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明日方舟Penguin > 铳总有卡壳的时候

铳总有卡壳的时候

 热门推荐:
    ——距离「切尔诺伯格」发生天灾还有2个月——

    “决定了!今天的午饭是苹果派!”

    “欸欸!苹果派吃了是会发胖的!身为偶像应该多多的关照营养均衡才行!”

    德克萨斯终于解除了沉默寡言的模式,偷偷地笑了一声。

    虽然声音很小,但她可是德克萨斯。平时绝对面瘫的脸上,哪怕流露出一丝笑意都是极为少有的。更何况在开车时注意力更加集中的德克萨斯。

    “德克萨斯笑了耶!”

    “德克萨斯终于被我的偶像气息感染,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能天使和空一唱一和,在前后排蹦蹦跳跳的跟小孩子一样。

    德克萨斯却依旧挂着那道微笑,“你们两个够了。我在开车呢。”

    ——龙门内环——

    “但是但是!罗德岛的凯尔希医生说过,开车的时候聊天有助于释放驾驶时的压力嘛。”

    “能天使,这是你编的吧”

    被一阵骚动吵醒的可颂伸了伸双手,一边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你真的见过罗德岛的凯尔希医生吗?”

    “欸呀呀呀这个,这个嘛是阿米娅那孩子告诉我的。”

    能天使把两根手指放在胸前不停的转阿转,一脸“我在说谎请不要揭穿我”的表情。

    “那么”可颂又两眼发亮了起来,“这次老板给的任务是什么来着呐?”

    “欸?可颂小姐你不知道吗?”

    “诶嘿嘿,抱歉呐空,早上到老板办公室的时候还没睡醒,晕乎乎的就没听清任务内容”

    空尬笑了几声后转头看向还在龙门的街道上,安静开车的德克萨斯。

    “德克萨斯,可颂小姐还不知道这次的任务详情呢。”

    “这样吗,那就由空你来跟可颂说吧。”

    “哦好的等等!诶诶诶诶!”

    空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惊讶地在车子里大喊道。

    能天使也晃了晃自己头顶上的光环,竖着大拇指以凑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也加油鼓劲似地说着“空!是你表现自己的时候了!”

    空低沉着脸,可是正当可颂替空而感到有些愤愤不平时,“呐呐,能天使你不要这样为难空了啦,怎么连德克萨斯也和她一起这样啊真的是”

    “任务地点:龙门码头”空慢慢地讲着,有些出乎可颂的意料,而且还继续说了下去。

    “在下午1点时在龙门码头找到罗德岛的合约干员,格拉尼小姐,从她手中接收目标运输物并交于罗德岛手中。目前目标运输物品还是未知,但位于龙门的线人给予企鹅物流的情报是,格拉尼小姐应该被卷入了一场麻烦中原因估计就是那个未知的运输物品。我们在取得运输物前还需要帮这位罗德岛的干员解除可能出现的危机”

    好像是说完了之后,空不由得愣了愣,发现大家都看着她,而车子也停在了一处公路服务区边上。

    “说的完全正确,空是好孩子呢。”

    德克萨斯温柔地摸了摸空的头,顺便还蹭了蹭她的耳朵。

    猝不及防!

    “请请别这样!德克萨斯!”

    “欸!不公平,空的耳朵我也要摸,怎么说也是人气偶像,摸到就是赚到(???)?!”

    可颂越想越兴奋正准备伸手上去时,却被能天使拦了下来。义正言辞的开始说教一般的状态。

    “可颂!空那么辛苦地给你重述任务,结果你却这样无理取闹!你好歹要尊重一下空啊!”

    “欸这个”

    可颂是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空则是摆摆手让大家不要因为她而吵起来,“大家,没事的啦,其实我也没那么在意的”

    “这样啊?不早说呢,那我也不客气啦!”能天使飞快的把手放在了空的头发上,乐在其中地摸着。

    “等”

    空还没说出话来,场面却突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表情都像是见了鬼一样,一脸惊慌,尤其是能天使和可颂。

    “空空酱你的耳朵”

    “我还在做梦对吧没错我还没醒”

    能天使和可颂都颤抖着双手指了指空的头,而空依旧是一脸疑惑。

    “怎怎么了吗?”

    德克萨斯轻轻地咳了两声,然后用一只手盖住半张脸淡淡地讲道“空,对不起,可能是我太用力了”

    啊嘞?

    空在自己的头上不断地摩挲着,感觉有点怪怪的可又

    ————耳朵呢?

    空低头看去,两只黄色的毛绒狼耳朵安静的躺在地上

    “唔啊啊啊啊啊啊咿呀!”

    “空的耳朵掉了啊啊啊啊啊啊!!!”

    “不是我干的啊!我可没摸啊啊啊!”

    德克萨斯一个人下车,拿出一包黄色的巧克力,上面写着[salted  egg  chote]。

    “今天真的会是多灾多难的一天吧”

    ——[龙门码头某条小巷里]——

    “可可恶唔呃。”

    一个长着一对马耳的少女,以及她150公分出头的身高确实有些引人注目。

    但是

    她手中紧握着一把折叠式轻骑枪,同样瞩目的那身骑警服和少女身上的伤口在小巷中留下了无数斑驳的血迹。

    她的眼角泛着一丝泪光,可是在一阵强烈的毅力坚持下,少女咬着牙从小巷中慢慢地又走了出去

    “这里是格拉尼我受到了未知武装集体的围攻,现在陷入极度危险的状态凯尔希医生,收到请回答!”

    ——某家咖啡馆内——

    “唔空?吃巧克力吗?”

    空抽泣了几声,“我不是很饿。”

    德克萨斯叹了声气,把目光投向坐在空旁边的能天使上。

    [以下为多年搭档以来练习的眼神表达]

    德:“你要负责,能天使。”

    能:“凭什么鸭!!我我又不知道空的耳朵是等等,德克萨斯你是知道的吧?”

    德:“别人的秘密你竟然想让我告诉你?”

    能:“我们不是最好的搭档吗(?????)。”

    德:“”

    可颂这时端了一盆草莓蛋糕从收银台那边走了过来。

    “空,刚刚谢谢你帮我简述了一遍任务,这是谢礼哦。”

    可颂很阳光的笑容让德克萨斯和能天使两人都有些不明所以

    空揉了揉眼睛,“没没什么的,我没有什么可以做到、可以帮到大家的事,假如我有的话,我一定会去尽全力做的。我也是企鹅物流的业务员啊”

    可颂二话不说拿起小勺子把一小块蛋糕送进了空的嘴里,“好的好的,我明白了。空是最棒的!”

    怎么听都有些敷衍的话从可颂嘴里说出来,就感觉是比谁都认真的。

    “午饭我就请了,希望今天的任务可以有个开头红吧。”可颂豪迈的语气让三人都各有所感

    “呐呐,德克萨斯,这个双人汉堡餐也太便宜了,才5万龙门币,点这个单人的,然后冰饮料‘肉桂医生’来四杯,怎么样?”

    “嗯,够喝了。”

    “喂喂你们这个时候就别表现的那么默契了啊!”

    空看着吵闹的三人,感觉此刻的心中已被许多东西给填满了。她微笑着再舀了一勺草莓蛋糕。

    (等等,这个有多少卡路里来着)

    此时在咖啡馆的另一头,一个裹着严实黑色风衣的人,把目光投向了企鹅物流一行人。她把那顶有些违和的棒球帽摘了下来,弹出了一对和德克萨斯以及空一样,毛茸茸的狼耳朵。

    只不过是灰白色的。

    她背着一个似吉他包一样的东西,但是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谁知道呢?

    “德克萨斯的身边多了不少人嘛要不把我介绍给她们来交个朋友?”

    她开始低声地冷笑,“事情会变得非常有趣呢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rknigh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