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邪帝传人在都市 > 2632 轮回主宰

2632 轮回主宰

 热门推荐:
    主宰殿之中,仿佛亘古不变,三座神像姿态各异,威严无比,神圣不凡。

    当断天府韩家家主韩正中领着苏阳和老至尊韩正海进入主宰殿之后,三座神像皆在第一时间“活”了过来,高居于莲花台之上,或嗔、或笑、或静,目光凝视而来。

    “叩见主宰!”断天府韩家家主和老至尊韩正海第一时间跪下,叩行大礼,神态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的含糊。

    苏阳则站在原地,没有任何下跪行礼的意思,反而不耐烦的说道“你们要反悔吗?”

    听到苏阳如此不善的语气,老至尊韩正海立刻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断天府韩家家主韩正中则皱紧了眉头,神色冰冷,眼含不悦。

    但无论是老至尊韩正海,还是断天府韩家家主韩正中,二人都没有表露出任何什么。

    皆因,这一切他们不敢嚼舌根,三大主宰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没看见当苏阳言语无礼的时候,三大主宰都是无动于衷,没有任何表示吗?

    既然三大主宰都不在意苏阳的无礼,那么老至尊韩正海,断天府韩家家主韩正中,也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只是默默的记住这件事,至于心里面怎么想只有他们自己心里面清楚。

    而就在老至尊韩正海、断天府韩家家主韩正中心思各异的时候,三大主宰已经全面复苏,目光平和,示意二人免礼之后,才把目光都集中在苏阳身上。

    照例,还是轮回主宰主导一切谈话,慈祥和蔼的目光注视着苏阳,问道“这几日,在圣境可还待得习惯。”

    苏阳回道“马马虎虎,但也确实学到了不少知识,关键是先生教得比较好。”

    轮回主宰笑着说道“你满意便可,无论住多久我等都是欢迎的。”

    苏阳没有理会轮回主宰的客套,开口说道“别整这些没用的,你们这时候把我喊来,不会是只想唠唠吧?”

    轮回主宰回道“确实有事寻你,想要听一听你的高见。”

    苏阳眯着眼问道“高见?在你们面前,我这点见识,还不入你们的法眼吧?”

    苏阳这倒不是贬低自己,故意抬高三大主宰。

    毕竟不管怎么说,三大主宰亘古便存,见证了大天道三千域之界的历史进程,活了那么多年的智慧,苏阳自认有些小聪明,但是却比不过。

    但轮回主宰可不这么认为,她非常公正的说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我等有我等的智慧,而你也有你的光彩,不以修为和时间论成败。比如说你现在手中所掌握的知识,不就是我等也做不到的事情吗?”

    苏阳无视轮回主宰的夸赞,直言不讳的说道“有事说事。”

    轮回主宰点点头,便道“你在修真联盟提出了律法的变革,后面还涉及到军法的变革,更提出职业军人的概念,我等都非常感兴趣。”

    三大主宰和玉清天尊之间果然有猫腻,否则就不会知道苏阳在修真联盟准备做的军事变革等事宜。

    要知道,关于军事变革方面的事情,苏阳目前也就是与南方南极长生大帝这么一提,还没有正式实施,一切都在筹备阶段。

    可是现在三大主宰却知道了,很显然是从玉清天尊那里知道的。

    毕竟苏阳要主持军事变革,这是涉及到修真联盟的大事情,南方南极长生大帝即便是有心要这么做,却也要先跟玉清天尊通通气,争取到玉清天尊支持才好做事。

    也就是说,玉清天尊知道此事不让人意外,可是明明是“敌对”的三大主宰也知道了,那里面的关系就耐人寻味了,是不是玉清天尊告诉三大主宰的?

    很显然,三大主宰似乎没有在这方面遮遮掩掩的意思,直言不讳的就这么问了,甚至连身边的断天府韩家家主韩正中、老至尊韩正海都没有避讳的意思。

    于是乎苏阳双目微眯,问道“三千域和修真联盟到底是什么关系?亦或者说,你们三大主宰和玉清天尊是什么关系。”

    轮回主宰指着韩正中说道“韩家出身修真一道,九大世家也有另外三家出身修真一道,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这圣境是由三千域和修真联盟共同守护,大天道三千域之界也是由我等守护,我等本就是兄弟姐妹,不分彼此。”

    苏阳立刻双眼一眯,流露出几分若有所思之色。

    轮回主宰继续说道“如何?现在可否跟我们解释一下,你军法变革一事?还有何为职业军人,我们非常感兴趣。”

    苏阳闻言奇怪的看着轮回主宰,说道“你在拿我寻开心吗?你们圣境现在的构成,不就是军事化管理吗?”

    轮回主宰微微皱眉,问道“就这么简单?”

    苏阳撇嘴说道“战争是什么?战争是集团式、系统化的打架。你们现在把这里集团化,系统性的进行管理,包括日常的训练和装备,不就是一切为了战争所准备吗?这就是集团化和系统性军事化管理。”

    轮回主宰摇头说道“不,你知道我等表达并非这个意思,我等想要更加深入的去了解一下,如何完善的搭起军事化管理,比这还要完善和完备。”

    苏阳早就想到轮回主宰会这么问,但他的回答却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苏阳所表达的意思非常简单明了,那就是——可别忘记了,大家都还是敌人,我帮你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轮回主宰面对苏阳的拒绝,还是不生气,笑道“那我等要付出一些什么,才能够得到你的智慧。”

    苏阳本想拒绝,可是略一思考,转变意图,回道“简单,我要修成两种大道本源结构组合的修炼方式。”

    狮子大开口,苏阳真的是狮子大开口。

    须知,修成两种大道本源结构组合,暗藏先天大道的雏形,涉及到先天大道的隐秘。

    而在圣境之中,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就只有九大世家,常人根本想都别想。

    可是苏阳这时候却毫不犹豫的提出这个要求,因为他确实对如何修成两种大道本源结构组合感兴趣,所以拿他脑中的知识,从三大主宰那里换取这个知识,苏阳并不吃亏。

    那么,面对这么一个狮子大开口,三大主宰会答应吗?

    “可以!”轮回主宰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笑着说道“如何修成两种大道本源结构组合的修炼方式,我等可以交易给你,但能否修炼有成,就是你自己的问题。毕竟你连道尊都不是,可是一条大道本源结构组合都没有。”

    闻言,苏阳双眼一眯,似乎没有想到轮回主宰居然会如此干脆。

    至于旁听的断天府韩家家主韩正中和老至尊韩正海,二人则是当场脸色大变,看向苏阳的眼神都有几分震惊,更没有想到轮回主宰居然会把如此珍贵的修炼方式交易给苏阳,这可是圣境无数世家一直努力的方向和荣耀啊。

    可是三大主宰真的答应了,不只是答应了,轮回主宰还无比干脆的从眉心处飞出三册玉书,直接悬至苏阳的面前。

    尔后,就见轮回主宰说道“这三册玉书,一册是天刀之道,里面记载了十三种天刀大道本源结构组合的修炼方式;一册是天雷之道,里面记载了前面和你说好的十九种天雷大道本源结构组合的修炼方式;而最后一册便是两种大道本源结构组合的修炼方式,你可以仔细研究一下,但能否修成还要看机缘。毕竟就算是圣境,千百亿年来也就九家修成,并成功传承了下来。”

    苏阳眯了一下眼,手一挥,直接取走三册玉书,说道“行,我知道了,反正先了解一下,到时候究竟是否修炼,我自己斟酌,于你们无关了。”

    轮回主宰也不在意,笑着说道“那你是否可以说一下,军法变革和职业军人的事宜?呵呵,我等如此爽快,希望你也不要含糊。”

    苏阳笑道“公平买卖,公平交易,既然我同意如此交易,就不会藏着掖着,这一点你们尽管放心,毕竟基本的诚信苏某还是有的。”

    轮回主宰满意道“如此甚好,那就有劳了!”

    苏阳也不含糊,略微组织一下语言,张口便来“先前我就已经说过,所谓的战争就是集团化、系统化的打群架,但如何集团化和系统性的打好打赢一场战争,这里面涉及的门道可就多了,但是归根结底,可以总结为两个字,那就是——统一。”

    “统一?”轮回主宰流露出几分疑惑之色,压根想不明白这战争和统一有什么干系。

    反倒是断天府韩家家主韩正中和老至尊韩正海,忽闻苏阳道出“统一”这个理念之后,若有所思,思有所悟。

    苏阳不理会各人心中的想法,继续说道“要想要解释清楚什么事‘统一’,我们必须先从战争的集团化、系统化这两个方面解释清楚。其一,集团化可以理解为有组织,有预谋,有明确目的,涉及到种族、派别、国家之间的行为,这是构成一个集团的根本,否则个人与个人之间,如何称得上是集团化。”

    众人频频点头,包括轮回主宰也认可的说道“我等大天道三千域之界算是一个组织,源界的恶性物质算是一个组织,两个组织因为生存的关系进行争夺,这就是战争的集团化。”

    苏扬邪逸笑道“大致上的意思就是如此,这是战争的根本,只有理解了集团化的理念,才明白自己进行的是不是一场战争。”

    轮回主宰说道“你所说的集团化我等已经明白,那么系统化又该如何解释?”

    苏扬回道“集团化是战争的广义,系统化则是战争的细节。所以所谓的系统化是指确定战争的理念以后,如何深入的取得一场战争的胜利。”

    轮回主宰敏锐的把握住问题的核心,问道“这里面涉及到了核心问题,就是你刚刚提到的‘统一’吧?”

    苏阳灿烂又邪逸的笑着点头说道“没错,统一管理,统一思想,统一指挥,统一执行,统一学习,统一训练,一切都是为了战争所准备,及以战争为前提进行统一化。”

    轮回主宰立刻若有所思的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圣境的情况确实如此,难怪你会说这里已经做好准备,一切都是军事化管理,大概就跟你所说的‘统一’息息相关吧?”

    苏阳摇头说道“对,也不对!”

    轮回主宰似乎一点都没有高高在上的架子,闻言立刻不耻下问,请苏阳详细解释。

    关于这一点,苏阳其实也挺佩服轮回主宰的,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地位,产生了不必要的多余骄傲,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不懂装懂才是最低级的思想。

    故,可以看得出来,三大主宰统帅三千域这么多年,不是没有的道理的,他们的智慧不只是体现在年龄上面,还有相应符合的心态。

    一时间,苏阳也是有些感慨,这样的敌人该如何战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