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明日方舟Penguin > 未见永远

未见永远

 热门推荐:
    [龙门朝陇山饭店]

    德克萨斯这时哪怕非常在意能天使的伤势,面对她本身的乐观心态根本就是无济于事。

    “能天使,如果你撑不住的话还是待在车里吧。”

    德克萨斯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这样对能天使说着,可是阿能就是一副仿佛丝毫没有负过重伤,轻轻松松的一副笑容挂在脸上。

    “没事啦没事啦,还记得我说过的,铳总是会卡壳的,人生也是这样嘛。”

    可颂因为刚刚在走进朝陇山时就被一帮人扣下了磁暴锤和重盾。那些安保人员还有偷偷商量过,身上受了伤还可以一脸轻松的提着这么大一把锤子和重盾,这样的危险人物放进来会不会出事

    “搞什么嘛,我们可是有重要的任务在身上是这样的吧,凯尔希医生?”

    可颂一边说着,一边绕过了上楼的扶梯大步跳上去走在凯尔希的旁边问道。

    这个站在众人最前方的女人,就是罗德岛的另一名无名却有实的领导人。凯尔希医生。

    “对,我们有非常重要的「任务」。”

    凯尔希只撩下了这么一句便再没开口,让可颂突然一阵尴尬。企鹅物流里,除了德克萨斯外能天使和可颂都是第一次真正的面对面见到这位久闻大名的凯尔希医生。而空则是在凯尔希医生的命令下,一个人待在外出时使用的商务车里。由行动预备组a4陪同。

    “这边请。”

    一名服务员小姐对着大门请示了一下,而凯尔希也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直接推门而入。

    “不好意思,各位久等了。”

    凯尔希对着席中坐着的所有人恭敬的点了点头。

    “您的到来还不算晚,凯尔希小姐。”

    朝山坐在宽大的圆桌正前方,对着凯尔希摆了摆手,“各位请入座。”

    能天使她们也迎合着随凯尔希一同坐了下来。

    “虽然在意外的同时,我也感到了一丝诧异,大名鼎鼎的银灰老爷也来到了这里。根据我的计算你和我一起出现在这的概率不超过5。”

    凯尔希的语气谈不上冰冷,但也没有一点点无论与主客谈话时该有的感情与温度。

    银灰肩上的鸟忽然飞向了凯尔希面前,而凯尔希也无任何举动。

    “丹增,回来。”

    银灰沉重的声音落下,灰色的鸟儿停下了在屋内的飞行,最后一步步的跳回了银灰的身边。

    “抱歉,让您受惊了凯尔希医生。”

    “嗯,现在我们也扯平了。接下来我就要直接说清楚我的来意以及已知的情报了。”

    两人之间隐隐约约可以闻出火药味,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是否有过什么恩怨,不过结果应该是否定的。

    魏彦吾从开始就眯着眼对着两人报以淡淡的微笑,但此时他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向凯尔希。

    “凯尔希医生,我由衷的希望你可以带来对龙门有利的消息,当然这一点朝山老板娘也可以做到。我只是想见识一下罗德岛包括情报收集能力在内的综合实力。凯尔希医生想必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那足以让人窒息的错觉,魏彦吾就如平时讲话一般却能带来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凯尔希丝毫不为所动,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那是自然。”

    她抬了抬头,自信中涵盖着其他的什么东西。

    —饭店外车内—

    “凯尔希医生该不会真的是在里面吃饭了吧?”

    卡提刚问完就被安德切尔敲了一下脑袋,“这里可是朝陇山啊,来这里怎么可能只是吃饭那么简单?”

    “空小姐。你这么红的偶像怎么会来到罗德岛呢?”

    面对玫兰莎突然兴起的发问,空尴尬地笑了笑,“这个要从德克萨斯开始说起呢。”

    空坐在副驾驶座上,刚说完就突然被窗外的震动吓了一跳。

    一个对白耳朵出现在车窗前,接着慢慢上升

    “你刚刚,说了德克萨斯对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副满是鲜血的苍白面孔贴在车窗上,吓了空一大跳。

    “什么人!”

    玫兰莎突然冲上去,连对方的脸也没看清直接踢开车门,把这人怼飞了出去。

    正在看一份医学报告的安塞尔把目光投去了外面,“那个人,有点眼熟?”

    安塞尔顿了顿后又记不起她的名字。

    空仔细的看了看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昏迷不醒不省人事的家伙的脸后,打开门支支吾吾地小声问道。

    “是拉普兰德小姐吗?”

    “德克萨斯唔唔唔(晕)”

    [几分钟后]

    安塞尔实施完紧急治疗后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之前在医疗组实习时看见过拉普兰德小姐的治疗过程呢。不过现在是因为过度疲劳和失血过多临近休克在加上玫兰莎的车门攻击而再起不能了。”

    玫兰莎微微把刀拔出刀鞘露出一道闪光,“安塞尔医生是在怪我吗?”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安塞尔护住自己的长耳朵发抖着。

    玫兰莎却突然笑出了声“根你开玩笑的呢。”

    在旁边,拉普兰德躺在靠椅上意识模糊的坐了起来

    “拉普兰德小姐,您还好吗?”空小心翼翼的发问着。

    可拉普兰德似乎根本听不见空的说话声,就像是失了神一般,慢慢地向前倾把头靠在了空的肩膀上。

    “呐,德克萨斯。我可以就这样永远的靠在你的肩上吗?然后不要丢下我”

    拉普兰德在空的耳畔轻讷着,而空的脸开始不由得微微泛红。

    这样的沉默维持了一段时间,直到拉普兰德再次有动静时空才从自己的世界中蹦出来。

    “拉拉普兰德小姐,我不是德克萨斯。”

    拉普兰德慢慢地睁开眼睛,意识也开始恢复。

    “啊嘞”

    拉普兰德突然抬头正视着空,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你是,德克萨斯身边的那个偶像?”

    “啊,我是!呃那个在罗德岛的立场上看我们是同事呢。”

    “哦,你为什么要戴着一对假狼耳?”

    “阿啦?”

    拉普兰德的手放在空的耳朵上,直接一扯把它扯了下来。然后再在她的头上飞快的摸来摸去,一对隐藏在头发中的柔软的兔耳塌在两边。

    “啊,我没有恶意。只是好奇。”

    坐在正驾驶座上的史都华德也刚好突然转头看到了这一幕。

    “欸这是什么情况?”

    本该会有剧烈反应的空却愣在那里,她满脑子都是拉普兰德的那一句

    「呐,德克萨斯。我可以就这样永远的靠在你的肩上吗?然后不要丢下我」

    永远吗?

    空呆滞的大脑内反复回荡着这句话。

    ——arknigh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