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大唐中兴 > 第294章 科考(一)(三更)

第294章 科考(一)(三更)

 热门推荐:
    若说五月份的长安什么日子最热闹,不是五月五的端午节,而是五月十六的科考。

    当然端午节也很热闹,只不过为了给科举让路,很多节目都被取消,就连李晔还打算组织龙舟队赛龙舟也都作罢。

    当然,端午赛龙舟是南方的习俗,不过李晔也想在长安来个赛龙舟比赛,只是不凑巧,刚好遇到科举,只能作罢。

    不过在端午的当天,长安城依然很热闹。

    长安已经取消了宵禁,虽然这会增加长安县和万年县衙役的压力,不过对于长安经济的发展却有着很大的促进作用。至于衙役不足,直接招募就是。

    除了长安,成都、兴元府、凤翔府等较大的城池都取消了宵禁。宵禁的取消,对于商业发展可谓是一个好事,至于那些缴纳的商税,转眼就赚回来了,而且赚的还比一千多,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过到了五月十六,整个长安城都在议论今年的科举考试。

    相比于往年,今年参加科举考试的一共五千余人,不多,也不少。其中一大半都来自朝廷目前实际控制的地区,对于这些地方的寒门子弟来说,今年的科考可谓是福利。

    科考的地方在国子监,五千多名考生对于国子监并没有多大的压力。

    今年的科考跟往年不同,以前都是连续考几天,中间不许出来。今年不同,除了进士科和明经科就考三门,一门一天,而且试题内容很多,所以都得抓紧时间。

    秀才科不一样。

    秀才科一共是四套卷子,每天两套,上午一套,下午一套。每场考试两个时辰,中午有一个时辰的休息吃饭时间,时间要比进士科和明经科更为灵活。

    当然今年的考试跟以前不同。

    为什么进士科难考?因为进士科必须连过三关。

    进士科的考试科目先后依次是最重要的诗赋,然后是帖经,最后才是时务策。

    以前进士科都是淘汰赛,若是诗赋不过,就无法参加帖经考试,这就意味着你今年被淘汰了,直到第三关的时务策,然后选取几十人就是今年的进士。

    明经科就没有这么残酷,所以考中的人较多。

    今年不同,进士科取消了淘汰制,就是考三天,然后区别开世家和寒门,世家选取总分前六名,寒门选取总分前九名,最终组成今年的十五名进士。

    明经科也是如此。

    反倒是秀才科,李晔没有强制要求二比三的比例,因为在他看来,考秀才科的大多是寒门,所以也就没有这个比例要求,各凭本事。

    或许有人觉得这不公平,对世家不公平。

    但这世上本就没有公平可言,李晔要打压世家,对于寒门来说,这就是公平。所谓的公不公平,只是因为所处立场不同,所以看得到的结论也不尽相同。

    。。。。。。

    “寒远贤弟,你怎么报的秀才科?就算是明经科也要比秀才科好吧!”

    本来进士科就看不起明经科,对于新设的秀才科更加看不上,连带进士科和明经科都鄙视秀才科。

    三科考试都在国子监,虽说不在一个考场,不够都得从国子监的大门进去。于是乎国子监大门口就出现一个奇怪的场面,进士科的队伍特别长,明经科其次,秀才科最短。

    即便进士科和明经科分成好几列,人依然很多。

    本来就有歧视,所以议论声音从没停止,一般都是进士科的人嘲笑其他两科的考生。

    以前都是明经科被嘲笑,现在有个秀才科,于是明经科的考生就把心中的怨气发泄到秀才科身上。

    本来现场气氛就不对,崔胤这么一说,一时间进士科和明经科都看向了旁边人丁单薄的秀才科。

    “姓崔的,你大爷我报哪一科,关你什么事?”看到那些看来的鄙视眼神,对于主动挑事的崔胤,肖寒远就忍不住了。

    两人是同学,都是太学生。照理说崔胤应该去读国子监的,但其父崔慎由已经去世,加上他们清河崔氏有个族人崔昭纬在太学当助教,所以他便在太学读书。

    虽然现在崔胤的父亲已经去世,但没人敢小瞧他,因为他出身于清河崔氏。

    肖寒远的父亲肖荣虽然是工部尚书,但却是寒门出身,底蕴根本无法与清河崔氏相比。

    加上崔胤此人的才华比肖寒远号,两人又有些小龌龊,所以看到肖寒远站在秀才科那边,便忍不住嘲笑一番,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

    “只是有些可惜,考个明经科也比秀才科好,你看才多少人考,可见秀才科并不受欢迎。”崔胤看似以朋友的身份惋惜,但不少人都听出了其中的嘲讽之意。

    “崔兄未免有些过分了,秀才科乃陛下亲口开设,难道你认为陛下的决定是错误的?”旁边的杨文鼎不忍见好友被辱,出来帮腔道。

    崔胤这话,可谓把秀才科这边的考生得罪完了,一时间这些人群体而攻之,不过面对人多势众的进士科和明经科考生,依然有些底气不足。

    看到是杨文鼎,崔胤就闭嘴了,先不说这话不能接,而且对方的身份也让他有些忌惮。

    得罪肖寒远最多惹肖荣不快,可对方也不可能来对付他这个小辈。但杨文鼎不同,能在太学读书的人,相互都知道对方的身份。

    开始也有不少人疑惑杨文鼎怎么能进入太学,不过后面发现其住在寿王府后,一个个都偃旗息鼓了。

    能住到寿王府肯定不是王府的下人,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对方是寿王府女眷的亲属,暂时客居在寿王府,而且还属于寿王宠爱女人的亲眷,不然怎么可能住在寿王府。

    寿王是谁?当今陛下!

    崔胤突然偃旗息鼓,倒是让一旁的孔崇弼有些好奇,“崔兄,那是?”

    对于肖寒远,孔崇弼自然听说过,只不过旁边的杨文鼎他却是不知,看到崔胤服软,便有些好奇。

    崔胤低声道,“那是宫中张昭仪的小舅。”

    孔崇弼一下明白了,难怪崔胤会服软,要是对方在张昭仪面前随便说两句坏话,然后张昭仪在陛下面前吹吹耳边风,就算崔胤出自清河崔氏又如何,能有好日子过。

    “他怎么去秀才科?”孔崇弼有些疑惑。

    对于张昭仪,他知道点,听说是早年跟随陛下去西川的两个宫女之一。

    “我也不知道。”崔胤一脸无奈。

    崔胤和肖寒远的交锋开始得快,结束得也快,不过这在今天的这种场面里很常见。

    “也不知道今天的诗赋题目是什么?”郑谷有些担忧道。

    “郑老弟担心那么多干什么,诗赋对于你我而言不是小事吗?最难得还是时务策。”旁边一个比郑谷稍大的男子说道。

    唐朝进士科考试的诗赋题目并不是事前确定的,而是主考官临场发挥。要是看到桃花开了,有可能就是以桃花为题;要是看到燕子,很有可能就写燕子,什么都有可能,这在明清时期简直不敢想象的。

    诗赋,并不是每个人都擅长,而且也不是擅长所有种类的诗词。

    有的人擅长写雪景,有的人擅长写情爱,有的人又擅长写战争。要是运气好,就可以碰到自己擅长的;要是运气不好,就只能听天由命,硬着头皮上了。

    就在这些考生议论纷纷的时候,国子监的两扇大门从从里面打开,然后一队身穿锦衣卫制服的士兵从里面出来,看到这些骄悍的士兵,现场一下安静起来。

    他们本以为这次科考最多是京兆府或者礼部派人来监督,没想到是锦衣卫。

    现在锦衣卫虽然不负责宿卫之责,但权力不减反增,除了情报之外,那就是典诏狱。

    诏狱在历朝历代都存在,主要涉及必须由皇帝下旨才能处理的案子,一般都是朝廷大员。

    唐代有北军狱又称内侍狱,知名的仇士良即管理北军狱兼领神策军,洛阳寺亦是知名诏狱。

    之前诏狱是由宦官掌握,只不过现在李晔把诏狱交给了锦衣卫。

    当然典诏狱,不代表锦衣卫就能擅自抓人,必须有李晔这个皇帝的同意。而且审案子,还得有大理寺、御史台、刑部的参与,就是相互制衡。

    当然目前诏狱还只是个摆设,里面空无一人,就算是之前涉及上元夜时间的那些大臣,也基本上被贬而已。

    所以目前的诏狱也就是名头唬人,其实连牢房都没修好。

    或许没见到锦衣卫残忍的一面,所以对于锦衣卫现场的考生没有多惧怕。

    看到眼前有些乱糟糟的场面,几名礼部的官员则是带着下面的小吏维持着秩序,宣布考场纪律,然后才正式入场。

    “接下来,诸位考生注意。从这个大门进去,左边通往明经科考场,中间为进士科考场,右边为秀才科考场。

    由于进士科和明经科考生较多,待会排队入场的时候切勿喧哗。而且叮嘱一句,严禁舞弊,违者取消考试资格并且五年内不允许参加科举考试。”

    说完,这些考生便迫不及待地准备进场,礼部的官吏哪里能维护得了秩序,于是锦衣卫的士兵就出动了,一旦有拥挤、插队、大声喧哗的人,直接丢出去,取消考试资格,根本不给你解释的机会。

    面对锦衣卫不讲理的手段,在有了几十个例子后,剩下的人都老老实实的。

    也有人在低声骂锦衣卫,要去告状什么的。

    结果锦衣卫士兵根本不理他,要告状?去宫里找陛下,锦衣卫直属于陛下管辖,有本事你去告御状。

    多谢书友1109的打赏,貌似上章章节顺序错了,有两个292章,在后台没能改过来,后面问问编辑,目前应该不影响阅读。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