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三十一章 第一个条件

第三十一章 第一个条件

 热门推荐:
    “禀告宫主,刚刚接到了徐少主的飞鸽传书。”

    一名宫中侍卫突然疾步而来,将一个蜡封的细竹筒递给了温凰。

    温凰接过,打开看后,笑道“子陵昨晚已经成功将宝库里的东西都取出来了。

    只不过得到的财宝实在太多,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出来,恐怕是不行了。

    另外就是,子陵还发现长安城里突然陆续来了很多武林高手,祝玉妍的动作还挺快。”

    寇仲闻言,思索道“我记得娘说过,存放舍利的密室只有长生诀才能开启。

    祝玉妍既然从鲁妙子口中知道了这个秘密,那她应该明白就算到了长安城也是徒劳,应该先来找我们才对。”

    温凰淡淡道“整个人江湖都知道长生诀在你们手里,在飞马牧场见过我之后,她知道我一定也不会放过得到舍利的机会。

    而且,傅姑娘知道宝库所在这件事,在江湖上也不是什么秘密,所以祝玉妍多半是在等我们主动送上门。”

    她忽地冷冷一笑,讥诮道“不过可惜,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想要算计我,哪有那么容易。

    虚先生,给我传令下去,用最快的速度将邪帝舍利的消息给我散布出去,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个秘密。

    顺便你也把我的行踪也透露出去,免得有人来曦凰宫生事。”

    虚行之神情一震,随即恍然道“属下明白了。”

    寇仲拊掌笑道“师父是想来个鹬蚌相争,混水摸鱼,妙极!到时宇文化及之流也必定会按耐不住。

    嘿,最好让他们互相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来才好,也省得咱们费力。”

    温凰笑了笑,看向沈落雁,吩咐道“落雁,你去点齐五千精兵即刻出发前往长安。

    待我们运送宝物出城后前来接应,以防有人见财起意。”

    “属下领命。”沈落雁应声而去。

    安排好一应事宜,温凰带着寇仲,一刻也不耽误的启程了。

    有幽灵马车在,两人只花了一天一夜的工夫便赶到了长安,找到了徐子陵汇合。

    这期间,幽灵马车的存在自然少不了又引起了一场轰动。

    温凰相信这一切肯定都被祝玉妍看在眼内。

    同时,她也相信祝玉妍为了能得到舍利,一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晨光初上,城门大开后。

    一间寻常的客栈里。

    “陵少,快说说,这次到底找到了多少宝贝?”寇仲一见面就迫不及待的询问道。

    徐子陵感慨道“这次咱们可是发大财了!宝库里面的财宝,足够现在的曦凰宫至少十年花销之用。

    除此之外,还有足够咱们再扩张三万军队的武器装备。

    这些东西我光搬出来就用了将近两夜的时间,现在已经被我藏在一处隐蔽的地方了。”

    寇仲闻言,目瞪口呆,好一个会儿才回过身来,欣喜若狂。

    温凰摇了摇,打断道“先别高兴了,子陵,现在宝库那边可有什么新动静。”

    徐子陵道“自从发现长安城有高手不断涌入后,我就一直注意着。

    大约一个多时辰前,我用千里眼看到宝库的大门再次被打开了,依照师父所言飞马牧场之事,该是祝玉妍的手笔无疑。”

    寇仲幸灾乐祸道“那妖妇估计也是想提起先把财宝运走,嘿,我相信她现在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徐子陵皱眉道“光是一个婠婠就已十分难缠,再加上武功犹在其上的祝玉妍,还有阴癸派众多高手。

    就凭咱们师徒三人,想要顺利开启密室,拿到舍利是否有些痴心妄想呢?”

    寇仲揶揄道“那不如陵少你牺牲一下,那妖女一直对你情有独钟。

    不若由你使个美男计,试试能不能让她帮咱们来个瞒天过海,暗渡陈仓。”

    徐子陵抬手一拳锤在寇仲胸口,没好气道“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这个时候还开玩笑。”

    “陵少莫怒,其实师父早已拟好对策……”寇仲揉着胸口,赔笑着将温凰的计划说了出来。

    徐子陵沉吟道“话虽如此,可那些人听到消息,再赶来长安的时间,是否有些来不及了。”

    温凰莞尔道“主动权可是在咱们手里的,左右咱们人已经在这了,祝玉妍再着急也只能老实的等着。

    在行动之前,咱们还得等一个回来。”

    徐子陵面露疑色,寇仲稍作思忖,失口道“莫非是尤楚红?”

    温凰打了个响指,笑道“就是她,多个帮手,咱们到时也好省些气力。”

    寻常马车自然比不上幽灵马车的速度,所以尤楚红虽然是先走一步,但却至今仍在回来的路上。

    寇仲恍然道“难怪师父当日提出要她答应三个条件,原来如此。”

    又过了一天一夜。

    尤楚红的马车终于回到了长安城。

    当夜,温凰易容改装,避开魔门的监视,孤身一人潜入了独孤阀的府邸,帮尤楚红疗伤。

    半个时辰后。

    在独孤家众人围观之下,温凰从尤楚红背后收回了输送真气的双掌。

    尤楚红早年因练功走火入魔而伤及肺脉,导致多年来她的脸色始终都带着一抹病态的血色,现在终于恢复了原样。

    “奶奶,您感觉怎么样?”独孤凤关心道。

    尤楚红的武功路数偏向于十二正经,她深吸了一口气,调运内力,发现以往滞涩的经脉,此刻都已畅行无阻。

    “小凤儿不必担心,宫主的手段确实非同一般,妙手回春,治好了老身的顽疾,实在感激不尽。”

    温凰呵呵一笑“老前辈先别急着说谢,您的伤势其实才只好了三成而已。”

    “什么?”独孤凤杏目圆睁,面露怒色。

    阀主独孤峰亦是神色阴沉,凝视的温凰,身后之人更是群情激愤。

    尤楚红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温凰耸了耸肩道“还记得我们的预定吧,等你答应我的三件事都办完了,你的伤自然也就好了,这很公平不是么?”

    尤楚红沉默了片刻,轻叹道“说出你的第一个条件吧。”

    温凰双掌一拍,笑道“痛快,回来的路上想必您已经听到那些传言了吧。

    我要你独孤家助我一臂之力,帮我挡住魔门的人,夺取邪帝舍利。”

    “痴心妄想,你是在说笑么?”独孤阀断然拒绝。

    众所周知,邪帝舍利代表着的乃是极为强大的力量,他身为一阀之主,当然也想得之而后快。

    温凰两手一摊,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只能一拍两散了,令堂大人的伤势,就请独孤阀主另请高明吧。”

    说罢,她便果断起身,向外走去。

    “站住!”独孤峰冷喝一声,登时有族中高手挡住了温凰的去路。

    温凰眉角一扬,不以为意的笑道“想动手,可以,奉陪。”

    话音甫落,就见她罗袖一翻,灵光乍闪,争锋宝刀赫然上手。

    一股凌厉刀气沛然,霎时充斥整个房间,独孤阀的人顿感如万千芒刺在背,透体生寒,毛骨悚然。

    “等等。”尤楚红断喝一声,自榻上起身,正色道“你的条件我答应了。”

    “母亲大人不可。”独孤阀脸色一变,急忙出言阻拦。

    尤楚红摆了摆手,决然道“我意已决。”

    她暗自叹了口气,一旦真动起手来,以温凰的武功只怕独孤阀的高手没几个人能挡得住三招。

    况且,谁不想多活几年呢!

    如今时逢乱世,独孤阀也还需要她这个高手坐镇。

    “可是奶奶,您的身体……”独孤凤一脸担忧之色。

    温凰笑道“姑娘放心,另祖的身体经过我刚才的调理,短时间内不会有任何问题,就算跟祝玉妍动手也完全不必担心。”

    “如此甚好。”尤楚红点了点头。

    温凰轻笑一声,收起争锋。

    “合作愉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