斥道“今天的胜负,就以平局论,所以你们都把嘴巴给我管严点,若是我听到了什么谣言和诋毁苏丹师的疯言疯语,到时候就别怪本法王不留情面。”

    说完,万法之始杨天佑不再理会自己的诸多手下,负手傲然离去,留下一堆人大眼瞪小眼,嘴角挂着几分无奈之色,看来先前的某些想法,必须赶紧遏制住。

    而正当众玉虚一脉修士纠结的时候,万法之始杨天佑已经回到自己的居所。

    可是当万法之始杨天佑刚一回到自己的居所,就立刻忍不住全身一振,几道雷霆电弧从脚下噼噼啪啪的弥漫开来,整间屋子内所有的家具摆设,都在一瞬间炸的粉碎。

    “好霸道的雷霆,好惊人的纯粹破坏力!”一道血痕从万法之始杨天佑的嘴角滑落,他一边不动声色的擦去,一边流露出几分苦笑。

    看来,究竟谁胜谁败,似乎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