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大唐中兴 > 第283章 锦衣卫在行动(五)

第283章 锦衣卫在行动(五)

 热门推荐:
    “什么?常行儒要造反?”

    听到这个消息,王重荣大吃一惊,显然没想到跟了自己多年的常行儒会造反。

    常行儒是当年他起兵夺下这个节度使的重要手下,他当了节度使之后,便让对方担任牙将,掌管数千牙兵。

    “节帅,不仅是常将军,还有其他几个将军都有异心。”文人打扮的幕僚回答道。

    听到那几个名字,王重荣脸色微变,不过他还是不相信这个消息,“本帅待他们不薄,他们怎么可能造反。”

    幕僚心里不禁嘀咕,还不是为人残暴,这些年跟随你的那些老部下,有多少被你处死了。也就常行儒几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才能活到现在。

    不过这些,他也就敢在心里诽谤一下,要是说出来,绝对活不到明天天亮。

    “节帅,不是在下诬陷,而是这段时间河中府有些传言。说是常行儒等人看到节帅在关中损兵折将,加上之前被节帅斥责,所以就有些怨言。而且在下还打听到常行儒这段时间经常去牙兵驻地,不知道在密谋什么。”

    “什么?”若是之前王重荣还不相信对方有反心,那么现在就有些相信了。

    幕僚的话,可谓说到他的痛脚。

    之前本以为可以跟在李克用的沙陀军后打打秋风,谁想到秋风没打到,反而在关中损失两万余大军。

    这些军队大部分都是他直接掌控的,损失了两万大军后,他也担心对于河中的控制力度会下降。这个时候得知常行儒等人有异心,他根本没去想这是不是真的。

    有句话说得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节帅,这个在下也不敢确定,但这些事情在河中府有不少人都知道,不可不防。

    常将军是这些人中掌控军队最多的人,掌握着几千精锐牙兵,若是其有异心,这河中府很有可能易主。”幕僚继续煽风点火道。

    “可恶!”

    王重荣重重地拍在桌上,“这常行儒简直是喂不饱的白眼狼,来人,给我撤了他的牙将职务。”

    “节帅不可!”幕僚连忙劝道。

    “你想给这逆贼说清?”王重荣狠狠地瞪着幕僚,神色不善。

    幕僚心里一个激灵,连忙解释道,“节帅,在下对节帅忠心耿耿,怎么可能站在逆贼那一边。只是这么做很有可能让逆贼察觉,万一铤而走险,节帅的安危怎么办?”

    “那你觉得如何是好?等着他造反不成?”王重荣有些不快。

    “节帅,我们可以设一个鸿门宴,让常行儒等人前来赴宴,节帅在宴会上拿下他们即可。只要他们被擒拿,下面的军队也翻不起大浪,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节帅可以让少帅他们带兵回来,这样便可万无一失。”

    。。。。。。

    “这个王重荣想干什么?这都多大了,还要纳妾。”看着王重荣派来送来的请帖,杨守立不禁嘲笑道。

    “谁叫他没有儿子呢?或许是想趁着还能动弹,看不能生个儿子出来。”

    这话引起在场几人的轻笑,语气中明显可以感觉到对王重荣的不屑。

    王重荣的岁数的确不小了,而且他没有儿子,现在下面的儿子还是过继过来的,毕竟不是亲儿子。

    这个大厅很大,不过大厅里却没有几个人,显得十分空旷。很正常,杨复恭现在失势,身边只有几个‘孝顺’的义子。

    不过王重荣并没有因此就疏远杨复恭,不仅同意其一行人在河中停留,还给其准备了一处大宅子。在王重荣看来,说不准杨复恭什么时候就被启用了,现在帮助对方,无疑是雪中送炭。

    而且他也没付出多少代价。

    “好了,现在我们寄人篱下,还是不要得罪王重荣。既然他把请帖送来了,那我们就去看看又何妨。”杨复恭淡淡笑道。

    “谨遵义父的吩咐。”杨守立带头行礼道。

    “没想到最后跟着为父的,还是你们几个。”看着眼前这几人,杨复恭不禁感慨道。

    自从李克用战败,之前跟随杨复恭的那些义子和手下,跑了一半。也就以杨守立为首的一部分没跑,一直跟着杨复恭。

    这段时间,杨复恭是真的体会到了世态炎凉。

    之前被田令孜排挤,但他随时可以东山再起,他在朝中的影响力依然存在。因此,当时他虽然离开权利中枢,但身边的亲信依然很多,在地方上有着他和杨复光的义子,这让他即便是离开了朝廷中枢,也没人小觑他。

    现在呢?

    寿王掌权,北司遭到大规模的清洗,特别是杨姓、刘姓太监遭到大规模的清洗,至于田令孜的人在一年前都被清洗掉。

    唯独西门氏和张氏这两个在北司有着较大影响力的太监团体受到的影响较小,前者跟郑畋的关系密切,后者则是因为张威、张承业的存在。

    而且这次清洗,再无北司的宦官掌握军权,神策军护军中尉一职更是被撤销。

    现在的情况时,除非寿王倒台,否则随着寿王掌握大权、甚至登基后,杨复恭就再没有翻身的机会。因为他不是寿王身边的人,而且还是寿王的仇人,寿王怎么可能启用他?

    当然,也不是一点希望没有。那就是利用地方藩镇的力量,不过这个不能着急,只能慢慢来。

    “义父,你放心,等有机会,孩儿等人一定助义父重回朝廷。”杨守立大声道。

    杨守立真的是对杨复恭孝顺吗?自然不是。

    不过是他认为杨复恭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所以才选择留在其身边,这样在对方东山再起后,他就会位极人臣。

    “守亮那边有消息传来吗?”想到杨守亮,杨复恭不禁问道。

    “听说在李克用败退后,他开城投降了。本来寿王手下有人建议处死他,不过因为他在几年前救济过从黄巢手下逃出来的长安百姓和一部分大臣,所以有人就给他求情。

    寿王没有杀他,而是被贬去守皇陵了。”

    杨守亮的事情有点大,加上河中紧邻关中,所以关中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河中府。

    杨复恭点了点头,神色有些复杂,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受到王重荣请帖的,不止杨复恭,河中府大小官员都收到了,包括常行儒。

    常行儒也没多想,认为王重荣纳个小妾,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不过就在他想着送个什么贺礼的时候,钱若愚再次上门了。

    常行儒看到钱若愚再次上门,本想赶走对方,这个时候他更不想见对方。这段时间河中府都在传他有异心,所以他很低调,生怕被王重荣抓到把柄。

    对于之前钱若愚的提议,常行儒开始有些意动,后面正如钱若愚所料,又有些犹豫,所以迟迟没能下定决心。

    “你来干什么?”常行儒脸色有些难看。

    看着常行儒在准备贺礼,钱若愚冷笑道,“王重荣都打算杀你了,你还给他送礼物?”

    “什么?”常行儒脸色阴晴不定,也在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你若是不信,可以去打听一下,看看王重荣是不是把他的一部分亲兵调到了节度使府。你以为保持低调,王重荣就会放过你?

    只能说你想的太好了。

    这次纳妾,根本就是鸿门宴,专门为常将军你和其他几个让王重荣不放心的手下的鸿门宴。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常行儒突然就纳妾?

    难道你就不觉得这事太突然了吗?”钱若愚说道。

    常行儒一愣,仔细一想,好像是有点突然。要知道王重荣可是有段时间没纳妾了,这突然就要纳妾,着实有些奇怪。

    开始的时候,常行儒没有多想,现在细想一下,还真觉得有问题。

    “而且你还不知道吧。王重盈和王珂二人已经带着军队回来了,这个时候他们率军回来,难道常将军认为他们只是来庆祝王重荣纳妾吗?”或许是觉得火不够旺,钱若愚就加了一捆柴。

    听到这个消息,常行儒终于无法保持冷静了,神色十分惊慌,“先生救我。”

    钱若愚心里不禁冷笑,之前叫你犹豫不决,现在知道晚了?

    不过常行儒对他还有用,他自然不想对方就这么死了,再怎么也得让他把河中弄乱点,这样朝廷的势力才好插入河中。

    “常将军别急,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先发制人,直接带着你的军队诛杀王重荣,然后带着杨复恭等人,渡河,去陕州。

    到时候左天策军的李将军派军队来接应你。

    常将军,你要是再无法下定决心,那我也没办法了。如今的局面,你和王重荣只有一个能活。

    而且你就这么样走,朝廷也不会收留你,只有杀了王重荣,带着杨复恭,朝廷才会认为你是忠臣。”

    钱若愚这话,到后面就是威胁了。意思很简单,就是告诉常行儒,你就这样跑了也没用,到时候王重荣要杀你,朝廷也不会救你。

    常行儒脸上一阵青一阵紫,犹豫了一会儿咬牙道,“好,就这么办。是他王重荣不仁在前,也休怪我不义了。”

    看着常行儒下定决心,钱若愚露出了微笑。离开常行儒府上后,他又去其他几个被王重荣视为威胁的将军府上,他不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一个人身上。

    从跟常行儒打交道这段时间,他发现这位可不是什么靠谱的人。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