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妖卡幻想 > 第二章尾巴

第二章尾巴

 热门推荐:
    带着口罩,忍受着无法形容的腥味,院子里的丁夜弯下腰,拿着由残卡变化成的刀具,在一只半米长的灰色老鼠上尸体上,来回滑动。

    残卡,由感染兽尸体上的各个部位制作,有武器、防具,也有一些其他的加持类物品。

    当然,这张刀具残卡不是他的,而是店里为了工作所发放的,他只能使用,无法获得拥有权。

    另外,丁夜目前正在处理的,是只一星级的灰毛鼠,也是他工作时最常见的一种感染兽,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价格还算合适,普通人也能吃的起,所以销售一直不错。

    像这样一遍遍重复某个动作,不仅累,而且做的久了,会让人产生麻木的心理,不过丁夜倒是很专注,没有因此觉得无聊,虽然他平日里的话很少,但当他要去做某一件事时,总会保持最专注的状态。

    与他相比,旁边的余成则产生了强烈的反差,从他有气无力的挥刀动作里,就可以明显看出,他此时完全心不在焉,思绪早已飘走。

    丁夜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在仅有的记忆里,余成拥有赌卡的毛病,每次工作完到下午,就到不远的‘红远坊’赌卡,基本每天都会去。

    上一个丁夜身体的主人,之所以没留下多少积蓄,一部分的原因也是余成经常借他的钱,用于赌卡。

    想要靠赌博发家致富,显然是不现实的,无论在哪里世界,均是这个道理。

    自从丁夜来到这个世界,他就一分钱再也没借过余成了,当然,这不是说他没钱就不借,即便是有钱,他也绝不会资助人去赌博。

    “哎,小夜,你说那个娃娃,它能值多少钱?”这时,余成又想起了那个娃娃,忍不住问他。

    “不知道。”丁夜挥刀、收刀,动作没有任何停顿:“可能一分钱都不值。”

    “不能这么说,我看那玩意的布料挺好,做工也很精致,一百块应该是能卖到的。”

    丁夜终于停了下来,默然看了余成一眼,心理情绪复杂万千。

    赌徒单靠劝是一点用都没有的,现在倒还好,自己不借钱他也不会说什么,毕竟两人是从小到大的朋友,但问题余成正在往更严重的地步发展,后面会变成怎么样,谁都不好说。

    有些人为了赌,什么疯狂的事做不出来?连最亲密的家人都可以拿来抵押,区区一个朋友,自然就不用说了。

    “他会伤害到我的。”余成的恶习,让丁夜想要离开这里的心,变得更强烈了。

    况且余成是上一个丁夜的朋友,不是他的,他不能一直呆在这里跟前者共处,得想个办法换份工作,赚到更多钱才行。

    “怎么才能赚到钱呢?”

    这是目前而言,对他来说最大的问题,也是他最需要去解决的。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流逝,转眼间到了中午。

    余成照例把两人切割好的肉类打包,装载到运输车上,到‘万里香肉店’送货。

    临走前,他还不忘了嘱咐丁夜:“那个娃娃你可别扔了啊,下午我找人处理掉。”

    “嗯。”丁夜沉闷的应了声,便不再说话,目送余成离开。

    趁着难得的休息时间,丁夜脱掉工作服,靠在大厅的沙发上休息,那个粉红色的娃娃就在左手边的位置,对着他,眼睛眨也不眨。

    虽然是个布制玩具,但不知怎地,丁夜与它对视,却忽然有了心跳加快的迹象。

    于是他冷着脸,立马把娃娃拿起,远远的扔到另一个沙发上,同时不再看它,闭上眼小憩。

    “咯咯咯。”隐约的笑声突兀响起。

    丁夜神色巨变,瞬间睁眼!

    笑声陡然消失,娃娃依然好端端呆在远处的沙发上,一切好似什么都未发生。

    “绝不可能是我听错了!”即便没见过娃娃有怪异的举动,但丁夜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时间,木偶比利、娃娃安娜贝尔之类的电影桥段,不断在脑海中浮现。

    “扔了它!”丁夜长吸一口气,快步来到娃娃面前,看都不敢看,一把抓起来,打算拿到外面找地方丢掉。

    但他的手刚一触碰到娃娃……却条件反射般、猛地缩了回来!

    因为……他好像摸到了一条柔软的手臂!

    女人的手……臂?

    倒退几步,丁夜脸色铁青的看向娃娃,然而后者还是玩偶的样子,安静的呆在那里。

    “有着卡牌的存在,发生任何怪异的事,你都没必要惊讶,因为那是卡牌自带的效果。”

    丁夜想到余成的话,慌乱的心情才稍微平息了些,仔细的盯着布偶,心里快速思索。

    难道眼前这个娃娃,其实是一张卡牌转化而来的?

    说实话,他并不怎么相信这个猜测,毕竟卡牌由感染兽制作,他实在不知道,有什么野兽,能拥有着跟人一样的手臂。

    他相信自己的耳朵,也相信自己手部传来的触感,刚才他摸到的……一定是人手,绝对不是布料!

    “怎么办呢?”丁夜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娃娃,想了想,决定找个工具把它挑出去。

    说干就干,丁夜转身到了后院,找了两根用来烧火的木柴,再次返回大厅。

    可让他事发生了,原本待在沙发上的娃娃,在此刻……竟然不见了踪影!

    “消失了?”丁夜怔住,哪里还敢多想,扔掉木柴,就向大门处拼命逃去!

    ‘砰!’

    大门像是被人用力推了下,发出沉重的声响,快速关闭!

    丁夜停了下来。

    他也不得不停下来。

    因为他好像感觉有什么东西,牢牢抓住了……自己的双腿!

    “咯咯咯……”

    女童稚嫩的笑声再次响起。

    冷汗自额头渗出,丁夜只觉后背一阵发寒,他咽了口唾沫,强行保持镇定。

    “你是谁?”

    “看着我。”女童的声音好似有一种魔力,温柔中还带一丝俏皮,“回头,看着我。”

    丁夜的声音略微发抖:“那我……要是不看呢。”

    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说完这句后,腿部传来的控制感,顷刻间消散。

    而背后的女童再没开口,仿佛也随着丁夜的话,一同消失。

    “走了?”丁夜悬着的心依旧不敢放下:“小妹妹,你——”

    话语戛然而止!

    一双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无法形容的力量传来,立刻把丁夜背对的身子……强行掰了回去!

    那张精致的娃娃面孔,跟他脸对脸,近在迟尺!

    “我——”

    丁夜的话再次被打断。

    娃娃松开肩上的手,如同闪电一般的……按在了他的眼皮上。

    丁夜又惊又慌,想要说什么,但眼部却传来一阵酸痛,眼泪顿时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娃娃却死命的撑起他的眼皮,不让他把眼睛闭上。

    “用你的眼睛……看着我!”娃娃面无表情,嘴巴微张,不停地重复这句话。

    因为长时间没有闭合,丁夜眼睛慢慢地、慢慢地,就变为了之前早上照镜子时的样子。

    一黑一白!

    诡异对称!

    “人的命运,生下来就是注定的。”娃娃的语气轻柔、缓慢,更像是呢喃:“你不是一直好奇,自己的眼睛有什么用吗?现在——”

    说到这,它的声音在一瞬之间放大,好似要穿破丁夜的耳膜:“就让我来给你解开吧!”

    一道道细长的线条自它身上伸出,以极其怪异的姿势,朝着丁夜双眼飞去!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甚至丁夜都没觉得有任何感觉,只是几秒的时间,这些细长古怪的线条,就已完全进入到他的眼中。

    “我回来了。”这时,余成推门而入。

    娃娃的手随即离开丁夜的面部,不过身形还是漂浮在半空。

    “回头,张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他是个什么东西!”

    丁夜下意识转身看向余成,然后怔住。

    余成还是那个余成,但却不是丁夜所熟悉的容貌了。

    除了脸部长满白色绒毛外,他还多了条……尾巴。

    一条长长的……尾巴!

    而余成则像是看不到他异变的眼睛,也看不到漂浮在空中的娃娃,身后的尾巴左右摇动,同时面带疑惑的问他:“你怎么了?”