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明日方舟Penguin > Ⅸ:扮螳螂捕黄蜂

Ⅸ:扮螳螂捕黄蜂

 热门推荐:
    马铃薯。

    人人皆知,也是无比大众的种植物。

    而马铃薯,由已经发芽不能再吃的马铃薯切块播种而成,所以农民每次都会留下一些本来不能吃的发芽马铃薯,最后切块再次种植下去

    那么,那些发芽的“马铃薯”,他们的使命是什么?

    他们不能给人们食用,因为他们有毒,可人们也不唾弃他,因为需要让他作为延续种植的工具,仅此而已。

    哪怕,这颗马铃薯一开始就怀着可以给人食用的梦想,也无济于事,因为马铃薯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

    “牙刃大人!”

    凛冬可以听到店门口传来了一阵阵整齐的呼喊声,所有的店员以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人。

    “让这家店提早打烊吧,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也暂时关店吧,让牛郎和服务生放几天假。”

    店长走到了那个说话人的面前,鞠了个将近100°的躬,然后走到了一旁。

    凛冬这才看到这个被那么多人敬重,高高在上的存在。

    那只是个戴着头戴式耳机,双手插在口袋里,看上去只有15岁高一点点,稚嫩的表情却拽的一批。

    “这位就是我的保镖?不只她一个吧?”

    “蛤?你说谁是你保镖?开什么玩笑。”

    “我知道罗德岛和企鹅物流是以情报调查作为行动称呼来给你们安排的任务,但是实际策划权都在我的手上。”

    这个看上去应该只有15岁的短黑发男孩摘下了耳机,走到了凛冬面前,笑着伸出了手。

    “忘了自我介绍了,呵。我叫牙刃,拥有后樂滨全权管理能力的帮派,「極王」的现任老大。”

    “凛冬,乌萨斯学生自治团团长,罗德岛先锋干员。”

    虽然看上去是个年龄不大的孩子,但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成熟,作为一个管理城市的帮派老大,却是个孩子这确实非常值得让人怀疑。

    “还有几位是在吃宵夜吗?”

    牙刃挠了挠头发,可他的身后也传来了回答的声音。

    “烧烤吃的不错,可惜是一次性的。”

    拉普兰德直径走进了店内,双手还握着沾满鲜血的长刃。

    “你说你是我们的委托人是吧?那么你可以解释一下在后樂滨海滩发生的事吗?”

    拉普兰德顺势准备将刀架在牙刃的肩上,但是立刻被空拦下来了。

    “拉普兰德小姐!现在不是犯职业病的时候!”

    拉普兰德无奈地收回了刀。

    可颂确实来到了凛冬身旁,看着她,两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会,但似乎又完全不知道对方想表达什么意思。

    “呃,那么我们该怎么称呼委托人您呢?”

    “叫我牙刃先生就行了,比较是远方异国来的,在行动之中抽出时间来放松也不在话下,尊称也就不必了。”

    任何人都可以看出牙刃假笑的模样,但是那种假笑却让人感到十分自然,会感觉像是自己在给自己找不愉快。

    至少可颂确实是最擅长对付这种从言行到内心都无比复杂的人。

    “那么,牙刃先生,您应该知道我们刚才经历了什么吧。”

    牙刃思考了一下,又朝着天花板凝视了一会儿,对着她们说道“也许我是知道的。”

    他笑着。

    ————

    “我们要刺杀为什么不直接从「極王」的老大身上开刀?”

    宫晞摇了摇头,“宰割牲畜分工序,这个道理你们懂吧?”

    塞瑞厄斯懂他的意思,却搞不懂为什么用这么奇妙的比喻。

    驰把电脑上的画面投屏在了墙壁上,是一张张建筑内地图以及人的照片。

    “这是極王名下的通信公司,是东国本土内5大通信运营公司的第1位。”

    塞瑞厄斯像是终于找到可以贬低宫晞的地方,离开阴阳怪气了起来,“吼,所以你们这天照社还是有当第二的时候嘛~”

    用手扶着下巴,正在认真看地图的宫晞似乎很惊讶且疑惑地歪着头问道“哦,我们没搞这一行,因为通信行业是很容易成为仇家活靶子的公司,一旦出现损失就不只一点,而是巨大的亏损。我们天照社求稳。”

    “说白了不是怕翻车吗”法芙娜居然打破了沉默帮塞瑞厄斯吐槽了一句,这却让塞瑞厄斯很开心。

    “精髓!来击个掌!”

    啪~

    赛瑞奇完全没有理这几个人,而是在认真的检查了两遍地图后,对宫晞询问了一些事。

    “我们现在有行动的具体路线以及详细流程吗?”

    “暂时没有,所以待会就需要设定了。”

    “不需要,我直接给你最好的路线,只需要告诉我行动目标。”

    末端朝身边一副认真模样的赛瑞奇瞄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继续观察着他。

    宫晞突然朝驰看了一眼,点点头开始在投屏上比划着。

    “kij通信大楼,高28层,位于后樂滨市中心地带,约有1200名左右的员工。任务目标是kij通信信号中枢的瘫痪以及带走kij通信技术总监,星野。在完成任务后撤退出大楼,返回据点。”

    “嗯,听上去很简单。”

    塞瑞厄斯刚说完,宫晞就瞪着她,而法芙娜也及时捂住了她的嘴并立刻接了下去“但是实际行动应该没那么简单,对吧。”

    还在操控电脑的帕洛也不回头地对着所有人说着“任务难度在于潜行而不是武力,我们需要携带隐匿干扰设备并突破警卫检查进入大楼,之后在数据机房将设备连接进去,此时还需要另一个人在这之前在总控制室把我写好的程序安装入控制中枢,解除警报装置和自动防卫系统,接着立马带走那名技术总监,星野。建立完整的潜入以及撤退路线,保证在中途不会出现意外,这大概就是本次任务的全部难点以及要点。”

    法芙娜看着这繁杂的30层大楼地图,不禁皱了皱眉。

    “把路线规划的任务交给我!”

    赛瑞奇突然举手喊道,同时依旧目不转睛的观察着投屏上的地图。

    “可以。”

    末端也突然插嘴“监控怎么处理?”

    “监控能黑掉一分钟,但是只有一分钟,只有这一分钟里可以赶到监控室把那里的家伙放倒,然后我们才能争取到更多的时间来解决监控问题。”帕洛继续说明着。

    “没问题,那么2楼以上的人警卫放倒的交给你们三位小姐了,我们需要搞到几套工作人员或者清洁工的制服来过渡监控,这个你们安排,我能干的应该不多,但是我对这种地图都是过目不忘的,后勤指挥交给我和电脑小哥。”赛瑞奇直接称帕洛为电脑小哥,而帕洛也丝毫没有意见,而是看着塞瑞厄斯,法芙娜,兰陵3人。

    “现在,去挑装备吧,黑帮的武装力量可不是说笑的。”宫晞摊了摊手。

    战术布局已完成,现在伪装成蚊虫的螳螂已经步入蜘蛛网。

    而蜘蛛网上的,真的是蜘蛛而已吗?

    —arknigh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