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邪帝传人在都市 > 2155 掌握手中

2155 掌握手中

 热门推荐:
    灰雾中,黑色城堡若隐若现,神秘又雄伟,就好似一座城中城,隐约之间,特别危险。

    城堡之中,有一间极具有代表性的大殿堂,就像是皇帝上早朝的议事殿,又好似教堂日常主持祭祀的地方,整体散发着某种庄严肃穆的感觉,使人站在这里就有一种独特复杂的心情和使命感。

    而就在这大殿堂的尽头,是呈现出阶梯上的高大王座,但确实空着的,给人的感觉就好似从简称的那一天开始,这上面就没有任何人坐过,拥有某种十分特别的意义。

    就在这王座之下,一层层阶梯之上,都各自左右对称的放置了两把交椅,合计八把交椅,其中七把交椅上都端坐着一个人,让人能够感觉这些交椅上坐着的人地位崇高,为仅次于王座的存在。

    苏阳等人一眼扫过这七个人,发现他们没有一个简单的,均是黑色兜帽长袍加身,神秘又危险,至少是打破两道枷锁的存在。

    有意思,这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又到底那一位才是暗黑会的会长呢?

    就在苏阳思索之际,刚刚领他们过来的那位神秘人,已经越众而出,来到比较靠下的那一个空着的座椅上,四平八稳的坐下,然后与其他神秘又强大的存在,冷酷的注视着苏阳等人,好似在阅读和打探一些什么。

    有意思!

    苏阳嘴角微微上扬,那一抹邪逸的笑容,透出几分特别诡异的气息,然后就在这些神秘又强大的存在注视下,突然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直接出现在大殿堂尽头的王座之上,于两侧震惊和震怒的目光注视下,从容不迫的一屁股坐下。

    “大胆!”

    很显然,苏阳所坐的这一个位置十分重要,并且在这些神秘又强大的存在眼中,又拥有着特别神圣非凡的意义,因此苏阳这一坐,几乎可以说是犯了众怒。

    可是还未待所有人准备动手,把苏阳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从这至高无上的王座之上拉下来,就见苏阳先一步翻手取出一样东西,用力的一捏。

    “啊!”

    几乎毫无任何的预兆,随着苏阳用力一捏之下,场内这些神秘又强大的存在,当场就失去了所有的抵抗力,并灵魂之中传来一阵强烈的颤抖和撕裂般的剧痛,当场就一个个痛的惨叫出声,翻滚在地,再也难以保持先前的从容,发自内心的恐惧和颤栗着。

    这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这些神秘又强大的存在,痛苦的倒在地上挣扎着,双目猩红的注视着苏阳,亦或者说注视着苏阳手中那一个貌似看起来很不起眼的令牌,纷纷流露出不敢相信的目光。

    “尔等,好大的架子啊!”苏阳微微暂缓令牌上压下的力量,坐在王座之上,邪逸又懒洋洋的说道“看到我持有此令而来,竟然还老神在在的坐在这里,等着我来见你们?呵呵,现在我来了,看一看你们这群家伙,还怎么收场。”

    这些神秘又强大的存在再也没有先前的从容,一个个神色灰暗的看着苏阳,看着那一面让他们发自灵魂颤抖的令牌,仿佛明白了什么。

    尤其是看到苏阳那仿佛一脉相承的邪逸笑容,他们隐隐约约之间好似勾起了什么遥远的记忆,及某种来自灵魂深处,无论如何,都永远无法忘记的恐惧。

    “你,是,谁?”就见其中一位神秘又强大的存在,在痛苦和折磨之下,艰难的问了苏阳一句。

    苏阳邪逸无比的笑着望去,此人端坐在仅次于王座之下的左手位置,这很显然是一个非常崇高的位置,而他的实力也确实是这些人之中最强的一位,足足打破了四道枷锁的存在。

    苏阳危险的眯着眼,笑着回道“我是谁?你可以称我为邪君,或者叫我小邪帝也没有问题,因为我是你们主子的徒弟,他现在把一切都传给了我,包括这玩意。”

    苏阳终于结束了对这群家伙们的折磨,随手扬了扬手中的令牌,充满了警告的味道。

    对此,一众强者均纷纷流露出几分不敢相信的神色,诧异无比的看着苏阳,有些无法接受这枚令牌竟然会持于苏阳的手中。

    但是见令如邪帝亲临,无论这些神秘又强大的强者们多么心不甘情不愿,都无法改变这么一个事实,他们只能老老实实的选择服软,承认苏阳无比超然的地位。

    “见过邪君,见过小邪帝!”

    这些神秘又强大的存在,无比屈辱的垂下头,他们无论多么不甘心,此刻也不敢表现出来,因为苏阳手中的令牌,让他们十分忌惮,是来自邪帝的致命武器。

    苏阳邪逸的笑着,仿佛没有看到他们的不甘,从容不迫的说道“我知道你们非常非常的不甘心,所以为了让你们死了这份心,我就干脆给你们一个机会吧。”

    说完,苏阳手中的令牌突然一丢,直接砸在刚刚讲话的那个人面前,笑眯眯道“喏,捡起来,只要你能够捡起来,就可以释放自己的灵魂,完全不用被我控制。”

    在场的每一个人顿时悚然一惊,谁都想不明白苏阳究竟要做什么,他到底心有多大,竟然把自己最大的依仗,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丢了出去。

    难道说,苏阳傻了吗?

    苏阳当然没傻,他做事一向很有目的性和计划性,所以他这么做必然有一定的企图。

    故,看着苏阳把手中最大的依仗丢出去,蚩尤、李耳、西方白帝、九黎老祖都只是惊了一下,就神色恢复平静,好似没有觉得苏阳这么做有什么不妥。

    而对于这位苏阳点名的暗黑会强者,他就多多少少有些犹豫,且不信苏阳真的这么傻,就如此把手中的底牌给交了出来。

    对,这里面必然有诈,绝不能轻易上当!

    只见这名暗黑会强者,小心翼翼的抄出手,无比谦卑的说道“这枚令牌是邪帝大人为小邪帝大人您准备的,我们怎么胆敢轻易冒犯呢?”

    话说之间,就见这名暗黑会的强者,虔诚的准备用双手捧起令牌,欲送还苏阳。

    苏阳冷笑着看着这一切,嘴角挂着的邪逸和不屑更盛三分,因为他心里面非常清楚,对方之所以这么做,无非就是给自己找一条退路,及一个拿起令牌的理由。

    到时候,若是出现什么意外,这名暗黑会的强者可以完全推脱自己绝无异心,真的只是想要把令牌捧起来给苏阳。

    可若是真的没有出现什么意外,苏阳真的只是诈一诈他们,这名暗黑会强者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趁机取回令牌之中封存的灵魂,然后会毫不犹豫的反叛苏阳,并持此令牌要挟余下的暗黑会强者。

    只可惜这名暗黑会强者注定是别想得偿所愿,邪帝怎么会放着这么大一个漏洞,没有一些什么准备呢?

    果然,当这位暗黑会强者,手指刚刚触碰到令牌的刹那,就见一阵钻心的痛,顺着手指直击他的灵魂深处。

    “啊!”毫无任何悬念,这名暗黑会强者当场就是一声惨叫,被凶狠无比的震飞了出去,倒在地上不断的痉挛着,甚至于口吐白沫。

    一时之间,亲眼看到这一幕的人,全体当场倒抽一口凉气,忍不住心神暗暗发寒,再看向这枚小小的令牌,心中已是充满了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敬畏。

    须知,刚刚那名暗黑会强者,可是一位打破了四道枷锁的存在,绝对是在场所有人当中最强大的存在,甚至现在这里所有人绑一起,都未必打得过他。

    可是现在他却连一枚小小的令牌都捡不起来,当场重伤,口吐白沫,惨不忍睹。

    足以可见,这枚小小令牌之上,依附的力量是何等强大,简直就只能用匪夷所思四个字才足以形容。

    “还有谁?”就在所有人震惊无比的时候,苏阳无比冷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冷酷无情的说道“我这人特别的宽宏大量,你们要是不信邪,尽管可以试试,看看是否除了我,你们谁能够拿起这枚令牌。”

    没有人动,前车之鉴的惨叫声,现在仍在耳边回荡着,除非是真正的傻了,否则断然不敢再碰这块令牌一下。

    就这样,在寂静和压抑的环境下,一直过去很久,苏阳才冷笑一声,抬手收回令牌,一边在手中把玩着,一边不屑的冷笑道“记住你们的身份,你们不过是我师尊养的狗,如果足够听话,自然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若是不够听话,那就真的很抱歉了,不听话的狗,我是不会留在身边的。”

    一众暗黑会强者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此刻真的是连一个屁都不敢放,纵然是心中充满了愤怒,此刻也只能老老实实的。

    原因无它,一切就如苏阳所说那般,他们能够苟活于世,就是因为做了邪帝的狗。

    而如何做好一只狗,首先就是要足够听话,对于不听话的狗,没有任何人会喜欢,无论是现在的苏阳,还有他们真正的主子邪帝。

    同时,这时候苏阳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他和他们是不一样,因为邪帝绝对对苏阳十分的重视,不仅把这么重要的令牌交给了他,还准备让他接手这里的一切。

    也就是说,他们这群暗黑会强者,正牌主子确实是邪帝,但是依然无法否认苏阳是他们另外一个主子,属于正牌主子下面的小主人。

    故,在小主人面前,若是不够听话,从小主子二话不说就表现出来的心狠手辣来看,接下来的日子绝对过的不好受。

    总而言之一句话,要么臣服,做一条老实的狗,要么反抗,然后毫无意义的变成死人。

    无疑,费劲千辛万苦且不惜一切代价躲到绝道地之中,这些暗黑会的强者就是属于前者,那种情愿臣服做一条狗,也不想死的存在。

    而苏阳就是成功把握住他们这么一个小心思,无情的把他们所有人的命运,都掌握在手中。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