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大唐中兴 > 第284章 锦衣卫在行动(六)(二更)

第284章 锦衣卫在行动(六)(二更)

 热门推荐:
    光启三年,从过年以来,有三件大事发生。

    其一,寿王联合泾原张钧、鄜延东方逵,在关中击败不可一世的李克用和王重荣联军,掌握朝廷大权。

    其二,朝廷出兵平定陈敬瑄和田令孜的叛乱,诛杀陈氏一族及其党羽数百人,彻底掌控西川。

    第三个事,其实很多人都觉得有些意外,不少人更是把其当作一个饭后谈资。

    王重荣在纳妾宴上,被手下牙将常行儒几人诛杀,尸体被挂在城楼上暴晒。

    不过事情并没有如众人预料那样,由常行儒接任节度使,因为王重荣的兄长王重盈和王重荣的养子王珂率军杀到河中府,击败了常行儒,并夺回河中。

    而常行儒也没战死在河中,而是挟持了杨复恭,在几千牙兵的掩护下,从河中渡过黄河,逃到了东南方向的陕州,并且毁掉了黄河上的浮桥。

    任谁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若只是一个节度使身亡,也不可能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毕竟这个乱世,死个节度使算什么,去年诸葛爽死了,也都没见引起多大的轰动。

    不过王重荣的死有些特殊。

    首先其刚刚和李克用联合攻打长安,兵败后不到一个月就被部下杀死;其次,常行儒据陕州而立,并把杨复恭和杨守立等人的人头献给了寿王;其三,王重荣没有留下遗嘱让谁接任这个节度使。

    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就让河中的局势变得复杂起来,一下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殿下,常行儒派人把杨复恭和杨守立等人的人头送来了。”

    就当李晔在逗弄在一个眨着眼睛的小家伙,小家伙不时笑着,然后嘴角突出泡泡。

    旁边床上的小英一脸的母性光辉,拿出丝巾擦拭着小家伙嘴角的泡泡,不过擦完,小家伙又开始吐,仿佛这泡泡吐不完似的。

    这个小家伙就是李晔和小英的第一个孩子,也是李晔第三个儿子,正月出身,取名为裕。

    到目前为止,李晔一共有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三个儿子,分别是刘晨妍诞下的长子李佑,孙媚诞下的次子李祤(yu)和眼前小英诞下的三子李裕;两个女儿分别有孙媚、李湘兰诞下。

    而且王宛霜和何含烟也有了身孕,这让李晔突然有一种化身为种马的感觉,难怪那些皇帝的子嗣那么多,他的女人还不如皇帝多,就有了那个趋势。

    本来高兴的李晔,听到张威这有些晦气的话,脸色一沉,不过还好对方的声音很小。

    “小英,你先带着孩子,我去去就回。”李晔露出笑容,拍了拍小英的手。

    “殿下的事情重要,请恕臣妾不便起身行礼。”小英说着便想站起来,不过刚生下小孩的她,身体还在恢复中,有些疲软,半天也没坐起来。

    李晔扶着对方,温柔道,“你先休息。”

    “嗯!”

    小英如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然后就看着李晔转身离去。看了看旁边的儿子,小英脸上的笑容更加甜蜜,有了这个儿子,她的地位也算是稳了。

    。。。。。。

    来到王府前院,李振早已等在那里,在院子的空地上,有着几辆马车,马车上有着几个大木箱,旁边有着十几名身材健硕士兵。

    看到气度不凡的李晔出来,李振连忙躬身行礼,“参见殿下。”

    李振一行礼,旁边的那些士兵便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他们想要见的人,只是没想到这么年轻。

    “这些箱子里面就是杨复恭等人的人头?本王不是说过要活的吗?”李晔沉声道。

    “回。。回禀殿下。”那些士兵为首的一个男子站出来,神色有些慌张,“这个杨复恭在中途想逃跑,结果小人家将军派人追击途中,不小心误杀了对方,所以。。。。”

    “打开看看。”李晔点了点头,并没有过多责怪,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死的就死的吧。

    那名男子连忙让人把其中一个大箱子打开,里面有着几个小木盒,他让人把最上面那个精致木盒拿出来,然后拿到李晔面前。

    一旁的林克让旁边的锦衣卫结果盒子,打开看了看,没有问题,这才呈到李晔面前。

    盒子里是个经过处理的人头,早就没有了血色,但的确是杨复恭没错,这点李晔还是可以确定,毕竟打了这么久的交道,还是能认出对方。

    李晔捂着鼻子,挥了挥手,示意收起来,看来午餐得吃清淡点了,不然倒胃口。

    看到曾经跟自己作对的杨复恭变成这样,李晔也有些感慨,可惜对方野心太大,不远辅佐自己,否则怎么会死于非命。当然对方即便是辅佐自己,他也会在后面收拾对方,但最多是让其颐养天年,不至于杀掉对方。

    不过谁让他选错了路,怪不得旁人。

    要是在他是失败的一方,史书也会说他是犯上作乱,不会有人同情。

    在常行儒的人下去后,李晔看着院子里装着杨复恭及其党羽的人头,就有些不舒服。

    “把杨复恭和杨守立的人头送到大明宫,让本王那皇兄看看。其他的,都让人处理了吧,晦气。”

    “殿下,根据河中锦衣卫的汇报,这个常行儒不是成大事的人,为人没有魄力,殿下打算怎么安排对方?”李振询问道。

    李晔想了想,“让他担任陕州防御使吧。此时朝廷大军进驻陕州,还是有些敏感,等关中这边的局势稳定下来后再说,免得朱温睡不着觉。”

    由于李晔的亲自到军中安抚泾原军和保大军的将士,一些企图闹事的将领被处置,恩威并施,所以两支军队的改编也在有序的进行。

    相比于泾原军和保大军,西川军的整编很容易,没让李晔操太多心。

    除了这些,撤销东川一事也在朝中传出了风声。

    对于这个决定,倒没有多少人反对,毕竟隔得太远,加上蜀地也没人敢跳出来反对。

    至于合并后的东西二川,被改为四川道。要是叫两川道什么的,这些大臣还能理解,这个四川道怎么回事。

    不过这是李晔要求的,这些大臣倒也没怎么反对,一个名字而已,只要寿王高兴就行。

    关内道倒是没有成立,不过邠宁节度使被撤销了,大部分并入泾原,一部分并入鄜延。其实不少人从撤销东川就看出一些端倪,撤销凤翔、泾原和鄜延三镇是迟早的事,很有可能是组建关内道。

    “殿下,那河中那边?王重荣身死,现在王重盈的实力最强,有不少河中将领都有拥立王重盈为留后的打算。”李振说道。

    “哼。”李晔脸色阴沉,“真以为朝廷还是以前吗?他们说立谁就立谁?那些将领想要立王重盈,本王偏不如他们的意。派人联络王珂,只要他把安邑、解县的盐池交给朝廷,朝廷就册封他为新的河中节度使。”

    李振眼前顿时一亮,以他的头脑,自然不会认为这是李晔的冲动之举。让王珂担任节度使,毫无疑问是步好棋。

    目前王重盈实力最强,若是让其担任河中节度使,势必会掌握河中,这不符合朝廷的利益。而让王珂出来与王重盈相争,河中想当一段时间就会陷入内乱,而且王珂势弱,若是想坐稳节度使,势必的靠拢朝廷。

    至于王珂会不会中计,朝廷根本不用担心。

    除非王珂真的对这个节度使没想法,但这个可能吗?

    那可是节度使!

    河中从王重荣时期就是李克用的盟友,削弱河中的实力,就是削弱李克用的实力。

    至于河中会因此大乱,那就跟李晔没什么关系了。反正这天下已经够乱了,再乱点也不是不行,只要关中和蜀地不乱就行。

    河中陷入乱局,跟锦衣卫有着很大的关系,若不是锦衣卫在期间离间常行儒和王重荣的关系,常行儒还下不了决心。

    除了在河中,河东、河阳、昭义、荆南、宣武军和山南东道都有着锦衣卫的暗探在活动,并且不断朝着东边扩张。

    目前锦衣卫主要关注点就这几个地方。

    河东就别说了,那可是朝廷大敌李克用的老巢,目前锦衣卫只能从李存孝这些义子中间下手;

    河中则是因为这里的混乱;

    河阳此时跟河中有些类似,去年诸葛爽病逝,其子继任节度使,不过内部也出现问题,目前处于混乱中。李罕之和刘经因为相互猜忌,打了起来,就在两人打的正热闹的时候,秦宗权部下孙儒半路杀了出来,攻占了河阳,赶跑了诸葛爽的儿子诸葛仲方。

    对于河阳,李晔也很眼馋,毕竟不只是控制着河阳,还有洛阳。这里算是地处中原腹地了,若是攻占这里,势必引起朱温的警惕,而且也容易卷入中原乱局中。所以,眼馋归眼馋,但李晔并不想朝廷插手中原的混战。

    因此李晔下一步还是放在山南东道和荆南,这也是当初李振提出的平藩五策的第三策。

    第一策已经完成,第二策也基本实现。

    当然这平藩五策并不是得依照顺序来,完全可以同时开始,攻略南方的时候,也可以借力打力,削弱北方藩镇的实力,只不过不同的时候有不同的侧重点。

    目前,朝廷的侧重点就在攻略南方。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