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邪帝传人在都市 > 2480 油盐不进

2480 油盐不进

 热门推荐:
    苏阳的心神识海之中,一片昏天暗地,心魔已经成功霸占了九成九的区域,只余最后一丁点位置,有一点微弱的心火,倔强无比的燃烧着,仿佛黑暗之中的信标,守护着苏阳心中仅余的一点意识。

    心魔肆虐,嚣张桀骜,它仿佛已经看到了苏阳的死期,又仿佛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只需要熄灭苏阳心头仅余的一点意识,它就可以霸占苏阳的一切,李代桃僵,逍遥自在。

    可是就当心魔准备一鼓作气,熄灭苏阳最后一点心火之际,突然一声悠长的叹息,如同一道惊雷般,在心魔的耳边炸响。

    “哎~,有时候呐,这不做死,就不会死!”

    惊~!

    心魔大惊失色,从这么简短的一句话之中,那里还听得到所谓的虚弱,反而中气十足,又充满了决胜的信念。

    “不可能~!”心魔略有惶恐的大声咆哮,它不相信到了这种程度以后,苏阳还能够成功翻盘,毕竟心神识海已经被霸占了九成九,余下那么一点微弱的力量,换成别的修士,即便是至尊层次,也都早已经意识湮灭了。

    可是为什么苏阳还能够回答?并且表现的那么中气十足?难道是错觉吗?

    不是!

    只见心魔惶恐一声大吼过后,苏阳平静的回答道“不可能吗?你觉得不可能,在我看来未必不可能。呵呵~,你终究是关在这里太久了,纵使先后几次吞噬他人的神魂,了解了一些外面的事情,可又能够了解多少呢?”

    心魔勃然大怒,咆哮道“即便如此,毁灭你也已经足够了!”

    说完,苏阳的元神识海之中,突然间狂风大作,乌黑的魔风仿佛能够吞噬一切,狠狠的拍打在那仅余的一点微弱的心火之上,欲一鼓作气,彻底熄灭,不管苏阳能不能翻盘。

    可是无比诡异的一幕,却在这时候上演了。

    以心魔恐怖的力量,对苏阳最后一点微弱的心火进行攻击,按理说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完成毁灭,毕竟前面霸占了苏阳九成九的心神识海,可是相当的容易。

    然,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心魔爆发的恐怖力量,连心火释放出来的微光都难以撼动,仿佛撞击在什么灼热之物上面,黑色的魔风反而化掉,心灯却燃烧的异常稳定。

    “这不可能!”心魔再次无比惊悚的咆哮一声,因为这时候它已经清楚的感觉到,苏阳这最后一点微弱的心火,虽然看起来摇摇欲坠,可是却比什么都要顽固,根本无法撼动。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前面所发生的一切又算什么?难道他就不怕阴沟里不小心浪翻了船吗?

    “呵呵~,没有什么不可能!”苏阳轻笑一声,语气还是那么的邪逸,以无比从容的姿态淡淡回道“心魔,确实可怕,自古以来不知多少修士,白白枉死在心魔的手中。可正是因为可怕,所以才会想尽一切办法,灭除心魔,灭杀心魔。所以我就大大方方的告诉你吧,在外界,心魔虽然还有威胁,但是对于真正的大修士来说,已经根本不算什么了。”

    是的,一切就如苏阳所说那般,心魔虽然危险,但是在经过亿万年来的研究,也早就已经研究的透彻了。

    说白了,心魔就是人心之中的黑暗面,其实也是人心之中的一部分。

    因此心魔并不可怕,反而越是畏惧它,就使它的力量越强悍。

    只需保持正确的三观,接受自己的错误,时刻自我反省,把心魔也纳入自己的一部分,通过心理引导的方式,了解心魔,接受心魔,把自己的黑暗面也当成自己的一部分,彻底放松,便可以化解心魔的危害。

    毕竟,心魔的力量来自于自身的黑暗面,而连自身的黑暗面都能够包容,就自然没有心魔的生存空间。

    而心魔一旦没有了生存空间,就没有任何的危害,何惧之有?

    心魔不知其中的奥妙,更不知道外界已经把心魔当成历练自己,反省自己,照映自身的一部分,已是没有那么抵触。

    所以莫名其妙又无处发泄的心魔,此刻也只能愤怒的无助咆哮道“你耍我?”

    苏阳笑眯眯的回道“不是耍你,毕竟不这么做,你怎么会真心上当?而你若是不上当,我又如何把你引入心神识海之中?若不把你引入心神识海之中,我纵使杀了你,也仅仅只是灭了你而已。”

    心魔为之一悚,立刻想通了什么,失声大喊道“你疯了?居然想要反吞噬我!就为了得到我心中真身的记忆?哈哈哈~,疯子,你真是一个疯子,难到你不知道我是由‘墟’体内蕴含的黑暗物质诞生的吗?能够诱发人心里面最深的黑暗,夺了我,你会疯的,被更深的黑暗所污染,时时刻刻饱受折磨,甚至因此诞生新的心魔,你自己的心魔。”

    苏阳微微一笑,回道“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

    心魔目瞪口呆的凝望着苏阳,无比震惊又愤怒的咆哮道“不,我错了,你是疯子,你是一个真正的疯子,所以才不会害怕黑暗。”

    苏阳洒然一笑“或许吧,从某些方面来讲,你并没有说错,我就算不是疯子,也确实心怀黑暗,黑暗本身就是我的一部分。”

    话音落下,苏阳的心神识海突然出现了诡异的变化。

    更加深邃,更加浓郁的黑暗,正在以惊人的方式,冒了出来,仿佛怪物一般,缠住心魔溢散出来的黑暗气息,同化,融化,化为己有。

    “不,这不可能,你不是心魔,为什么你内心深处的黑暗面,比我的气息还要恐怖!”心魔恐惧无比的大声咆哮着,这一刻它是真的绝望了,并清晰的感觉到,自身的力量正在被一点点掠走,化作苏阳自身的一部分。

    这时候心魔可以说是无比的恐惧,它怎么也想不清楚,为什么一个人比心魔还要邪性,内心深处竟然包含着如此多的黑暗。

    更重要的是,心怀如此浓郁的黑暗,苏阳怎么没有变成心魔?

    而面对心魔的恐惧,苏阳是如此回道“很奇怪吗?呵呵~,其实很简单,只要把这一切都当成我的一部分就可以了。比如说光明磊落的人是我,邪恶残忍的人也是我,狡猾奸诈的人也是我,既然都是我,为什么不能接受呢?这个道理,就像是你刚刚所描述的那一般。什么是火?温度、光亮、形态等等,都是火的一部分啊!另,我最后要告诉你的是,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我是一个好人了?”

    心魔恐惧了,它从来没有听闻过这种说法,也从来没有见有人敢这么做。

    但恐惧归恐惧,心魔可不会坐以待毙,平白无故的就这么任由苏阳吞噬,立刻在第一时间鼓动着自己所有的力量进行反击。

    只可惜,这一切注定都是徒劳的,因为苏阳反击的力量,不可能只有这一种。

    咔嚓~!

    只闻一声雷鸣,在苏阳的元神识海之中炸响,磅礴的雷光撕破黑暗,撕碎了心魔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力量,被当场狠狠的撕碎。

    “啊~!”心魔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及不甘心的怒吼,它直至此刻,依然还是没有轻言放弃,也同样韧性十足的反抗着。

    可是这又如何?

    心魔被苏阳观想出来的天道劫雷击碎,溢散出来的黑暗,立刻就被更浓郁的黑暗吞噬,很快就被炼化,化为己有,残忍掠夺。

    故,此消彼长之下,随着苏阳观想出来的天道劫雷不断建功,心魔越来越衰弱,被彻底的压制,再无任何反抗的机会。

    “可恶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这个疯子,你才是真正的魔鬼!”心魔越来越衰弱,反抗的力量越来越弱,就连最基本的形态,现在也难以保持,模糊一片,黑气升腾。

    而随着心魔的衰弱,苏阳重新夺回心神识海的控制权,并牢牢的锁住心魔不让其成功逃脱。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愿意奉献灵魂,一切以你马首是瞻。”面临死亡的不断接近,心魔这时候终于怕了,收拢所有的力量,龟缩在一小片区域,一如先前苏阳所做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卑微。

    同时,心魔也重聚身形,像个可怜虫一般,不断的给苏阳磕头求饶,期望苏阳能够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那么,苏阳是否会放心魔一马呢?

    不存在!

    也不可能!

    自古心魔皆奸猾狡诈,表面一套,暗地里一套,及背弃誓言之类的,对于它们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所以相信一只心魔,还不如相信一头猪更实在点。

    所以苏阳没有流露出任何怜悯之色,冷笑一声,就继续呼喝雷霆,以秘法吞噬心魔。

    心魔越来越衰弱,并且在苏阳脸上看不到任何一丝怜悯之后,内心深处终于爆发出强烈的绝望和不甘。

    而随着绝望和不甘的爆发,心魔也陷入了疯狂之中,它无比疯狂的咆哮道“我警告你一句,真的不愿意善罢甘休吗?”

    “……。”苏阳看着逐渐陷入疯狂的心魔,沉默不语,唯有下手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狠。

    正所谓反派死于话多,心魔自己就是这么作死的,苏阳可不想重蹈覆辙,跟心魔叽叽歪歪的嗦下去,如何能够尽快把心魔给灭杀于此,才是苏阳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可恶!可恶啊!”心魔大吼道“你不是想要得到我心中的秘密吗?你放过我,我告诉你,我全都告诉你,这次绝对一点都不掺假!”

    鬼才信!

    亦或者说,在修行的世界里,只要是脑子没病,任何一位修士都不会相信任何一只心魔的话,因为根本就没有一句真的。

    苏阳自然也不例外,与其相信心魔所说的话,还不如直接炼化了,抽取心魔的记忆,自己看更实在一点。

    因此苏阳还是没有任何罢手的意思,反而下手更狠更快。

    心魔看着油盐不进的苏阳,它已是彻底的绝望了,终于放弃了最后一丝侥幸,歇斯底里的咆哮道“既然你不愿意放过我,那你就休想得到我心中的秘密!”

    咆哮过后,心魔的身体突然不安定的肿胀起来,看起来分外诡异。

    不好!

    苏阳立刻就心神微微一惊,来不及做出更进一步的反应,就见这心魔仿若爆开的气球一般,直接凭空炸裂开来!    2k阅读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